LPL耐克队服风波背后,是联盟与俱乐部间一次生态危机

2019-09-11 17:05:45 懒熊体育 {{info|html}} {{advert|html}}

随着合作的深入,耐克与LPL这纸价值5000万的合约,带给电竞行业的冲击正在逐渐显现。

undefined

9月8日晚,iG在冒泡赛上战胜TES,拿下最后一个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9)的参赛名额后,LPL官方在上海黄浦江畔举行了出征仪式。伴随着出征仪式一同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是耐克所公布首批战队队服。

抛开大家对这批队服审美上的理解,这次队服发布,对各参赛俱乐部在经营上带来了许多更深层次的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新队服对俱乐部赞助商Logo的露出做出了限制。根据部分俱乐部向懒熊体育提供的反馈,联盟通知称,新队服启用后,正面只能保留除耐克外的一个赞助商Logo位置,另在两边袖口上各开放了几个赞助商Logo位置。

undefined

▲耐克所设计的新队服样式,正面仅保留了一个赞助商Logo位置。

此外,这些俱乐部还反映,新队服在设计上,还对俱乐部赞助商的Logo色系色调提出了要求,这也会对其招商产生不小影响。

关于联盟这次规则调整,多名俱乐部高层均向懒熊体育表示,在新队服发布之前,他们并没有见过自家队服样式的最终版本,联盟也没有就队服样式与他们做充分沟通。直到发布当天,他们才得知了这些情况。

“LPL的工作人员曾经在微信上和我们沟通过一次队服的样式,当时不满意因此就没有同意,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们沟通或确认过设计。”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如此告诉懒熊体育。

因此,各个俱乐部对此都很意外。甚至有些言论直指耐克,限制赞助商Logo数量以及色系色调这些要求,蕴藏着耐克对电竞人的高傲和不尊重。

带着这些争论,懒熊体育找到了腾竞体育联席CEO林松寻求回应。林松坦言,在前期新队服的设计阶段,的确存在团队没做好充分沟通的问题。“在沟通过程中,不管在密切度、及时度,或者沟通的口径上,我觉得我们是有不足的地方,我自己和我们的团队也进行了深刻的内部反省,我们需要做得更好。”林松表示。

但同时,林松否认联盟在这一事件中,扮演的是与俱乐部所对立的角色:“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联盟希望推动的,出发点是为了生态能发展得更好。”

现阶段,队服胸前Logo的广告位置是大多数俱乐部招商时的核心权益,并且有不少俱乐部已经与赞助商签署了长期协议,其中就包含了队服胸前广告的露出。以RNG为例,在这个赛季,他们胸口就有三家赞助商Logo,两边肩膀各有两个。而等队员们穿上新队服后,所有像他们一样胸前有多家赞助商的俱乐部就面临违约。

undefined

▲这个赛季,RNG的队服上总共有7家赞助商的Logo,胸前有三家。

在当下的LPL生态体系中,大部分俱乐部都面临着很大的经营压力。高昂的选手工资、逐渐庞大的人员体系,导致一家LPL的俱乐部一年的运营费用往往要数千万元,拥有自己主场的俱乐部还有额外的运营成本。

但在收入上,大多数俱乐部还未能建立起长期良性的商业模式。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在于联盟收入分成、商业赞助和直播约,以及一些周边衍生品的售卖。在这其中,他们自己所签署的商业赞助合同所获得的收入,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电竞是新兴事物,俱乐部在招商时,赞助商更看重其赛事媒体资源,这其中队服胸前广告的露出显然非常重要。

“这基本上是在断俱乐部活路。”一位接近多家俱乐部的业内人士表示,“耐克与LPL的合作,能分给俱乐部的金额就少,还不如俱乐部自己招的队服赞助商。”

如果说美丑只是见仁见智的事,那么在队服上的商业权益分割,则是重要得多的关键问题。对于LPL来说,如果不能处理好这方面冲突,导致各大俱乐部利益受损,将有可能影响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

从传统体育领域来看,胸口仅保留一个独家赞助商的Logo的确是惯用做法。尤其是在足球赛场上,包括欧洲五大联赛在内的绝大多数足球赛事联盟都是如此。这一做法保证了单一赞助商的权益最大化,同时有助于提升俱乐部在招商金额上的话语权。

也有例外,就比如F1。虽然不少车队的比赛服都由彪马赞助,但联盟并没有限制比赛服上的Logo数量。所以在这赛季的F1赛场上,我们依旧可以看到汉密尔顿等人的身上印着大大小小的Logo。

undefined

▲汉密尔顿有一身的赞助商的Logo。

在LPL,多家俱乐部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联盟会突然出 台这样的新规定——尤其是在当下俱乐部面临着招商不易的大环境。

林松也对限制胸前赞助商Logo的数量这一调整做出了解释。他表示,这一方面是考虑到队服的美观,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凸显该广告位的商业价值。林松认为,这长期是有利于俱乐部塑造品牌价值的。他也表示联盟收到了俱乐部的不同反馈,反映了联盟的沟通的确还需要不断优化,这会在后续的工作中进行改进。

