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肯写信请求人们为受灾的维尔京群岛捐款

2017-09-09 11:50:01 球星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前NBA球员邓肯今天在《球星论坛》上写了一封信,请求人们帮助他的家乡,刚刚被飓风Irma袭击过的维尔京群岛。以下为信的内容:

你们好,我是蒂姆。

我并不经常和媒体打交道,或者写文章公开发表。因此这次我有点离开自己的舒适区。我不用推特。我没有Facebook账号。接受采访对我来说还行,我猜吧,但我希望记者们简短的问几句就好。

但是今天我来到这里和你们说话,请求你们帮一个忙。我保证,如果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我不会在这里求助。这些年来篮球大家庭已经给了我很多。现在我需要你们花几分钟来读这封信。

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家乡维尔京群岛已经被飓风Irma严重破坏。那里的很多人都是我的老朋友,他们正在遭受苦难。天气预报显示另一个5级飓风Jose即将抵达。没有人知道当雨停的时候那里会变成什么样。

译者注:作为1851年以来大西洋外洋最强的飓风,Irma中心附近风力已经超过154kt(79米每秒),风速同京沪高铁速度比肩。Irma目前已经扫过西印度群岛,所到之处一片废墟。目前它正冲向佛罗里达州,已经大约有65万佛州居民紧急撤离,迈阿密已经成为一座空城。据Enki Research的灾害分析师Chuck Watson称,Irma可能造成数千人丧生。

现在时间是最宝贵的。

今晚我将捐款25万美元给维尔京群岛上的救援组织。接下来我会跟进,在筹集到第一个100万美元之前,你捐多少我捐多少。你可以点击下面的地址捐款。在信的末尾我还收集了更多的信息。

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出一笔钱,那没关系。我知道你们刚刚为飓风哈维以及西海岸大火的受灾者捐过钱。但是如果你还有余力,以下就是我可以承诺的:你捐的每一分钱都会直接送到当地救援组织的手中。我会租一架飞机从圣安东尼奥往维尔京群岛运送物资,只要天气允许就会出发。另外我正在组织一支救援队,他们部分成员是当地人,另一部分成员会从其他地方前往。

最近我时常想起童年的那些玩伴,想起维尔京群岛。前不久我还带着孩子们回去过,我带他们去看了我小时候打球的球场,看了我高中时就读的学校。现在我在问我自己,飓风过后那里还剩下什么?

我们可以祈祷。然后我们必须行动起来。

现在我们真的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

波波教练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说话少做事多的人,那是我最钦佩他的地方,而且我一直竭尽全力想成为他那样的人。但是波波也知道该说话的时候得说话,因此我想用一点时间来说明为什么我的家乡现在急需你们的帮助。

我知道,一个来自遥远海岛上的人请求你们为一场灾难伸出援助之手是一件不容易理解的事。而且我不认为那是任何人的错,因为让自己进入别人的生活情景中是一件很难的事,如果你只是在电视上或者通过阅读新闻了解到这件事。很容易想到这笔善款会被浪费,或者被中饱私囊,没有被用在它本来的用途上。

但是我曾经经历过飓风,我曾经看到过它的破坏力。我之前就知道为什么及时而且持续不断的援助是那么关键。

之前袭击过维尔京群岛的飓风是Hugo,它是一个5级飓风,和Irma一样。那是1989年,当时我13岁。人们现在还在谈论Hugo,一些人甚至说维尔京群岛至今还没恢复到被Hugo袭击前的水平。这就是那场灾难的严重程度。人们后来曾总结过当时救援行动进展缓慢的原因,多数人都认为是维尔京群岛面积太小而且距离大城市太远。

Hugo袭击的那一晚。我最早的记忆是一声巨响传来。之后母亲和姐姐冲进我的卧室,带我去另一个房间躲避。我们就在那个小房间里度过了整晚,我们一直睁着眼睛,没有一个人敢睡着。我们听到一些东西碎裂的声音。我隔一会儿就去看看待在走廊上的父亲,他盯着家里的天花板。有一根横梁裂开了,而且裂缝越来越大。我认为他当时在祈祷。

我们的房子没塌,但其他人没有那么幸运。很多人在那一晚死去,还有很多人受了伤。早上走出房子的时候,我们看到周围都被飓风破坏了,很多房子没了房顶,还有很多少了一面墙。我们邻居的房子塌了,他们整晚都躲在橱柜里。之后他们在我们家借住了一段时间。

Hugo打击了岛上的经济。食物的价格一路飞涨。接下来的6个月里,岛上的部分地区没有电,学校停课。我们不得不自己烧水来喝以及做饭。由于没电,我们不得不用一些土办法冷藏食物和水。我学习着适应灾后的生活,和其他人一样。

人们偶尔会搞到一台发电机,各个家庭可以轮流使用它一段时间。给电灯以及冰箱供电是优先的。作为一个小孩儿我想看电视或者打电子游戏,但是我没有那么做,我们知道必须专注于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我们想要什么。

回顾那段生活,我对父母当时的冷静感到震撼,他们带着我们熬过了那段困难的时光。

现在我长大了,我还知道了迅速的提供援助有多重要,以及一个小岛有多么容易被遗忘。我不能让惨剧再次发生。

灾难过后,像维尔京群岛那样的小岛通常会被遗忘。我的家乡非常偏远,这让运送物资变得很困难。很多人不认为维尔京群岛可以作为家乡,他们认为那是一个度假的地方。那一点我长大之后才弄清楚。我还记得那些邮轮,它们在海边靠岸,成群的人从船上走下来,去岛上购物。他们在海岸线上漫步,或者驾船去周围的岛屿。当时我觉得那么多陌生人想来我的家乡观光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几天过后,那些邮轮会离开。

Hugo袭击过之后,那些邮轮很长时间没有回来过。

我写下这封信向你们请求帮助,但我同样在请求你们不要忘记维尔京群岛那样的小岛。

飓风的新闻或许很快会从各大媒体的头版上消失,但是那里仍然有很多人需要你的善意,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慷慨。

直播吧翻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