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亲笔】贾巴尔:体育职业生涯教给我的道理

2019-08-18 19:53:54 thoughteconomics {{info|html}} {{advert|html}}

在我长达七十多年的人生旅程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做和体育相关的事情,体育事业陪伴了我这么多年,它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份事业了。体育运动中蕴含着深厚的哲学和宗教内涵,在球员时期我从体育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我还没有成年的时候,我的人生观和道德观就开始被体育运动影响着,很多年轻的球迷们都和我一样。

在小的时候我很喜欢体育运动,我的目的和很多小孩子一样是为了显示自己独特的个性,在长大后我从竞技体育里学会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些道理,其中让我收获最大的就是要懂得如何过上幸福的生活。后来我的年龄越来越大,我慢慢意识到了很多道理都是那么的深奥,这其中蕴含着很多东西,体育世界里不仅仅只有运动员们感受到的兴奋,当你的人生进行到一个新阶段时,你会发现有些看似很简单的道理变得复杂了起来。

我第一次觉得体育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是在刚去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时候,那天约翰-伍登教练让所有刚加入球队的大一新生坐在球馆里,然后他给我们演示了如何穿球袜,这可能是我运动员生涯里的第一课。我们那批球员算是全美高中生里最优秀的一批,然后约翰教练也是大学球队教练里的常胜将军之一,一开始我们对他要给我们讲解如何穿球袜感到很不解。然后他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告诫我们说:“有时候一些很小的疏忽也会给你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找钉子的时候可能把鞋丢了,再去找鞋又把马丢了,找马的时候骑手又不见了。”听到他举这样的例子,我们都感到很诧异,后来他又说:“如果你们无法把球袜拉紧,那袜子上的褶皱会可能会让你们的脚上磨出水泡,这样你们就没法上场打球了,最后球队输球的可能性很大。”

约翰这么做不仅仅是想告诉我们怎样穿球袜,他是想说生活中有很多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就是许多微不足道的事情构成了你的生活,如果你过于轻视一些细微的东西,最后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就像蝴蝶效应一样,一件小事往往看不出对其他事情的影响,但是很多件小事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其实体育运动更是这样,竞技体育从来不仅仅是一场比赛那么简单,比赛也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它和学校、机构和生活一样重要。人们从体育运动里收获了很多东西,这不仅仅是一种集体活动,更是人类取得进步的标志之一,许多人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社会价值观。

很多教练给球员们讲的第一点就是要有团队精神,教练用很多关于团队协作很重要的话语来给球员们洗脑,即使球员听了同样的话很多遍了,教练也还是会不断重复。教练这样做是为了消除球员的个人主义,这就像军队里经常使用的手段一样,教练一直在强调团队要有合作意识,球员在场上不是单打独斗,最后球员们可以在场上通过团队协作完成共同的目标。经常有这样的球队,队内有些球员的实力非常突出,他们的场均得分很高,但是球队最后往往会输掉比赛。也许这些只注重个人数据的球员是为了追求一份满意的球鞋合同,他只想着满足自己的个人利益,而不是将球队的整体利益放在第一位。或许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水涨船高,这是体育世界里经常提到的一句话,只有团队整体取得胜利,才算真正的胜利,每位球员都可以从赢球中收获很多,在一支实力不强的球队里当自己的英雄并不会成为球迷心中的英雄,相反还会受到很多指责。

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将这些道理都放在了心里,团队精神对于球员来说很重要,找到自己在球队的位置也重要。年轻的我很看重自己在球队里的归属感,我的自我认知还在不断发展,我知道自己是一名身材很高大的球员,虽然不是很强壮协调性也有点差,更重要的是我还是一个黑人。我把球队看作一个避风港,在这里我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加入一支球队让我有了很多目标,我在球队里努力练习基本功,我一直在努力训练提升自己的实力,毕竟球队里是根据球员的实力来决定地位,出色的表现会得到教练和队友的赞美和敬仰。在大学里,我的球技越来越好,后来我们为球队拿到过很多冠军,慢慢的我不再只是一位很高只会盖帽的球员,我感觉到了很多成就感和存在感。

黑人的身份和球员的身份有很大的不同,作为黑人受到一些种族歧视者的指点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身高让我成为了球场上最耀眼的球员,但是在街道上的白人眼里,我的身高是一个威胁。在我成长的六十年代里,美国有两支差别很大的“队伍”,一支是黑人队,另一支就是白人队。当我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自己所属的队伍,白人们拼尽全力要让黑人队的人不再对他们那么有威胁,这场比赛不是公平的,很多时候“比赛”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在这里实力不是最关键的。

