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骑士女助教戈特利布:我为什么在NBA

2019-10-04 16:33:15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我被克利夫兰骑士录用为助理教练的一周后,选秀大会如期而至,那天真是不平凡的一天。清晨刚爬起床,我就开始感叹命运的神奇,我竟然已经是一名NBA教练了!今晚还要参加NBA选秀大会,这就是我的工作!总感觉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转折,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一段难忘故事中的一员了。

与主教练贝莱茵、首席助教JB-比克斯塔夫以及其他两位助理教练安东尼奥-朗和丹-吉略特布置完训练馆里的一些事宜后,我们准备出发前往位于市中心的主场火箭借贷球馆里的选秀会议室。到了球馆,下了车,准备走进球馆,朝着入口方向走了一会儿,发现我们进不去。真的,我没有骗你,所有的门都关着在。

我们找了很久才发现一扇可能有机会进去的门,一位女士坐在门卫室里,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这里的“负责人”。盯着我们一行人看了一会,最后冲我们说道:“身份证出示一下。”

不认识我可以理解,但我们一行人她都不认识就说不过去了吧。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我们还有很靠前的签位,得想点办法了。贝莱茵教练面带微笑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电视小品中的情节。门卫室里的女士反问道:“贝莱茵……是谁?”

可怜的主教练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耐心和谦虚,他重复道:“贝莱茵,约翰-贝莱茵。”那位女士依然不认识,所以短暂停顿之后,贝莱茵主教练用谦和的语气,缓缓地对她说:“我是骑士队的主教练。”说完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然而那位女士依然不太相信,表示要打电话给某某某确认一下,贝莱茵主教练仍然面带微笑地回复她:“当然,我完全理解你的工作。”最后我们终于进去了,并在当晚的选秀大会上选中了达柳斯-加兰德、迪兰-温德勒和小凯文-波特。

回想起那天在主场门口的遭遇,我们都觉得很有意思,好在事情最后都顺利解决了。再次回味的时候,我发现这件事非常能体现贝莱茵教练是个什么样的人:友好、谦逊、稳重以及耐心,完全就是我想为之效力的那一类人。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件事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当初加入贝莱茵教练组的决定。

不得不说,和主教练约翰-贝莱茵一起在选秀夜当晚,被位于克利夫兰市中心的骑士主场球馆拒之门外,这个画面绝对是我意料之外的。但是这完全不能概括我成为NBA教练的感受,老实说,进NBA执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自己也完全有能力实现这样的梦想。

很多媒体会问我同样一个问题,你是怎样从一名大学女篮主教练变成NBA的教练?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此前没有任何一位执教大学女篮的女性教练,来到NBA执教男子职业联赛。弄清楚我是怎么来到NBA的确很重要,我想我职业生涯所有的经历就是最好解释。

我的父母在这方面有足够的远见,他们非常支持我的决定,告诉我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我一定能成为理想中的自己,他们给了我很自由的选择权。小的时候我就参与过所有能参与的体育活动,甚至会在镇上的男子球队中踢足球,同样的我也花了很多时间看比赛聊比赛。记得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展现出比赛分析和制定作战策略方面的天赋。

13岁的时候,我做了一件让全家人感到困惑的事情:做足了分析方案之后,激动地等着看乐透抽签。你没看错,不是选秀大会,只是乐透抽签。当时我的表哥将我拉到一旁,问我为什么看一个仅仅是决定球队抽签顺序的节目都要这么认真,又不是决定球队选中哪位新秀。他说我很认真地不加思索地回复他:“如果我有一天成为了球队总经理,这些是我必须要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能说什么呢,八年级的我就开始认真谈论将来成为球队总经理的事情了。而且事情的关键在于,我说完这些话,家里人没有一个嘲笑我的,所以说他们真的给了我很自由的选择权。

