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凯尔-洛瑞:并非弱者的故事

2019-10-26 19:02:50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一直有人要我谈谈当时的感觉:赢下第一座总冠军奖杯是什么样的感觉?

看起来很简单回答的问题,毕竟我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为了这第一座总冠军奖杯奋斗,可实际上真的很难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当你为了比赛付出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后,对总冠军的渴望就会牵扯到更多的情绪。我曾经体会过,越接近成功你反而会越绝望的感觉,当你发现冠军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随之而来的痛苦是无法估量的。

高中时期,我没赢过冠军,高四球队在天主教联盟总决赛上败北;大学时期,作为维拉诺瓦大学大一新生,NCAA锦标赛中输给了北卡,大二又输给了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击败我们的两支队伍最后都拿下了NCAA总冠军。行吧,之后我进入了NBA,这么说吧,十年前你告诉别人,凯尔-洛瑞会帮助多伦多猛龙拿下NBA总冠军,可能别人不知道这故事的哪一部分更可笑。

至今我仍无法描述拿下总冠军的感受,可能因为我还沉浸在其中,我还需要时间慢慢消化。我想说的是,这样特殊的时刻,虽然我无法准确描述它的意义和我的感受,但是我清楚这是属于我的时刻,同样属于我的家人、队友、教练以及多伦多这座城,这是最重要的。

好的,说到这里可能又有人会问:作为卫冕冠军,你们得到足够的尊重了吗?

当然没有!我会在乎吗?

当然不会!谈不上在乎。

这不是一件新鲜事,外界对猛龙队一直缺乏应有的尊重,因为我们是联盟里唯一一支加拿大球队,从我来到这里之后,一直是这样。夺冠的道路漫长且艰辛,对我对整支队伍都是一样,可我们的确做到了。每个人都可以高谈阔论、指手画脚,但事实是什么?请你们记住:我们是总冠军,一路披荆斩棘,无人可挡。无论你们说什么,我们是总冠军。

人们喜欢去否定去质疑,而我从来不愿意成为不被看好的角色。很多言论听起来就像,我们拿下总冠军完全是因为幸运女神的眷顾。请别本末倒置,对于所有进入NBA的球员,能实现儿时的梦想都需要运气,而在NBA里站稳脚跟,这完全不可能用运气好一以概之。更何况拿下顶尖联赛的总冠军,运气好的言论是否可笑了些,这是砥砺前行的过程。

想听听我这个“弱者”的故事吗?我从全美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走出来,拿到了维拉诺瓦大学4年的奖学金。弱者?运气好?这在我家乡简直是奇迹。涉及篮球的故事,无论舞台或者场面有多大,无论结局是好是坏,都谈不上真正的压力。篮球给我的感觉如梦幻一般,而真正的压力应该来源于生活。

什么叫压力?压力是大雪天在雪地里咬牙坚持步行数英里,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出行方式。压力是我要苦苦等候接受WIC项目(针对妇女、婴儿和儿童的营养补充项目)援助的表妹,这样我才能喝到牛奶,运气好的话还能有果汁喝。压力是你的妈妈不得不同时打两份工,还要抽身照顾孩子,只有这样她的孩子才不用走向坟墓或者监狱。这就是真正的生活。

而篮球又是什么?它一直是个避风港,比赛再紧张再难打也谈不上压力。成长环境塑造了我的比赛风格,小时候我常在费城北部打街球,那里也是我念书的地方。比我大五岁的哥哥朗尼一直确保和我同队,作为场上年纪最小的球员,队友和对手都比你高大强壮的时候,你的任务就很简单了。卖力拼抢、不畏挑战、飞身救球、掩护队友以及尽量不要投篮,投了就要进。当然最重要的还要保持坚韧,这没得选择,幸运的是我的坚韧与生俱来。不需要刻意不需要努力,保持坚韧对我而言很简单,这一点可能遗传的我奶奶。今年早些时候她去世了,她是我的家人,奶奶的离世让我很痛苦。我们祖孙俩性格很像,很有棱角,她对家里所有人都很照顾,所有事都为我们着想。

奶奶可不好糊弄,记得小学时候打过一次架,那天一放学我就被送到校长办公室,当时我脑海里想的只有一个:完了,回去奶奶要打我屁股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校长办公室里,校长对我说:“洛瑞,这件事很严重,你要被休学了。”我第一反应是:“怎么样都可以,但请你不要告诉我的奶奶,求你不要给她打电话。”

回家的路上,我感觉自己就像在走进墓地。妈妈一直都不怎么管教我,而奶奶非常严厉,被她知道我一定完了。一到家,奶奶早在那等着我了,我感受到她眼神的寒意,也永远忘不了她对我说的话:“嗯,你打赢了吗?”我不清楚奶奶的意图,唯唯诺诺地点了头:“额,赢了。”奶奶这时候竟然笑了,随口说了句:“好吧。”

事情就是这样,之前因为一些无意的过失奶奶反而严厉地惩罚了我,这一次她却没有追究。一直以来我都无法理解奶奶的做法,直到我成为了一名父亲,我对奶奶的想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她想教会我坚强,这样的做法对吗?可能很少有人选择这样的教育方式,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方式和表达爱意的方法,去教会你成为更好的人。

不要打架!如果打了呢?赢下来!