对于很多人来说真正明白团队协作的重要性很难,但是在球场上只有通过团队合作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和优缺点,这就注定了成功的关键是要尽可能发挥整体的长处,团队可以让个人的缺点不再是缺点,也可以让一个人的优点变成所有人的优点。当最后取得胜利的时候,享受成就的是团队所有人,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有很多强调团队协作的标语。但是有时候现实中的团结协作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团结协作也可以用来剥削弱势群体。在白人眼里,黑人要想拥有和他们相同的权利,仍需要耐心的等待,在很多男性眼中,女性的生理和心理让她们没有资格和男性一起在体育场上竞技。为了让更多的人参军,宣传人员用团队精神来给人们种植爱国主义的思想,从而扩充军队人数。

不过我并没有感觉到白人将黑人们看作是团队真正的一份子,他们对待我的方式从没有让我觉得自己真正属于过这个国家,面对这样的现实我只有在球队里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在球队里没有偏见,所有人都为了共同的目标一起努力,你为球队的贡献不会埋没。有些人所宣扬的团队精神并不是真正的团队精神,这只是低劣的模仿,在这样的生活里经历的多了后,你会发现你需要去学会辨别不同本质的团队精神。总有些冒牌的人在使用团队精神来为自己争取利益,团队精神确实能取得更大的成就,但要看清楚这个团队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和心态,要跟随一个正确的团队才值得你为之去奉献。

我记得一部棒球电影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群职业球员经常邀请一些球迷一起来玩一种纸牌游戏,这种游戏本来是没有规则的,但是球员合伙欺骗球迷制定了很多规则和专业术语,并对球迷们说真正的球迷才会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然后球迷们害怕暴露自己不明白规则的事实而尴尬,只能被那些球员们骗取了很多的财产。最后那些做了坏事的球员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其中一位很年轻的球员因为癌症而因年早逝。其实这部电影想告诉我们的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点在任何地方都很适用,没有人能逃脱这个规则。

而很多体育运动中的规则对于体育世界的人来说是很公平的,这点很有利于运动员们的发展,我们也很感激可以在一种公平环境下从事自己热爱的事情。在一些很激烈的比赛里我们难免会做出一些跨过比赛规则的事情,竞技体育之所以让人感到兴奋是因为运动员们需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打败对手,而不是不择手段无视规则,这样取得的胜利并不是真正的胜利。不过总有些运动员和大家背道而驰,他们觉得胜利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儿,我们得回到体育精神这一点,每个人在自己人生的不同阶段对于团队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在小时候,我们会觉得团队就是和自己穿同一种球衣的人,而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打败那些穿着和我们不同球衣的人。在我们成熟后,人们对于团队的理解慢慢变化,有人以为破坏比赛规则让自己的团队取得最后的胜利也是一种可行的做法,殊不知这样做的后果是破坏了一个大团队的利益。其实团队不仅仅是自己的球队,还包括和你站在同一赛场上的对手,还包括和你不同项目的其他体育运动员,如果随意破坏规则对于其他和你同领域的人来说是一种伤害。其次这种行为也会对球迷们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们在这种行为的影响下会模仿这种做法,如果不加以管制的话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随意破坏规则。

这和国家长时间以来推崇的人人平等的价值观是相悖的,国家长时间打造的公平的竞技环境可能会被彻底破坏,大部分人都是追求公平的竞争,或许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是只要每个人都努力,相信很多规则和制度会越来越完善的。规则也是人来制定的,有时候一些规则不一定是公平的,因为这些规则是为了保护它们的制定者的利益而存在的。比如NCAA一年收入有十亿美元,但是大学生球员们却享受不到应有的保障,他们的伤病没有足够的保障,甚至球员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后得不到一点回报。

NCAA十大教练的年收入大概在两百万美元到七百万美元之间,我记得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打球的时候都没有足够的钱来填饱肚子,NCAA有过这么一项规定,那些得到过学术奖学金的学生们可以打工赚点外快,而那些只有体育奖学金的球员不允许利用打工来赚钱。1967年到1976年期间,NCAA不允许球员扣篮,这个规则被很多人起了一个绰号叫“刘易斯-阿辛多尔法则”(那时候我的名字就是刘易斯-阿辛多尔),当时我经常使用灌篮得分,制定规则的人认为我的身高对其他球员来说很不公平,实际上当时和我差不多身高或者是比我高的球员有十几个,不过他们不像我经常使用灌篮得分,这些人给出的解释就是因为我多次使用扣篮帮助球队拿到过很多冠军。

