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库兹马谈种族主义:更优质的教育是唯一出路

2020-07-01 18:05:22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我的家乡是密歇根州弗林特,从小跟母亲在一起长大。家附近的邻居很多都是黑人,算是社会里的蓝领阶层。我的母亲是白人,父亲是黑人,所以作为混血的我小时候对自己的身份认知有过障碍。邻居家的那些黑人孩子不认为我和他们是一类人,上了本特利高中之后,我又成了那所全是白人学生的学校里唯一的黑人。我的身边从来不缺乏种族主义的言论,种族歧视相关的笑话听过的不比别人少。

似乎每个人都不在乎我这个人怎样,而是我的皮肤是什么颜色。我相信像我这样的混血孩子都有过类似的经历,黑人孩子不接纳你,白人孩子又排挤你。而你因为太小,并不能完全明白背后种族主义的问题,你能感受到的就是黑人认为你只有一半和他们一样,白人认为你就是彻头彻尾的黑鬼。直到读高中的时候,都不乏那些当着我面称呼我为黑鬼的人。所以,事实就是这样,从我自身的成长经历来看,我面临着双重的种族问题。

我还知道母亲的家人一直都反对她和一位黑人生下我,但母亲却没和我说起过这些事,她只告诉过我要给予他人爱,以后要倡导平等的观念。这是母亲从小就告诫我的事情,所以今天我想说一句:我们归根结底都是同样的人,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以人类这样一个共同的身份去生活。不过我也明白,这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除非这些白人能真正明白非裔美国人过去经历了什么,如今的生活是怎样的,以及未来面临着什么。

我看到大家团结起来去游行,我看到人们对改变现状的渴望,不过在此之前要弄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些不愿意提及的东西,也许因为担心说出来会受到迫害,又或者儿时经历过一些精神创伤。美国同样是如此,种族问题就是大家不愿意提及的东西,但是你不能否认它存在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种族问题存在于法律、经济、社交的每一个角落里,无孔不入。更为重要的是,经过系统性的压迫,种族问题已经存在很多很多年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根深蒂固。所以一些白人们不要总是说自己的内心或者思维模式里不存在种族主义,他们需要明白整个社会系统都存在问题,你觉得不存在那是因为你正从中获利。

关于白人的这种特权,有个比喻非常贴切。每个白人好像生来就有个万能背包,当你需要帮助时便可以打开那个背包,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免罪卡、工作机会、健康津贴和房屋贷款等等。当然,黑人也能得到这些东西,但是过程可没有打开一个背包那样简单。如果你记忆力还不错的话,可以回想一下美国每次的经济和健康问题,总是黑人社区的生活水平变得更加糟糕些,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十几年前次贷危机、卡特里娜飓风和这次的新冠疫情。

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房地产市场崩盘,黑人社区遭到巨大打击。黑人是第一批失去工作的人,同样失业率也是最高的。危机之后,政府给大部分的国民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方便他们恢复正常生活,除了黑人。2008年次贷危机经济衰退,我当时还是青少年,印象中家乡弗林特很多人失去了工作。10万人口的城市有接近2万人下岗,这2万人里大部分都是黑人,有的就工作于我家街对面的通用机械。

关于我的家乡弗林特,很多人都知道那里充满着暴力,也缺乏干净的饮用水,没有人来这里投资开发。然而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早在上世纪50-60年代,弗林特是全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汽车工业在密歇根州蓬勃发展,弗林特就是发展得最好的。经济上弗林特再没有找回当时的辉煌,经历过经济衰退后也没有得到国家财政支持,这就是这座城市一直以来的遭遇。除了弗林特之外,美国其他中部小城市的人们都能看到跟随着经济问题到来的种族问题,除非你了解到过去的历史,否则你很难明白乔治-弗洛伊德的事究竟意味着什么。

奴隶制度是种族主义背后的根源,奴隶制的故事在白人群体里流传了数个世纪。曾经的联合政府副总统发表过一个“基石演说”,他也在内战时期坚决捍卫奴隶制度。在他的演说里认定一个观点,白人天生比黑人高等,黑人生来就应该成为奴隶。他是这么说的:“新政府的根基和基石已经确立,那就是黑鬼和白人不平等。”

1865年内战结束了,黑人奴隶被解放,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种族主义立刻就消失了,黑人迎来了自由,没有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于当时国家的白人来说,黑人的自由对他们来说是种恐惧。他们希望奴隶制能继续下去,甚至参议员和掌权者都这样认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也是这么认为。所以结束奴隶制度后制定的很多法律,并没有帮助黑人摆脱困境。看看宪法修正案里怎么说的吧,虽然废除了奴隶制,但是存在一条特例,对罪犯进行惩罚时可以强制其劳动。其实这条法案说的是:好的,黑人们如今自由了,但是如果成为了罪犯他们就不自由了。所以让我们把他们变成罪犯把,让我们把法律制定得让黑人更容易触犯一点吧。再看看尼克森和里根总统任职期间怎么对待毒品的吧,难道所有的毒品都对社会有很大危害吗?并不是,只是因为毒品在黑人社区里很流行,所以只要发现你持有一丁点的大麻,那么你就成为了罪犯。你发现问题的所在了吗?你明白我为什么说种族主义是系统性的问题了吗?你觉得弗洛伊德的事情只是暴露出警察的问题吗?事实情况远不止于此。

我的祖母本身就是弗林特警察局里的一位中尉,所以我知道有许多优秀的警察。可即使我的祖母是警察,也不能改变以黑人身份出现的我时刻会引起警察特别关注的事实。无论是否出名,就算我是篮球运动员,路边停车时也会担心;如果行驶过程中后面有警车跟着,那我不得不一直通过后视镜观察他们。这些都是黑人在种族主义社会中生存的一些缩影,本应该保护我们的警察让我们感到恐惧。我不是种族问题方面的专家,没办法通过严密的分析,并做出个PPT告诉你们问题背后的原因。我只是分享一些个人经历和感受,作为一名运动员,我有责任说出这些话,让人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非裔美国人在这个种族主义社会的经历是不可思议的,一开始是坐着船戴着手链脚链来到这里,然后如今这些人中出现了很多亿万富翁,也建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还有很多人去模仿他们。这是一种令人惊讶的转变,不过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其实在我看来,目前是美国长久以来最团结的一个时期。游行的队伍里有很多白人,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如果所有参与游行的人都满怀真诚,那么这绝对是历史性的时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白人意识到种族问题的存在,意识到社会需要做出改变。游行的早期队伍里只有黑人,主要就是反对警察暴行和歧视黑人。如今越来越多的白人加入了我们,甚至商业领域也表态支持,没有人想被矛头所指,所有人都意识到应该做些什么。

我不希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有人停下来,之前黑人遇害之后,大家都会说一句黑人的命也是命,然后回去过自己的生活,该工作的工作。然而这一次,我希望能有些实质性的改变。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我认为我们要做到继续发声、抗议和游行,坚持要求改变;此外,在选举日当天,我们也要继续提出这样的诉求。只是把钱扔进警察局而不是健康和教育事业的人不应该当选,没办法带来实质性改变的人不应该当选。我正在推动一个项目,帮助大家明确今年每个州的选举举办地,从而更好地发声提出诉求。

从我自身而言,对我改变最大的就是接受教育,所以我们不能停止接受教育。想想奴隶制存在的时候,白人最害怕的就是黑人接受教育,害怕我们会读书写字,有自己想法,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会要求投票的权利。只有这样,黑人才能真正站起来;只有不断接受更优质的教育,黑人才能迎来最终的自由,这也将会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原文:Kyle Kuzma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