后来在布朗大学读书的时候,篮球队的队友就给我起了个外号:“教练”。我当时是那种所有人都会来问我战术问题,问我在某种情况下该作何决定的球员,我绝对喜欢扮演那种角色。大四那年,我有了双重身份,不仅是校队里的一员,同时还是球队的学生助理,帮忙组织会议、起草招募信件以及其他一些琐事,我也很爱做这些事。那年冬天,我决定尝试追逐一下梦想。我给全国所有的一级联赛女子篮球教练都写了一封自荐信,一共351位教练351封自荐信,表明自己对教练岗位的激情。这些信并不是群发的,而且还不是电子邮件发的,每一封的内容都不相同,每一封的内容都非常详细。我了解了每一支球队情况,在信中一一进行了分析,然后贴上邮票放进了邮箱。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种费时费力的方式,但是我的确非常渴望当球队教练,或许采取一些更直接的方式会更好点。几天之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训练结束的我来到布朗大学的收信处,好多好多来自教练们的回复信件。时至今日,回想起这些教练们当时回复我的,向我表达支持和鼓励的信件,依然让我很受触动。

塔拉-范德维尔教练回复我了,帕特-萨默特教练也回复我了,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这些了不起的教练们在信件中都认为我会有光明的未来,她们的意思大概都是女子体育需要我这样的人,让我继续朝着目标努力,不要放弃。这对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鼓舞。

所以毕业之前,我前往锡拉库扎参加了一个助理教练工作的面试,当时面试我的主教练对我说,正是因为那封自荐信我才有了来面试的机会。他对我说:“看了那封信之后,我找不到不给你打电话的理由。”于是我顺利得到了这份工作,大学毕业后便开始了执教生涯,一直执教到了今天。

骑士队找到我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找新工作,我享受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执教的日子,和学生运动员建立的深厚感情也是我会用一辈子去维系和珍惜的,还有一起工作过的教练们,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家人一样。

又要说回到前文提到的媒体经常问我的问题,如果不是我主动去找的,为什么NBA球队会找到我?为什么他们愿意在这个时候提供给我一份教练的工作?主要有两个原因,从第一个开始说吧。告诉你,我是一个数据狂,球员号码、姓名、数据这些资料我保留了很多,我骨子里就是个“书呆子”。还有一个数字,我一直记得很清楚:5——上赛季NBA有五名女性担任教练岗位,我一直认为自己将来有一天能在NBA里执教。

我没有疯,我也不是个自大不切实际的人,事实是没有人跟我说你做不到。相反的,一些我尊敬的伟大教练反而认为我可以,生活里有这样一些愿意相信你能力的人很重要。我的父母、我的大学队友,还有一位说出来你可能不信:NBA总裁亚当-萧华。

几年前,我在纽约的一次会议上见到了总裁萧华,会议谈论的是NBA里女性未来的发展前景。他在女性还没进入NBA之前,就明确表达了要推动联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他清楚地预见了如果给予机会,女性会给联盟带来的价值。当时我还不清楚他要怎么去实现,不知道我的职业生涯会不会受到影响。

所以春天的时候,骑士总经理科比-奥尔特曼说想找我谈谈的时候,我心里对话题的内容大概就有数了。最近,骑士雇佣了贝莱茵教练来领导球队,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是什么。但是和我的那次对话深度远非一般关于女性教练话题的交流能比,我们聊到了女性教练在NBA的前景、联盟多元化发展以及女性在男性主导的运动中应该承担的职务和责任。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话突然直入主题。大概总结一下当时奥尔特曼经理的话,他说:“我们想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打造一支全新的骑士队,需要强大的文化底蕴做支撑。通过球员发展和创新脱颖而出,打造一支由贝莱茵教练和他的教练团队领导的队伍。”

之后,奥尔特曼经理说了一句出乎我意料的话:“我研究过你的履历,清楚你取得的那些成就,所以我认为你可以帮助到我们球队,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是否加入我们。”

天呐,那句话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的梦想实现了,真真切切地实现了。但是除了教练的工作,我还是一位母亲,我必须将家庭和孩子方面的因素考虑进来。于是我和奥尔特曼经理、贝莱茵教练聊了一些此前没谈及的内容,包括篮球方面更深入的探讨,以及我就职的一些要求,我对他们说:“因为要照顾儿子的原因,可能得提出一些你们没有听过的要求。”

