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马刺助教哈蒙:打破历史 成为首位执教NBA的女教练?

2019-10-02 15:06:50 expressnews {{info|html}} {{advert|html}}

让所有体育界性别平等倡导者都会高兴的消息是,新赛季马刺的首席助教贝基-哈蒙很有可能创造历史。如果主教练波波维奇在比赛中被裁判驱逐,那么哈蒙就会接过波波维奇的教鞭执教比赛,成为北美职业体育联盟球队里第一位执教比赛的女性教练,哪怕只是一场比赛也是前无古人的创举。体育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兼主席和前妇女体育基金会总裁唐娜-罗皮亚诺说:“贝基-哈蒙执教NBA会成为历史性的一幕,打破数世纪之久的壁垒对女性而言并非易事。我曾在1975-1992年间担任德州女子体育主管,所以清楚有望成为第一人的哈蒙是多么英勇无畏,我们要向她的坚韧致敬,她可以激励更多的女孩子做出改变,成为杰基-罗宾森(美国职棒大联盟史上第一位黑人运动员)一样的人物。”

休赛期马刺两位经验比较丰富的助理教练另谋高就,哈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波波维奇身边的首席助教。虽然波波维奇不会给他的助教们地位排序,但依照以往惯例,波波维奇缺阵时经验最丰富的助教会接过教鞭,现在这个人就是贝基-哈蒙。马刺后卫布林-福布斯说:“这太棒了,我对哈蒙的执教感到非常激动,所以我希望第一场比赛波波维奇教练就被驱逐。”

新赛季将是哈蒙担任马刺助教的第六个年头,有过多次担任夏季联赛主教练的经历,队内现在的其他助教很多都没什么经验,包括马刺队史功勋名宿、2016年退役后重返球队加入教练组的蒂姆-邓肯。美国妇女联合会主席托尼-范佩尔特认为即使贝基-哈蒙只能执教1、2节马刺的比赛,这也是女性里程碑式的一刻,她在邮件中说道:“各种级别的赛事,执教女运动员的教练大多是男性,而男运动员被女性教练执教就很少见。这种现象会促使更多的人形成歧视女性不能成为领导者的观念,女性权威人士的意见也得不到男性的重视。像哈蒙这样得到掌管球队的权力,是迈出女性领导权正常化的重要一步,特别是NBA这样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传统体育联盟。”

在马刺工作的这些年里,哈蒙用自己的智慧、沟通能力和职业道德赢得了所有同事和球员们的一致好评。马刺助教威尔-哈迪说:“哈蒙是个大名人,篮球智商很高,对球场内外的事了如指掌,是一位充满激情的竞争者。”

加入波波维奇的教练组之前,现年42岁的哈蒙作为球员已经证明过自己了。效力圣安东尼奥和纽约球队共计16年的职业生涯里,从哪个方面看她都是WNBA联盟里的球星。哈蒙曾经的队友、现WNBA拉斯维加斯王牌队助教维姬-约翰逊说:“以前比赛暂停的时候,教练布置完战术,大家清楚各自要做的事后,我会跟哈蒙说,对方防守到位的话,跑战术可能不会有空位,到时候我们就把球给你处理,我们都落到底角等球。”曾在圣安东尼奥执教过哈蒙、现WNBA西雅图风暴队主教练丹-休斯说:“很明显哈蒙是天生的教练,当时她还是一名5尺6寸的控卫时我就看出来了。和各种各样性格的人交流她也很有心得,天生自带一种亲和力。”

波波维奇教练2013-14赛季选中贝基-哈蒙为实习助教的时候,就发现了她身上的这些优点。当时马刺已经赢得了队史第五座总冠军奖杯,新赛季哈蒙便成了NBA首位女性助理教练,出色地完成了很多繁重的工作,凭借实力一步步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能成为波波维奇的首席助教可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2009年曾执教达拉斯独行侠发展联盟下属球队、第一位执教男子职业篮球队的女性、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主教练南希-利伯曼说:“格雷格-波波维奇,这位主教练身边就没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哈蒙自己工作也尽职尽责,努力在每一个职责上都表现出色。”美国妇女联合会主席托尼-范佩尔特同意利伯曼教练的看法,认为哈蒙的升职只和她的能力以及功绩有关,范佩尔特说:“哈蒙的执教能力完全没问题,不能将哈蒙得到教练这份工作视作一种充当门面或宣传的噱头,这种想法就很危险。女性得到提拔时,不应该默认地去质疑她的能力或者资历。哈蒙为了这份工作付出的所有努力应该得到赞扬,她不需要为了寻求认可再三地强调自己的能力和资历,她所获得的荣誉已经足以证明。”马刺球员福布斯说:“哈蒙教练最出色的地方在于她对比赛的理解,球员时期的她像邓肯一样伟大,她和邓肯一样有很多的阅历,能站在球员角度为我们着想。”

这些人对贝基-哈蒙的评价似乎预示着,哈蒙有机会成为NBA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主教练。目前,NBA30支球队中仅有8名女性助教,哈蒙也是今年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里唯一一位女性主教练。哈蒙7月份在拉斯维加斯执教完夏季联赛,几周以后就得到了升职为波波维奇首席助教的消息。女子体育支持者认为是时候让女性有机会成为NBA的主教练了,实际上2018年贝基-哈蒙就曾参加过密尔沃基雄鹿主教练岗位的面试,成为第一个面试NBA主教练职位的女性。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主教练南希-利伯曼说:“NBA这些球员其实并不在乎我是不是女性,也不在乎贝基-哈蒙是不是女性,他们更关心我们有没有办法帮他们拿到下一份合同,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打得更好。”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签署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章,通过立法和司法的方式维护女性平等参与业余体育的权利:在美国,任何接受联邦资助的教育项目或活动中,任何人不得因为性别而被拒绝参与,或被拒绝从中获益,或受到歧视。时隔47年,贝基-哈蒙终于有机会执教一场NBA的比赛了。体育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兼主席和前妇女体育基金会总裁唐娜-罗皮亚诺说:“观念的变革经历了三代人的努力,等了47年我们才看到真正的希望。第一代人对于这样的改革会感到愤怒,量变引起质变需要很漫长的过程。如今的男性愿意和女性一起从事体育工作,甚至与女运动员组建婚姻,这和当初的第一代人已经完全不同了。”哈蒙的前队友约翰逊非常同意罗皮亚诺的看法,第一代认为女性就应该做菜、做家务、打扫房子以及生孩子的那些人已经被新思想的一代人取代,新一代人中有很多由违抗传统性别观念的单亲妈妈抚养长大的男性运动员。约翰逊说:“这些运动员们能理解母亲独自抚养他们的艰辛,她们能做到男性所做的所有事情。所以这些运动员不会歧视女性教练贝基-哈蒙,会以篮球的角度来评价哈蒙。所有的职业运动员都是希望教练能帮助他们变得更好更成功,这恰巧就是哈蒙擅长的事情。”

被视作先行者让哈蒙感到很骄傲,了解她的人都知道篮球事业的成功是哈蒙最大的目标。曾在圣安东尼奥执教过哈蒙、现WNBA西雅图风暴队主教练丹-休斯说:“哈蒙对创造历史很有兴趣,她想成为先驱者。众所周知,她很热爱比赛,是一名专业的篮球教练,正如她自己所言:‘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教练,分享我的篮球智慧,不断地学习篮球知识。’”

原文:Tom Orsborn

编译:晴天

人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