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卡特:年轻球员要保持谦逊 会用行动去征服他们

2019-08-22 17:16:40 雅虎 {{info|html}} {{advert|html}}

凯文-加内特曾经说过,每位NBA球员都有一位独特的老大哥,加内特的老大哥是萨姆-米切尔(曾经为森林狼队效力),而加内特又是拉简-隆多的老大哥,不得不说这是NBA的一种传承。在NBA里几乎没有新秀是不在一位老大哥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那些新秀之后也可能会成为其他球员的老大哥,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文斯-卡特和他的老大哥经历过怎样的故事。

如今的卡特已经从当年的顶级实力球星变成了一位42岁的老将了,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在联盟里征战了21个赛季,为八个球队打过球,现在的他即将开始自己的第22个赛季。卡特8次入选全明星阵容,拿到过1999年的年度最佳新秀荣誉,并且他在球迷心中可能是史上最伟大的扣篮大赛冠军,近期卡特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记者:你的老大哥是谁,你们是怎么建立起这种关系的?

卡特:我的情况要比很多球员都要特殊,因为在我刚进联盟的时候有好几位老大哥,他们分别是查尔斯-奥克利、凯文-威利斯、迪-布朗、道格-克里斯蒂和安东尼奥-戴维斯,两年之后又多了戴尔-库里、海伍德-沃克曼、马克-杰克逊和马格西-博格斯,所以在我职业生涯的前几年里有很多老大哥在陪伴着我。

第一位老大哥应该是奥克利,记得那是在开始NBA之旅的第二天,我在球队训练营里遇到了奥克利,他对我说:“我会教你怎么成为一名优秀的NBA球员,甚至是顶尖的球员。”于是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在向老大哥们请教各种问题,我想让自己的经验更丰富一点,在做任何事情前都尽可能做好一切准备。我喜欢篮球,为了在篮球场上取得更多的成就我愿意付出很多,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大哥们曾经和一些伟大的球员一起打过球。奥克利曾经和迈克尔-乔丹打过球,迪-布朗和拉里-伯德打过球,克里斯蒂和魔术师约翰逊打过球,戴维斯和雷吉-米勒打过球,威利斯和多米尼克-威尔金斯打过球,这些都是非常伟大的球星,如果我不去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下那些球星是如何变得这么出色,那我的脑袋肯定进水了。

刚进入联盟意味着我这个新秀要做很多菜鸟的事情,这是每位新秀都必须经历的,不过我从老大哥们身上学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在比赛之前针对对方球员做好充分的准备。在进入联盟之前,我看过格兰特-希尔的比赛,那时候我想象过如果自己和他交手是怎样的,实际上真正防守他的时候和我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奥克利他们告诉过我如何针对一名球员做各种准备工作,这让我觉得自己在防守希尔的时候比较有把握,本以为自己的准备工作已经足够了,不过希尔用实际行动告诉我,想当然的以为那些准备工作很有效是非常错误的一个想法。作为新秀还是应该保持一种谦虚谨慎的态度,不要总觉得自己是一条可以离开水的鱼 。

后来在我成为一名老将后,我经常对年轻的球员们说:“年轻人,别总觉得自己已经对某件事十拿九稳了,其实你做得还不够好。在联盟打球和你平时打野球是不一样的,因为这里有很多顶级的球星,当你面对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告诉你什么是现实,因此你需要始终保持一个谦虚的态度来向那些优秀的球员请教和学习。”

记者:你从老大哥身上学到了哪些很有用的经验?

卡特:其中之一就是在场下做准备就像在看电影一样,只不过你需要挖掘电影更深层次的东西,看那些比赛录像需要集中注意力,然后找到一个突破口,你得从录像里观察任何细节性的东西,然后把它们都记在脑子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如何以正确的方式打球,不同时代的篮球节奏是不一样的,在我进入联盟初期很多球员的场均上场时间达到了40多分钟,现在的比赛节奏就加快了很多。为了适应时代的变换,我们必须时刻学习来保证自己不被时代淘汰,这样你才不会在最后关键的几分钟里坐在替补席上。学会这些后你就会明白如何让自己得到更多的上场机会,或者是在面对对方的最佳球员时该如何生存。如果你的球队里有一名善于防守的球员是最好的,这样或许你就不用防守对方的最佳球员了,但是你也不能让自己在防守上处于一个很弱势的局面,这些都需要球员在场上不断地总结经验,比赛经验更多以后或许就会懂得如何更好地在球场上生存。

