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亲笔】小蒂姆-哈达威:我不敢肯定鬼是不存在的

2019-04-11 21:01:28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就从我看过的一部电影——鬼影实录,开始说起吧。

当然,这不意味着我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这部电影真的触动我了,这是第一次让我有了这样的疑问:也许鬼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我可不会拍着胸脯给你们打包票:“啊,鬼一定是真的!”那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才是那个真正的“鬼”。

同时,我也不会直截了当地说鬼不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老实说我感觉这有点像,是在向精神世界或其他什么东西宣战。假如你是鬼,你难道不想去骚扰那些不认为你是真实存在的人吗?我的意思是,这本来就是一种超自然现象,我可不想惹祸上身!

但是,看下面这家酒店,一家坐落于俄克拉荷马市中心名为Skirvin Hilton的酒店。直接点?好吧,这里闹鬼了!

我没有开玩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我当初和你一样,完全不相信。直到有一次,这么说吧,一次亲身经历,后面我会详细说一下那次经历。

我第一次听说这家酒店是在2014年,当时我还是纽约尼克斯队的一名新秀,那时候我的队友是慈世平、肯扬-马丁、JR-史密斯、卡梅罗-安东尼和其他一些人。我们正准备飞往俄克拉荷马城打比赛,一些人就聊起来关于我们即将下榻的这间Skirvin Hilton酒店的一些事。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知道的一些古怪故事,我当时也不清楚他们有多少人是认真的。他们说酒店的墙壁会发出噪音,听起来就像人在笑或哭的声音,和一些微弱的低语声。还有一个家伙说,他们吃饭的时候房间里的东西被人挪动过位置。

几乎每个人都说了一些怪事,但是最疯狂的故事要属慈世平说的那个。他说鬼摸了他,鬼把他全身摸了个遍,是全身所有地方。慈世平在说的时候一脸严肃,他的神情就好像当时他也被吓坏了一样。我坐在一旁听着这些疯狂的故事,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鬼都在地狱里呢,这些人一定是疯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其实几年前我就听说了Skirvin Hilton闹鬼,但从来没有想太多。直到最近我登上维基百科查了一下官方的历史,才发现好像是和一位年轻女子有关,据说起因是一次性交易。

(上图维基百科内容:关于这个酒店闹鬼的传闻依旧存在,被很多NBA球队证实过。最著名的事情发生在2010年,当时纽约尼克斯将球队在俄克拉荷马雷霆主场的失利归咎到酒店闹鬼,芝加哥公牛队也曾证实酒店的门会自己突然关起来,房间外也有些奇怪的声音。2012年6月迈阿密热火为了和俄克拉荷马雷霆打总决赛便下榻在这家酒店,闹鬼的故事再一次得到全国性的关注。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3年,NCAA女子篮球联赛卫冕冠军Baylor Lady Bears队被安排住在这家酒店,随后发生了锦标赛历史上最大的冷门之一,卫冕冠军区域半决赛81比82不敌路易斯维尔出局。

闹鬼的原因据说是因为酒店最初的老板W. B. Skirvin和一位叫艾菲的年轻女子进行了一次性交易,导致后者怀孕了。Skirvin为了保护自己的声誉,防止传出丑闻,便将艾菲锁在了酒店七楼。艾菲情绪万分沮丧,生下孩子后情况更加恶化,可是她还是不被允许踏出酒店七楼的房间。最终她决定从窗户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和她孩子的生命,媒体很少有报道这件事情。在有些传闻的版本里,艾菲被描述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一些住过酒店的男性声称当他们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的时候,会听见女子低声轻语的声音。还有一些人说,当他们在洗澡的时候,能看见一个裸女的身影。甚至还有人说,他们住酒店时遭到了隐形人的性侵。这些年以来,酒店的工作人员也说他们见过一些物体在自己移动,以及夜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根据来自俄克拉荷马的两位记者史蒂夫-拉克迈耶和贾森-克尔赛所言,酒店老板Skirvin是一位“声名狼藉和嗜酒如命的花花公子”。酒店的十楼也因为各种赌博和其他恶习事件而闻名,只是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证明艾菲的故事是真实的。Skirvin的家人表示酒店有一位叫梅卡尔-卢蒂的雇员,是Skirvin的助手、会计兼情妇,只是卢蒂活得比Skirvin还要久。)