我为家乡感到骄傲,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可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中成长起来,信任是很难学会的东西。对于身处绝境的人们,信任他人无异于奢侈品,他们承担不起。所以当你身处不利的环境中,你会觉得孤独如影随形,当我离开家乡来到NBA时,起初我真的很难和队友建立起信任,而这又是一支成功球队必不可少的。

让我很难和周围人建立信任的一部分原因,是我被孟菲斯灰熊选中后很快就认识到NBA商业的一面。作为新秀的我以为自己是球队的未来,然而一年后球队当着我的面在选秀大会上选中了迈克-康利。这个决定蛮不错,康利至今仍然是联盟中最优秀的球员之一,但当时我不会这么想。我根本没有想到灰熊会再选一名控卫,当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我明白了NBA里根本不存在绝对的保证。

被灰熊交易之后,我迫不及待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训练得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努力,为的是能赢得更多的出场时间和应有的尊重。凯文-麦克海尔成为球队主教练之后,我正打出职业生涯表现最棒的赛季。然而之后我的心态出了问题,我认为自己打出了那么棒的赛季,理应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更高的球队地位。可教练却不这么想,他对我更加严厉,可以说全队最严厉。那时候我还无法理解教练的想法,我不知道原来教练已经发现我的优秀和强硬,他想再逼我一把,让我有更多的成长空间。

这一切当时的我根本不了解,我只是在困惑教练为什么对我如此苛刻,怎么做都不满意。其实很简单,麦克海尔教练希望我变得更好。再然后我被交易到了多伦多,感觉自己被放逐了。来之前我对多伦多这座城市一无所知,我也懒得去了解,起初我只把这里当做下一个机会来临前的临时落脚点。很快我明白了自己错得一塌糊涂,多伦多不是临时落脚点,我爱上了这座城市,球迷的热情让我倍感温暖,他们需要一位强者,带领他们拿下总冠军的球员。

猛龙职业生涯初期的时候,球队里的人都清楚很难有人能将这支队伍团结在一起,因为很多人都是被其他队伍抛弃的。很快我们达成了共识,我们要为彼此而战,而且我遇到了德玛尔-德罗赞,他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也是一名全明星球员。德罗赞来了之后,我充满了信心,我们终于能闹出点动静了。

为了拿下这座总冠军奖杯,我们牺牲了很多东西,放弃了许多想一起捧起奖杯的铁兄弟们,这曾经是我们共同的梦想和寄托。我们告别了凯西教练、交易了德罗赞和瓦兰丘纳斯,谁都清楚这是商业联盟的一部分,但那种被抽离的痛苦真真切切的存在。付出沉重的代价之后,我们组建起了夺冠阵容,我成了队伍里资格最老的球员。是的,我们还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关键时刻占到了“便宜”,对阵费城76人的抢七大战命中了一记在篮筐上弹了3、4次的绝杀球。为了实现冠军梦,我们在对的时间做了该做的事情,当所有的泪水、汗水、欢乐和痛苦都成为过去后,只剩下一件事有意义:我们是总冠军!

除此之外,我还坚信一座总冠军并不能满足我,和旅途的终点相比这更像是崭新的起点。冠军会激励我们,冠军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我们清楚如何得到它,以及得到它是怎样的感觉。总冠军有瘾,尝过一次就忘怀不了,逼着自己竭尽全力再去感受一次。这会是新赛季一直鞭策我的想法,所以我才会在夺冠一周后,就早早爬起来钻进健身房闷头训练。我们同样期待颁发冠军戒指的夜晚,为什么不呢?一旦冠军旗帜挂上球馆横梁上,我们就应该翻篇了,去争取下一面和下下一面旗帜。因为既得的荣耀溜不走,它会永远留在猛龙主场的上空。

上个月,我把奥布莱恩杯带回了家,有一回我两个孩子都在玩。小儿子围着奖杯又跑又跳,把奖杯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大儿子只是用着惊讶的眼光看着那座奖杯,可能是在纳闷这个金闪闪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里。未来的某一天,等他们长大些,我会告诉他们这个金闪闪的东西是怎么来的。故事很漫长很精彩,事实也不会改变。

多伦多猛龙——NBA总冠军

凯尔-洛瑞——NBA总冠军

恒久不变!

原文:Kyle Lowry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