林松称,在明年春季赛正式启用新队服之前,会尽可能地与各家俱乐部展开充分沟通,并就赞助商Logo的位置探讨相应的解决方案。同时,也在加强与耐克方面的沟通,就遇到的种种难题找寻周旋缓解的余地。

同时,林松并不赞同耐克轻视电竞行业这一说法。在他看来,LPL与耐克之间这笔合作过程中出现的挑战,更多还是由于这是首次合作所导致,一方面LPL是首次与大型国际体育服饰品牌进行合作,另一方面耐克也是首次进入电竞领域,彼此都有学习的过程。同时由于时间紧迫,从签订合约到产品发布,迄今只有半年多的时间,因此过程中也存在了一些疏忽。

林松还透露,作为联盟合作关系的基础,俱乐部与联盟管理方在当初联盟化改革时签订了俱乐部参赛协议。不过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当初所签订的协议如今并不能完全满足新的形势的需要,因此也正在筹备与俱乐部之间就协议中的一些内容进行补充讨论。

总的来看,LPL这次的新队服风波,主要集中在各方面都经验不足的情况下,联盟忽视了与俱乐部之间的充分沟通,从而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问题。但在这背后,也暴露了LPL在建立联盟化改革的过程中,所会面临的更深层次的挑战。

自两三年前,LPL启动联盟化改革起,他们对外喊出的口号就是要与俱乐部建立一个稳定的利益共同体,而NBA、英超等成熟体育联盟,是他们借鉴参考的对象。

NBA联盟之所以能与各球队形成利益共同体的前提是,联盟本身就是个服务型组织。各个球队老板(或其派出的代表)组成了NBA联盟的董事会,并任命NBA总裁及其下属的联盟办公室来管理联盟。这种在资本上的紧密联系,使得NBA联盟和球队之间是名副其实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代表着资方,和球员组成的劳方,通过双方达成的劳资协议来维护着联盟正常运转。

undefined

▲萧华本身代表的就是NBA球队老板们的利益。

可是在LPL,腾竞体育的背后是腾讯和其子公司拳头游戏,厂商占据了较高的话语权,腾竞与各俱乐部的关系更像是合作伙伴关系。缺少资本上的紧密联系,建立一个利益共同体显然会更困难一些。毕竟这块蛋糕谁来分、怎么分,各家都有各家的立场。

站在这个角度上来看,LPL并不能从本质上模仿NBA的发展架构。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从形式上朝着类似的成熟体育联盟靠拢——这势必会经历更多阵痛才能达到最终目的。

林松表示,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腾竞是一家要求未来能自负盈亏的公司。但他认为腾竞并不是一家单纯追求短期商业利润的公司。

他强调称: “腾竞从来没有说过在短期内要赚到多少利润。腾竞这家公司的目标,并不是追求短期商业利润,而更重视的是腾竞能否带动整个行业一起发展,推动整个电竞行业实现更高的价值。”林松说,“我们在电竞上的投入其实超乎大家所能想象的程度,而我们渴望的正是打造一个更有价值、更有影响力也更长期的体育赛事体系。”

而在另一边,俱乐部老板们也想借着一风波的契机,筹谋再一次联合起来,就俱乐部与联盟之间存在的种种问题,与腾竞展开一次正面会谈。在他们看来,目前联盟的诸多制度还存在不合理之处,这次队服风波的爆发就是很好的证明。他们的计划是在本周各家先内部开会,统一诉求后会正式与腾竞谈判。

类似的场景在三年前曾经上演,彼时LPL尚没有开启联盟化,各俱乐部因运营成本上涨,生存举步维艰,但每年只能从赛事方获得50-100万左右的补贴。因此,各俱乐部联合起来与联盟展开谈判,争取更多的商业权益和生存空间。最终的结果是促使官方加快了联盟化改革的步伐,俱乐部的生存压力也有所缓解。

对此,林松保持了非常开放的态度:“这就好比一家人之间也会坐下来,就家务事进行探讨。大家可能会有一些争议,但最终都有同一个目的,就是一起把这个家变得更好,所以我们非常欢迎所有积极的意见。”

林松还表示,之后还会进一步加强与各家俱乐部之间的沟通,建立更为深入的交流体系。目前,除了每年的年会,LPL联盟会邀请各家俱乐部老板参加之外,还会周期性地举办经理人大会,各家俱乐部的经理或CEO都会参加,同时也会定期举行商业化论坛,帮助推动俱乐部商业化开发。

“所有的改革和发展必定会面临阵痛期,”林松如此对懒熊体育表示,“但联盟会尽可能地去扮演服务好每家俱乐部的角色,保障俱乐部的利益,并和俱乐部一起共同发展。”

战队队服风波,可以说是LPL在联盟化改革中经历的一次小插曲。但只有处理好这次插曲,LPL未来才能真正成为一个稳定的生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