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麦科勒姆回忆上赛季季后赛:撕裂之城波特兰

2019-11-07 15:57:21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我至今仍然无法相信利拉德命中了那记绝杀,整个休赛期我都在回顾上赛季季后赛,现在我还想聊聊那记绝杀。当然,我知道利拉德的确做到了,从几乎是半场中圈的位置,压哨命中了超远三分绝杀,终结了那轮系列赛。这就是他的所作所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冷血杀手。

利拉德在我们的主场摩达中心,在全世界最棒的篮球迷面前,奉献了传奇的表演。我曾经无数次见过这座场馆沸腾,2008年布兰登-罗伊绝杀火箭,2014年利拉德绝杀火箭,甚至是每一场主场比赛摩达中心都会沸腾起来,球迷们会为了一场11月中旬的常规赛早早地起床。回想起上赛季利拉德绝杀雷霆那一球,球馆的气氛瞬间炸破天际,我一度以为要地震,感觉太强烈了。

考虑到最终我们在西部决赛中被金州勇士淘汰,这些瞬间将来也会逐渐被忘记。关于一个赛季最后的记忆定格在西部决赛被横扫出局,全队落寞地走下球场,而且还是在这么多日以继夜为我们呐喊的球迷的见证下离开,我们怎么来到西部决赛的舞台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那些伟大的瞬间也很容易消逝。

常规赛53胜,季后赛首轮凭借利拉德的绝杀,淘汰了俄克拉荷马雷霆。第二轮第三场和丹佛掘金鏖战了4个加时赢下比赛,那场比赛我不相信哪位球迷会提前离开摩达中心。第六场比赛我们带着大比分2比3的落后回到主场,面临被淘汰的局面,我们挺住了。第七场客场生死战,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我们找到了赢球的方法,顺利地逆转拿下了比赛。

休赛期我的训练主旋律就是从上赛季的经历中取得成长,你必须不断地去学习如何在这个联盟里赢球,这需要一个过程。有目标想赢得NBA总冠军很不错,但除非你亲身经历过失败的痛苦和绝望,否则你很难真的明白如何才能拿下总冠军。上个赛季我认为我们已经明白了总冠军需要付出什么,遗憾的是距离总决赛仅有一步之遥的我们还是差了一点。和勇士的系列赛我们没能保持整场比赛的战术执行,尤其是第四节,精神力匹配不上勇士的强度,我们油箱里的油似乎耗尽了,赛季也随之结束。

距离总决赛,似乎我们还欠缺些什么,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新赛季我们的机会更成熟了,信心也更充足。我们不缺乏经验,拥有出色的领导团队,还有许多适应得不错的新援,我认为这些都是能帮助球队更进一步的有利条件。更重要的是,我们依然拥有最强大的武器:撕裂之城波特兰。

此前我说过一遍,现在我要再说一遍:波特兰的球迷是全世界最棒的球迷。不单单是因为他们会我们呐喊,会让整座球馆沸腾起来,这些都是很表面的东西。很久以前,在我来这里之前开拓者的比赛就是这座城市的盛事,从西德尼-威克斯时代开始,从比尔-沃顿时代开始,从滑翔机德雷克斯勒时代开始。长久以来,篮球都是波特兰最重要的体育运动,整座城市都为这支球队倾注了心血。可能有部分原因是波特兰在太平洋西北部被孤立了,好像这里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距离都很遥远,甚至会有纽约到波特兰国际机场的距离和到英国伦敦的距离差不多的错觉。

刚来俄勒冈州的时候,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即使现在我和家乡人谈及这里,他们对俄勒冈州仍然不怎么了解。我来自俄亥俄州坎顿市,大学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里海大学读书。我永远忘不了2013年6月我来波特兰参加球队选秀前的试训,那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在波特兰国际机场降落后,驶过一座桥后便进入了市区,右手边远处能隐约看见三座山峰,以及小桥和河流。当时是夏天,太阳还没落山,所有的景色都很绿色清新,人们都还在户外游玩,整座城市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那一瞬间,我有了在这里定居的念头,那时候我还不明白这座城市和开拓者球队之间有多么深的联系。

我已经记不清我去市区逛过多少回,大老远就能看到那里有些人纹着黑红相间(开拓者配色)的风车文身。我常常会步行到市区的RingSide牛排馆或者一家我喜欢的茶点店,那里也有很多在小腿上纹风车文身的家伙,或者纹在脚踝上的女孩。我去餐厅吃晚饭的时候,时不时会有人礼貌地过来打招呼:“嗨,很抱歉打扰到你,但是……”然后他会卷起衬衫的袖子,将风车文身展示给我看,然后说:“我很多年前就有了这个文身,一直在支持你们,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很感激你对这座城市的贡献。”