维基百科看起来有些玄乎对吧,无论真假,起码给我将要谈论的东西提供了些故事背景,而且说明那个酒店的确有点东西。

可以说当我踏进Skirvin Hilton酒店的时候,那绝对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氛围。因为在NBA打球的缘故,我住过蛮多的酒店,最后发现无论多豪华的酒店都比不上家的感觉。可即使是按照正常酒店的标准来评价,这里也和我平时住的那些酒店有些不同。我的意思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合理的,可就是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总感觉到处都有走廊和秘密通道,通往酒店的各个地方,周围挂的画上总有眼睛在盯着你的感觉。一踏进这家酒店,这种诡异的感觉就随之而来,总感觉即将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

到了我自己的房间后,我立刻打开了电视,并让电视一直开着。我的想法是如果这个房间闹鬼,那么电视晚上会突然关闭。我不知道这个想法符不符合逻辑,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不要细究我的脑回路。然后我就躺在了床上,看着酒店里的电视剧或者其他什么节目,一直看到我睡着。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发现,电视机还在放,看来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正常。

但是当我走到早餐厅的时候,队友们都在窃窃私语,他们都在说听到了有人尖叫的声音,并且问问周围的其他人有没有听见类似的声音。我坐在一旁吃我的水果圈,听到他们说的话我笑了出来,结果我被他们赶了出去。我当时认为他们过于较真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整晚开着电视机为的是让电视机的声音伴我入眠,这种小事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他们好像有点神经质了。

当天晚上的比赛我们落后了一整场,最后以12分的分差输掉了比赛。比赛结束我们离开了俄克拉荷马城,走的时候我认为这一切不过是商业炒作罢了。

然后,等到我再一次回到Skirvin Hilton酒店的时候……

我在酒店前台进行登记的时候有个习惯,拿到钥匙后立刻前往我的房间,拿出所有我会用的东西之后,就出去吃东西或者去影院。这一次我进了房间后,照旧将用品都拿出来后就离开了。半小时后我回到房间,在走向床边的路上我瞥了一眼卫生间,眼前的一切把我吓得僵在了原地:我的牙刷从水槽的一侧被移到了另一侧。

我很确定我将牙刷和其他东西一起放在了水槽的一侧,现在牙刷单独跑到了另一侧。我第一个想法也许是保洁人员干的,可是我才刚刚登记入住,房间里除了牙刷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移动过。于是我只能安慰自己是记错了,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

夜深后,我躺在房间的床上,没有打开电视机(这是我犯的一个错误)。正当我全身放松下来,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我听到房间外有些声音,好像是脚步声。最初,我选择忽视它,告诉自己:这里是酒店啊,其他人也住在这里,有点脚步声很正常的啊。然后我开始听见墙壁传来一些尖叫声和悉悉索索的低语声,我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就是感觉有人在对我说话。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觉得这一切太恐怖了。我跳下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上百叶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也别问我怎么想的。突然,原本缓慢的脚步声变得急促起来,有点像跑步的声音。我冲到卫生间,打开所有的灯,确认卫生间并没有人。然后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大,我发誓当时有一股寒意从我的脊椎弥漫到我的四肢。脚步声在最响的时候戛然而止,好像有人此刻就站在我的门外。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猛的一下拉开门,却只看见空荡荡的走廊,门外什么人也没有。

听着,我一点都没有编造,我没有这么做的理由。这些事是我那天晚上亲身经历的,至今我也不明白这些事是为什么。

我是真的听到了那些脚步声!

第二天的比赛我们整场都不在状态,输了27分。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认为我待过的任何一支球队在经历了那样的事之后,都很难赢球。一晚上经历那些事,球员怎能不疲倦,反应自然也就迟钝下来,甚至球场上都很难集中注意力,因为某些超自然的东西扰乱了本该寂静的梦乡。

说到这,你或许还会以为我在编故事。如果你也能听到球员们在飞机上或更衣室里谈论的那些他们亲身经历的离奇故事,你就很难不去相信那家酒店没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如今大部分的球队已经换了俄克拉荷马州另外一家酒店入住了,如果球队将酒店定在了Skirvin Hilton,那么许多球员会自掏腰包住到其他酒店去。要是我的球队将酒店定在那里,我也会这么做的。

但是如果你对这些离奇的灵异事件感兴趣,我想Skirvin Hilton酒店会欢迎你的。

原文:Tim Hardaway Jr.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