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基利安-海耶斯:从梦想到目标的过程

2020-11-20 16:14:16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原文发表于选秀大会前,基利安-海耶斯已经被活塞用7号签选中)

奥兰多的环球商业街曾经有家官方NBA商店,对当时六岁的我而言,那里可能就是天堂。店门外有座特别高大的詹姆斯雕像,店内是一排又一排的球衣,篮球从地板堆到了天花板上,我真的想挨个摸一遍。我一直在店里晃悠,把球衣挨个摸一遍,翻过来看看后背上印的都是谁的名字:JAMES、BRYANT、NOWITZKI……

我会把父亲喊来,告诉他我最喜欢哪一件,我能在NBA官方店里待上一整天。之所以对我而言那里如此特别,是因为回到法国的家里后就没有这种地方了。我父亲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效力法国南特郊外的一个俱乐部,休赛期的时候他会带我一起来美国。去到父亲在那长大的地方——佛罗里达中部,我也会像个美国孩子一样在那待上几个月。

对的,我出生在佛罗里达,但是在法国长大,我父亲打球地方的距离NBA好像有一百万英里那么远。念小学的时候,每天放学母亲会在四点来接我回家。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作业飞速写完,等到没人用电脑的时候开始网上冲浪。这就是我以前了解NBA的方式,通过油管,我看了无数个小时的比赛和最喜欢的球星集锦,像是詹姆斯和韦德。如果我现在去翻我过去的浏览记录,肯定会出现成页成页的“2008-09赛季最佳过人”和“NBA跳投集锦”这样的链接。

我很少甚至几乎没有看过一场完整的比赛,看的都是集锦。所以我的印象里这些球星在球场上无所不能,一个个强得不可思议。这就是为什么我走进奥兰多NBA官方商店,摸到那些球衣就像摸到超人斗篷一样。我最喜欢的就是店内墙壁上的球星手印,有科比和詹姆斯的,最疯狂的是连奥尼尔都有,估计奥尼尔的手印能放进去我五只手。奥尼尔对奥兰多而言意义非凡,你能在那家店里看到到处都是他的照片,球衣也挂满了各个角落。佛罗里达的篮球氛围,让我为出生在这里而感到自豪。

因为我出生在美国,父亲的家乡也是美国,所以我会感觉自己是美国篮球的一部分,比起在法国一起打球的其他孩子离美国篮球更近。即使我还是个7、8岁的孩子,在班级里自我介绍时都会说:“大家好,我是基利安-海耶斯,来自佛罗里达莱克兰。”

我念的小学就在家附近,同学基本都住在一个社区。放学后不是看NBA集锦,就是和小伙伴出去踢足球。不过我从来没有加入过一支正规足球队,因为只要我将手放进奥尼尔的手印里,我就明白我想永远打篮球,而周围的人却几乎都在踢足球。班里的同学也是一样,讨论的是罗纳尔多和梅西,而不是詹姆斯和科比。

但是我想说澄清一件事,法国绝对也是一个篮球国度。我们和其他欧洲国家不太一样,当然我们也不是美国,不过法国的的确确有着伟大的篮球文化。我是从父亲的比赛里感受到这一点的,他们的比赛更像是足球冠军联赛的氛围,而不是NBA的比赛。人们喜欢精彩的足球动作,同样也喜欢炸裂的灌篮。

母亲很忙的时候,我放学后就会去看父亲训练,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父亲会帮我调低篮框,然后把我举起来让我扣篮。长大一点后,又会带着我一起训练。父亲身材很高大,足足有6尺6寸体重230磅。所以他并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直到几年前我才能背身打他。父亲会激励我,但是从来不逼着我打篮球。他在美国打过大学篮球,我知道父亲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没有机会打进NBA,只能前往欧洲联赛打拼证明自己。他比大多数人都要了解篮球比赛,了解世界各地的篮球氛围。

我想父亲肯定知道,如果我真的想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那么首要条件就是要热爱篮球,还必须为其要愿意整天泡在健身房里,享受训练的过程。等到我11、12岁的时候,父亲从我身上看到了这份热爱,看出我是一个坚定的人。后来夏天回到美国的时候,我们会去一些中心打比赛,面对比我年长的优秀球员我也有不错的表现,从那时起我明白自己可以打得很好。

当然,我的梦想不仅仅是一直打篮球这么简单。那些油管上的视频和环球商业街的记忆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的梦想是打进NBA,即使我清楚从欧洲小镇到NBA选秀大会的道路有多么艰辛。