他们很认真地聆听了我的要求,贝莱茵教练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们会共同寻找出一个解决办法。”他并没有不加思索地答应我,而是说整个团队会一起协商,寻找解决办法。这句话让我明白了他理解我的苦衷,整支团队也理解我。从那时候起,我对这份工作更加充满期待,不仅仅因为这是NBA的教练岗位,更重要的是团队里的人都非常棒。我越去认真考虑加盟骑士教练组这件事,越绕不开那些历史问题,关于女性传统观念的,但是这也恰恰是我想加入其中的原因之一。

伯克利的执教生涯我很满意,既能帮助那些年轻姑娘们成长,又能获得学位。所以我如果决定离开的话,必须要去做一些意义更加重大的事。进入NBA,成为这个男性主导的联盟中为数不多的女性教练之一,或许能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的确我个人能力是有限的,但是起码接手这份工作后,我能激励到那些有着同样梦想的年轻女生,不要认为实现的女性不多就觉得自己没有机会,我就是他们的标杆和榜样。我的经历能让她们明白,在WNBA打球以及在NBA里执教,这些都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人们需要看到一些人做成了某件事,才会激发出他们也想做到这些事的信念。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不得不辞去实力前五的女子篮球大学里的主教练工作,进入NBA从助教做起。只有我做到了,才会有更多的人踩着我的脚印前赴后继地实现同样的壮举。所以我做的这些事,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迈出勇敢的一步,追寻人生更多的可能性。而且在我看来,这些不仅能促进女性进步,等拥有了更高的舞台更大的平台,随着而来更大的影响力会促进更多事物的发展。甚至能影响到男性的认知和行为,不是吗?

陈词滥调的东西我们听得太多了,女性无法像男性一样执教,他们不能进入更衣室,不会得到运动员尊重,永远无法替代一名男性教练的角色等等这些思想保守的人提出的可笑观点。这些愚蠢的想法可笑至极,既不合理,也不符合逻辑,甚至会厌恶自己想去回击他们的想法。每当想到自己得到NBA教练的工作,让那些思想保守的人张不开嘴,就感觉开心到不行。

当然,我能做的远不止于此,我坚信如今从事的这份工作能给更多的年轻人们带来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从一名女教练上学不到东西,这样的想法是很荒谬的。战术方面我已经浸淫了20年有余,20年里我一直在努力寻找提升队伍实力和球员能力的方法。场下我同样能帮助他们,挖掘他们所有的潜力,给他们提供更多的选择。我来到这支球队,很大程度上的意义在于给他们带来有价值的新视角,就像我成为其他女生们的奋斗榜样一样有价值。

成为一名有影响力的教练先决条件肯定和性别没有关系,首先你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让球员们知道你如何能帮助他们变得更好。你还需要知道如何与球员建立关系,把他们当做朋友相处,而不是视为运动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得到球员们的信任以及保持真实坦诚的态度,球员不会介意你的性别是男是女,但是他们一定会在乎能不能完全信任你。

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接下这份工作的初衷,就是成为一名更好的教练。有时我会满足于执教生涯中的成就,进而不逼着自己寻求进步。我相信当你越想要成功,你就越能锻炼自己的能力,所以我接受了这份工作,接下了这样一个挑战。

执教方面,很明显我比两个月之前的自己更厉害了,也就意味着我作为标杆的影响力也更大了。在贝莱茵教练和团队其他成员的帮助下,我每一天都能有所进步,我有什么理由不变得更好呢?每天和这些篮球方面最杰出的人一起工作,你要明白我一定具备了变强的条件。骑士的更衣室和我之前的球队不同,起码之前我能够很轻易找到任何一个通道。环境在变,可篮球并没有变,战术板上的符号没有变,场上场下的汗水和努力没有变,想要进步的动力没有变,想帮助所有球员以及整支球队的想法没有变,想达到没人企及的高度成就伟大的信念没有变……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NBA的原因!

原文:Lindsay Gottlieb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