点完餐去到座位上等待的时候,我就会想:伙计,我是有多幸运才有机会在这么棒的地方打球,还有着这么棒的球迷支持。开拓者是波特兰这座城市的代名词,撕裂之城、玫瑰城市、树桩城、PDX(波特兰国际机场的代码)、THE 503(波特兰电话区号)等等,这座城市有着很多的昵称。无论怎么去称呼它,波特兰在我眼里都是“家”的存在。

我能准确说出是什么时候,自己意识到成为一名开拓者意味着什么。那年是我的新秀赛季,赛季开始前的训练营最后一天,我的脚骨折了。结束赛季初的两场客场比赛后,我们回到了主场摩达中心准备主场赛季揭幕战。即使那场比赛我因伤打不了,但是赛前热身的时候还是播报了我的名字。现场一喊出我的名字,整座球馆就沸腾了,我便站起来鼓掌感谢球迷的支持,当时的我甚至都没有穿着开拓者球衣登场。

每每想到那个场景,我都会止不住地颤抖。我来自不知名的小镇,读着不知名的学校,里海大学的体育馆仅能容纳5000人。所以当自己的名字响彻球馆,20000名球迷向我展示他们的爱意,带给我的感触是压倒性的,感觉就像整座城市从我的背后给予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我加入他们的大家庭。我被球迷们的激情点燃了,从看台的人群中得到了巨大的动力。现在我明白了这些东西是摩达中心专属的,玫瑰花园独有的。伙计,当时我真的想脱掉保护靴跳进球场,是真的想。从那时候起,我明白了自己会为了波特兰的人们去奋斗,因为他们已经展示了他们会永远支持着我。

老实说,这样的球迷群体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球队管理层的决定,以及具体的引援计划。我们打球的方式和拼搏的精神都跟波特兰的人们如此得相似,工作是放在第一位的。在波特兰,只有勤勤恳恳地工作才能得到你需要的一切:咖啡、甜甜圈、风车文身或者是三月份穿上法兰绒衬衫和帽子,你会为此而感到骄傲自豪的。这些精神塑造了波特兰这座城市以及开拓者这支球队,这就是波特兰城市里的基因。

上赛季西部决赛第四场,被勇士横扫后离开球场可能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事情。身影渐渐消失在球员通道尽头,魂不守舍地走进更衣室,我知道我们距离总决赛只差了4场胜利,然后失败了。而且我十分清楚自己和队友们沉默地坐在更衣室里时,摩达中心里的球迷也正落寞沮丧地一一离场,就像一只被放气逐渐瘪下去的气球,我永远忘不了自己当时的感受。斯托茨教练走了进来,打破了更衣室死一般的沉寂。他向团队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内容是积极的,感谢和赞扬我们所做的一切。我还记得乔迪-艾伦也来更衣室了,追忆了逝去的老板艾伦先生,说他会为我们整个赛季的成就感到骄傲,球迷、球队管理层和我们的家人也会为球队一整年展现出来的韧性和团结感到骄傲。后来我遇到的每位开拓者球迷都大致向我们传达了类似的态度,我清楚他们会失望,因为我们也失望。季后赛中起起伏伏,有过利拉德绝杀晋级的高潮,也有西部决赛被横扫的低谷,但是我们需要从这些经历中提取积极的部分,更好地准备新赛季,迈开新的脚步。

休赛期所有的话题都在围绕洛杉矶快船和洛杉矶湖人、勒布朗-詹姆斯和安东尼-戴维斯、卡哇伊-莱昂纳德和保罗-乔治,没问题。这两支球队新赛季会成就伟大,而我们想实现突破打进总决赛,就必须跨过这两支队伍。休斯顿火箭得到威少之后变得更强,金州勇士仍然是一支危险的队伍,丹佛掘金和犹他爵士也不是省油的灯。是的,西部赛区竞争太激烈了。

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说出要以赢得总冠军为目标时可能会有点犹豫。夺冠一直是我们的目标,只是很少会口头上说出来。可能一部分原因是,在除波特兰媒体以外的其他媒体,我们从来不是争冠队伍之一,好像我们夺冠是得不到人们的允许一样。

好吧,现在我想告诉你,开拓者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允许,我们的目标就是总冠军。不是朝着这个目标努力,而是就要打进总决赛赢下所有的东西。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我们清楚夺冠需要什么,也清楚我们有什么。我们有需要的阵容、需要的教练、需要的心态和需要的球迷,我们拥有夺冠所需要的一切条件。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拿下它。

原文:C.J. McCollum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