我14岁的时候父亲考虑回到佛罗里达,让我打一些更专业的比赛。我们也谈到了让我去读一所美国优质的高中,为大学篮球做准备。我想去,真的非常想。我已经在网络上看过非常多麦当劳全美明星赛、大型AAU锦标赛,以及其他一些不同的青少年篮球活动视频。外界的关注度很高,这些人都是从不同大学里挑出来,这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但是最后父母和我讨论了很多种方案,并不包括去美国。

不可否认我当时有一些失落,不过我也能理解。我相信父亲和他在美国高中和大学打球的经验,不是说那里不好或者不能培养出优秀的球员。事实上很多超级球星都是那个体系培养出来的,只是父亲觉得对我而言,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职业球员更加重要。父亲是这么说的:“那些五星级的评级和宣传视频并不意味着你就能进入NBA,如果不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这些都没有意义。”

讨论的最后决定权还是在我自己手中,考虑了摆在我面前所有的选择之后,我决定留在法国,学习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16岁的时候我打了人生中第一场职业比赛,大部分我那个年纪的孩子还在读高中的低年级,而我已经开始为了生计,在俱乐部面对成年人打上了真正的比赛。法国的球队靠着打进季后赛的奖金为生,要尽可能不被淘汰,所以每场比赛都很重要,我对比赛的看法也逐渐发生了变化。没有人给你犯规的机会,你也不能打得像个新人。

每当我持球时间过长,或者自己自作主张打一些战术,教练总是会冲我吼。校队里打球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场上更优秀的球员,所以也习惯了偶尔自作主张打一些战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到。但是职业比赛就不行,我不能这么做。这种情况常常让我感到很难受,不过正是这种不舒服的状态,我学习和成长的速度飞快。除了变得更加优秀,我别无选择,如果不能进入轮换阵容我就无球可打。我父亲很清楚这些,而且我认为他也清楚我会勇敢地迎接挑战。

我必须尽快打得更成熟,没有精力去抱怨上场时间,去抱怨没有球权。大家都是在为了生计而打球,这是非常重要的。比我年长的队友们帮了我很多,包括场内和场外。直到18岁我才有资格拿到法国的驾照,所以打职业比赛的前几年都是父母或队友们载着我去训练去比赛。大家都愿意帮助我,因为他们知道我非常在乎这支球队,从我能记事起,我就经常去球馆。我很熟悉这个俱乐部,那里就像个大家庭一样。

我想起了阿卜杜拉耶-恩多耶和沃伦-沃吉伦,他们和我一起开始打的职业比赛,在球场上和举重室里帮助过我很多,同时也教会了我如何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他们让我知道了我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也正是从那时候起,NBA从我的梦想变成了我的目标。也许你认为梦想和目标没有什么区别,其实不然。梦想是一些你在幻想的事情,而目标是你可以去达成的,是一些你清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你需要做的就是去实现它。

于是2019年的时候,我迈出了职业生涯的下一步,决定离开家。我去了德国,效力篮球德甲联赛的乌尔姆通益。这是进一步测试我比赛水平的机会,是一次让我感到更不舒服的机会。欧洲杯的比赛我们碰到了这块大陆上一些顶级的强队,那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看看来自不同地方的队伍不同的打法,非常有意义。

记得小时候看过疯狂三月的高光集锦,感受过座无虚席的看台为了杜克和北卡的比赛陷入疯狂的氛围,当时我认为这就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所以做出留在欧洲的决定很艰难,我想要那种大学比赛的体验。但是如果可以穿越回过去,我会告诉当时的自己,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信心,保持信念,篮球会指引你去到该去的地方。

18岁的我在德国打职业篮球,去过意大利、西班牙等各个国家打比赛。我学到了比我想象中还要多的东西,我对自己当初选择的道路没有感到一丝后悔。所有的这些经历帮助我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好了准备,我要将自己清单里的目标划去一项,我已经做好了成为NBA职业篮球运动员的准备,成长至今的所有努力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有件有意思的事,几天前托尼-帕克在INS上给我发了条私信,他和我打了招呼表示想和我谈谈,给我一些建议。帕克是个传奇人物,有机会能见到他让我感到很吃惊,我也意识到梦想中的一些事情正在慢慢地实现。

选秀前接受NBA球队的采访时,他们都会问我想成为什么类型的球员。我说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梦想:成为一名伟大的职业球员,就像我父亲教导我的那样。我想要成为队友们在更衣室可以依赖的家伙,想要成为球场上的领袖人物。我还告诉了他们,我为自己的成长过程感到自豪。

对了,我想成为法国最优秀的球员之一,就像托尼-帕克一样。目前这还只是梦想,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能把它变成一个目标。

原文:Killian Hayes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