其实大部分规则是有利于体育运动的发展,我们不仅仅要遵守规则,也要学会思考怎样制定规则能让比赛更加公平合理,时代在不停进步,比赛和规则也应该相应改变,这样运动员们才能不断进步。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规则和法律中的不合理性都会被暴露出来,因此宪法的变动能体现出人们的觉悟进步速度。修改宪法或者采取其他措施是为了维护大众更多的利益,比如保障新闻自由、废除奴隶制和给女性选举权,其实体育世界更应该有大的变动,我们需要不断审视这些规则的合理性,在它被当前这个时代完全淘汰之前,应该将其修正得更加完善,我们不能做规则的跟随者,要做规则的主导者。

从联盟退役后,我利用在球员时期学到的很多道理来写小说、当专栏作家和当编剧,教练曾经告诉过我百炼成钢的道理非常实用,特别是在我开始写作之后。没有人天生就会写东西,而写文章有时候会将性格中的弱点都突显出来,这点足以让很多人不敢面对写作。就像盯着镜子看两个小时自己一样,时间长了你会发现镜中的自己是那么不堪,在球员时期锻炼出来的纪律性让我度过了很多艰难的时期。

团队精神依然对我的写作事业提供了很大帮助,有时候我和某个同事一起负责一个剧本,我们会把各自写好的东西发给对方看,然后提出各自的意见并加以修改。我在给《美眉校探》写新剧本的时候,我和其他五位编剧一起交流意见并总结了各自的想法,剧本经过了很多次的修改都是为了让最后的效果达到完美,这并不是为了我们的个人利益,最后的剧本根本看不出哪部分是谁写的,在团队的合作下最后的作品我们都十分满意。

我从体育世界里还学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运动员们应该承担起对于社区的责任,这个社区范围可能会仅仅是一个小社区,也可能会是整个国家的社区,身为运动员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为大集体作出贡献,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很关注的一点。在我长大的年代里,很多人都觉得运动员们只是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并且还会经常欺负弱小,其实那些运动员只是少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运动员注重帮助弱小群体。那时候运动员要和教练保持一致的观点,否则就会受到一些惩罚。

我在大学期间,被人邀请加入了一个叫做“克利夫兰峰会”的运动员组织,这个组织是运动员们为了评价拳王阿里拒绝服兵役是否正确而自发建立起来的,当时阿里因为穆斯林的身份拒绝服兵役被美国法院判处五年的刑期。那时候我才二十岁,是这个组织里最年轻的成员,阿里既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朋友,不过我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个客观的思想来看待这件事。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后,我们都同意阿里拒绝服兵役是无罪的说法,那些白人团体觉得我们不过是一些思想简单的运动员罢了,只有黑人群体明白我们这样做是为了确立阿里作为英雄的地位。在这之后的五十年中,运动员们在努力以美国人的身份发表言论,即使有很多人用那些残酷的言论阻止运动员们发声,但是运动员们从没有放弃过和他们斗争。我在球员时期学到的道理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面对这些不当的言论要敢于和其作斗争,只有这样我们受到的不公平现实才能改变,不过要想彻底改变现状真得很难。

为了售卖球票和周边商品,球队老板们不希望球员们发表言论,为了维护一些人的利益,那些政客们不想看到球员们都站出来发声。很多球迷们都不想听到球员提出的不公正待遇,除了和球员站在同一战线的人,没有人希望球员们发声。为了保障更多人的利益,球员们被迫面对了更多不公平的待遇和手段,罚款是常用的手段之一,并且很多球员的职业生涯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运动员们做得最伟大的一点就是让团队的范围变得很大,现在的团队概念不再仅仅局限于狭小的范围,没有球衣、政党和肤色的限制,每个人都是团队中的一员,从一个国家到一个星球。运动员们想让每个人都受到公平的待遇,仅仅是公平而已,不考虑性别不考虑出身,这看似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很难真正实现,不过只要有更多的人努力,相信这个目标终究会实现。

是体育运动让运动员们变得更加伟大,他们不惜冒着风险去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弱势群体和他们一起享受公平的环境,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毫不反抗默默承受。体育让我看到了这个国家的潜力,体育也启发了我很多东西,很多人的潜力都是通过体育运动被激发出来的,为了实现共同的目标让我们一起努力。

原文:Kareem Abdul-Jabbar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