还有一点就是作为新秀要有一个适合自己的消费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和他们的经济有一定的关系。薪水高的球员和薪水很低的球员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每支球队里都有这样的人,你可以和他们多聊聊,他们会给你讲一些自己的经验和教训,这样或许你能少走一些弯路。我很早就明白了自己在生活方式上无法像那些口袋很宽松的人那样消费,而且我也没必要刻意地去向别人靠拢,保持自己的生活态度不被别人影响也是很重要的。

记者:你能说一些关于奥克利身上有趣的故事吗?

卡特:我见证过很多属于奥克利有趣的事情,比如“蒂龙-希尔”事件,我目睹了整个过程。那是在2000年的夏天,希尔和奥克利玩骰子游戏输了五万多美元,希尔原先承诺分两期支付清所有钱,不过他后来却反悔了。在一次季前赛的比赛开始前,奥克利找到了希尔并给了他一耳光,之后希尔也仅仅给了一万美元便不再提及此事。后来奥克利在每次猛龙和76人队比赛前的投篮训练里,都会拿球往希尔头上扔。奥克利经常告诉我和麦蒂不要为任何事情过于担心,当我们陷入一些纷争的时候,他会主动过来为我们解围。奥克利经常指导我们如何比赛,怎么打得强硬一点以及要尊重比赛和球员,更重要的是不要被别人的负能量所影响。

记者:你那时候的菜鸟任务都有些什么?

卡特:那时候和现在相比有很大不同,我们那个时期的任务都比较简单,比如去买甜甜圈或者报纸之类的,现在的话没有买报纸的任务了。以前人们看报纸多一点,现在人手一个手机很方便,有时候队友会在投篮训练结束后把球踢到观众席上,我们就负责把球拿过来,现在这些规矩都没有了。除此之外我还得打扫很乱的更衣室,他们把装备扔得到处都是,每次打扫我都要花费很长时间,队友会把各种东西交给我让我帮他们放好,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做得事比两个人的任务都要多。在客场比赛时,我会提前起床给队友们准备训练的东西,一般是直接把东西都给他们挂在房门上。

记者:你面对了怎样的“NBA欢迎时刻”?

卡特:我面对的是要和曾经在电视上膜拜的球员进行对位,有斯科特-皮蓬、格兰特-希尔和“便士”哈达威还有迈克尔-乔丹。我曾经还模仿过这些球员的打球动作,这样的欢迎时刻让我十分印象深刻。我记得在当年获得扣篮大赛冠军后的颁奖仪式上,J博士握着我的手恭喜了我,这对我来说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那一幕我永远不会忘记。J博士是我非常喜欢和敬仰的球员,他算得上是我喜欢的头号球星,颁奖仪式结束后我们还一起合了影,现在我还经常看这张合影的照片。直到今天我都不敢相信我得到了J博士的赞赏,他可是扣篮界的第一人啊,我想没有比这更加能褒奖我扣篮能力的事了。他后来也和我聊了很多关于篮球的事情,他还和我的好朋友一起拍了很多照片,很多年后这依然是我记忆里最珍贵的画面之一。

记者:当你觉得自己会留在联盟打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卡特:那种感觉很奇妙,我在这里的一切还算比较顺利,1999年我拿到了年度最佳新秀的荣誉后,我就觉得自己会在联盟里征战很多年。那个赛季和我竞争这个荣誉的还有皮尔斯和威廉姆森,他们的表现也都很好,要想打败他们拿到这个荣誉很难,多亏了我在后半个赛季有着很不错的发挥。(那年卡特获得了所有118张最佳新秀投票的113张,威廉姆斯和皮尔斯只能位居其后。)

拿到扣篮大赛的冠军后,我的信心十足,然后我还当选了几次全明星票王。我第一次赢得全明星票王的时候,感到很不可思议,科比、麦蒂和加内特的票数都没我高,然后我还蝉联了三届全明星大会的票王。在迈克尔-乔丹退役的那个赛季我也当选了票王,这令人更加难以相信了,那可是乔丹的最后一个赛季啊,我的很多朋友都对这样的结果感到不可思议。为了让乔丹更加享受最后一届全明星之旅,我也让出了自己的全明星首发。

记者:在你的职业生涯末期,你似乎把履行导师的职责看得比追求一些荣誉更加重要,真的是这样的吗?

卡特:我觉得自己虽然年龄大了,但是还可以有高水平的表现,我也很想每场比赛都这么做,不过我身边有很多有能力的年轻人,将更多的机会让给他们比较好。如果我遇到一些很好的争取荣誉的机会,我也不会放弃,有时候给年轻球员们做榜样需要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更能说服他们,这是我很看重的一点。当然我也会和球员们进行交谈,语言交流还是很有必要的,不过我觉得最后还是要回归到用行动去征服他们。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更加需要通过行动来明白一些道理,不过首先他们得知道自己应该朝什么样的方向努力,否则他们无法自己判断这个方向是否正确。

记者:你现在是哪些球员们的老大哥?你现在还和他们保持联系吗?

卡特:当年我带过的很多新秀如今都成为了别人的老大哥,我现在仍然和一些球员们保持交流,有时候他们在面对一些新角色的时候还有一些困惑,比如莱恩-安德森、布鲁克-洛佩兹和杰-克劳德,这些老将在我眼中还是新秀。我很荣幸能见证这么多球员的成长,现在看到他们成长得这么出色并且和他们保持着联系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有时候我觉得克劳德稍微有点偏离了自己的方向,可能偏向了好莱坞,我会打电话和他交流想法,他在听了我的话之后马上就知道自己走了弯路并且改了过来,这样的事情是我很愿意去做的。

我做了很多事情尽可能让他们的职业生涯更长一点,也会让他们在理财方面更稳重一点,我做得这些都是为了帮助别人得到更多的快乐,最后我收获的是感恩和感情。就像我曾经的老大哥们为我做得那样,我也一直在像他们那样尽到自己作为老大哥的责任,是他们教会了我如何在球场上和场外做人,甚至还帮我打理生意,我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去年我在亚特兰大的时候还和威利斯谈了很多关于我作为老大哥做的事情,我也有跟安东尼奥和多米尼克他们联系,现在我还在向他们学习,虽然我的年龄已经很大了,不过我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去向别人请教,在退役之前我还想为更多的人做很多事情。

记者:你对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的工作有什么看法?

卡特: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和教练以及一些年轻球员们做准备工作,我会问他们各种问题并尽可能将他们往正确的方向引导。比赛结束后我会随处溜达,有时碰见几位有趣的孩子会和他们交流很多,其实和孩子们一对一交流的机会很少。做NBA全球青少年冠军赛的一些工作让我有更多的机会能和年轻球员们见面,这项赛事对于这些年轻球员们来说是很好的机会,他们可以见识到更宽广的天地。参加这场比赛的大多都是13岁左右的孩子,他们都是全球各地优秀的年轻球员,我在这个年龄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现在能作为工作人员亲身经历这项赛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有很多年轻人的天赋让我感到震惊,他们未来的路有无限的可能。

记者:在你整个漫长的职业生涯里,有哪些对下一代球员很有用的建议?

卡特:比如现在的社交媒体对年轻球员们的影响很大,它可以帮助球员们走得更远,但是也可以让球员们走上弯路,现在的年轻球员在面对一些媒体时的经验很丰富,他们也知道该如何更好地管理自己,这些都是社交媒体好的影响。其实和那些年轻的球员说关于社交媒体的事比较难,他们很早就接触社交媒体了,很多情况下他们比你想象中的要丰富很多。但是我要和他们强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里他们要面对全世界的关注,有时候来自社交媒体方面的压力是他们难以想象的,为此他们仍然需要谦虚地去学习如何处理各种问题,这是我很看重的一点,我也一直在和年轻球员们强调这点。

原文:Ben Rohrbach

编译:晴天

人物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