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卡修斯-斯坦利:我希望步行者球迷知晓的九件事

2020-11-20 19:21:57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卡修斯-斯坦利在选秀大会上被步行者用54号签选中)

致印第安纳波利斯,致世界各地的步行者球迷……

真心感谢你们对我的欢迎,昨夜我看过所有的私信邮件,你们的兴奋让我感到热血沸腾。能走到今天真的是非常艰辛的一段旅程,感觉就像上一个章节刚结束,新的篇章已经开始了。所以我想着记录下来一些东西是个不错的决定,留个纪念,同时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或许还能帮助你们了解一下2020年选秀选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以下是我目前的一些想法,以及希望你们了解的东西:

一、我热爱运动。

和你想象中的热爱可能不太一样,准确来说,我是痴迷于此。我和那些长身高速度突飞猛进,然后意识到自己已经有6尺6寸,然后决定打打篮球试试看的家伙完全不一样。我能走到今天,是因为篮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就像呼吸所需的空气一般。

二、有场比赛我一直引以为傲,是高中高年级时候的州半决赛,那场比赛反应出我是什么样的一位球员。

当时我们距离加利福利亚州总决赛只差一步之遥,比赛最后时间里我们还处于落后,胜败取决于最后一个回合。你们是不是以为接下来我要说什么命中绝杀之类的故事?并非如此,不过我的确是球队领袖之一,队里还有杜安-华盛顿,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球员,现在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打球。当时我的确有要投关键球的想法,不过也明白赢球才是第一要义。我们需要分析对方的防守策略,结合自己打法和身体素质上的优势,找到最合理的得分方式。于是我们打了一个杜安创造出投篮空间的战术,我的角色就是当杜安去到一个好的位置,我把球送到他手上。就像格兰特-希尔和克里斯汀-莱特纳之间的配合,不过我们这个难度更大,因为杜安遭遇了双人包夹,我需要跨越两个防守人将球送到他手上。最终我完成了任务,将球精准地送到杜安手中,他也命中了那记投篮,比赛拖进加时。双加时战胜对手后,我们成功挺进了州决赛。

三、我很尊敬前辈。

如果你认为我资历尚浅,不足以和格兰特-希尔相提并论,那么你是对的。希尔和莱特纳之间的配合发生在我出生的七年前,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很尊敬那些传奇前辈们,一直都想从那些老炮身上学习。从小我就属于那种孩子,只要有NBA比赛看,无论新的还是旧的,那个夜晚都会是很有趣的,至今我还是如此。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看了上世纪80年代公牛和老鹰的一场比赛,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触动。相信有的人已经猜出来了,上世纪80年代是乔丹和威尔金斯之间的对决。非常不可思议,这些传奇之间的巅峰对决有多精彩不用我多说了吧。

四、只要我得到机会,我会震惊所有人。

“最后一舞”时期的乔丹很出色,90年代末期的乔丹非常具有标志性。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更喜欢80年代末期年轻瘦长的乔丹,这是历史最佳的历史最佳时期。乔丹的表现太疯狂了,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球在手时乔丹的进攻效率。经常只需两次运球就能到达想去的位置,然后便出手投篮;或者运三次球便直接攻击篮框。一次变相或转身,即使你猜到他下一步要做终结还是防不住。少年时期看过的乔丹比赛录像,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学习过程,我有试着去模仿乔丹。有很多关于我的球探报告,对我的评价非常一般,不过我相信自己会成为令人惊讶的进攻武器,我会在攻防两端都打出高效率的表现。

五、有谣言说我九年级就可以扣篮了,这是假的,我六年级就可以扣了。

准确来说,是升七年级前的夏天,开学前的几天。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学校需要一些志愿者进行开学前的准备,于是我就穿着学校的带领衬衫和卡其色短裤在体育馆里忙来忙去。当然体育馆里少不了篮球,忙乱中一颗篮球就滚了出去。看到那颗球,不知道怎么我就开始发呆了,想起了我要在上初中之前完成扣篮这个目标,我真的非常想要达成。为了能扣篮,整个六年级和七年级前的暑假,我基本都在练习,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球场尝试扣篮。可是无论我尝试多少次,结局都是一样,扣不进或者扣进去又弹出来了。仿佛篮框里有只无形的手在阻止我扣篮一样,或者就是单纯因为我身高不够,总之很艰难。

直到情况出现转机的那一天,我也不知道那天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头天晚上又长高了一点?还是早餐多吃了点麦片?具体有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们一群人在体育馆里的时候,我抓起球开始冲刺,砰的一声就是一记重扣。感觉自己当时就像扣篮大赛上的扎克-拉文,如果让我自己打个分,满分100可能打个97或98分吧。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会来请教我,如何才能扣篮或者跳得更高点,如何增加垂直起跳高度。不知道你们有过那种经历吗,数学课上老师写了一个有点复杂的方程,然后你完全不知道怎么解。你的功课好好做了,数学也并不差,可就是不会做,黑板上写的东西看起来有些超现实。这时候你转头望向身旁的小伙伴,他也在算,然后他突然解出来了。你一脸惊讶地问他:“你是怎么做出来的,兄弟?这个方程怎么解的?”他会告诉你:“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感觉这题并不难啊,我就是做出来了。”这就像扣篮对于我而言一样,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扣篮可能就像黑板上一些复杂的方程,完全搞不懂。不过在我看来,这很简单,我就是做到了,把球扣了进去。

六、对了,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母亲是位疯狂的运动员,她的项目是七项全能。对于不了解的人,我解释一下,七项全能指的是:100米跨栏、跳高、推铅球、200米赛跑、跳远、标枪和800米赛跑。我的母亲太疯狂了,简直不可思议,她是UCLA的全美冠军,参加过世界顶级的赛事,她是我的传奇英雄。我父亲是位体育经纪人,我非常爱他。吹嘘的话我能说上几个小时不带停,不过父亲的确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多说一句,他的弹跳能力是真的不行。

我并不是天才,弹跳能力和运动天赋都是继承的母亲。不过由于很多人都有着性别偏见,所以他们的关注点总是在我父亲身上,身高6尺1寸穿得很老气。也总有人会问我:“你父亲真的在联赛打过球吗?或者打过大学篮球吗?”我的回答:“没有!他既跳不高也扣不了篮,满意了吧。”而我的母亲虽然是全美最佳,但从来无人问津。好好反思一下你们的偏见吧,愚蠢的人们!对了,我要谢谢母亲优质的基因。

七、我为出生于洛杉矶而感到自豪。

洛杉矶出过太多的知名运动员:威斯布鲁克、哈登、德罗赞、陶拉西、朗佐-鲍尔、霍勒迪兄弟俩、约丁-加拿大、扎克-拉文、保罗-乔治、老炮巴郎-戴维斯、谢丽尔和雷吉、泰森-钱德勒、丽莎-莱斯利、保罗-皮尔斯、辛西娅-库珀和尼克-杨。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奥涅卡-奥孔武、拉梅洛-鲍尔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我们年轻的天赋,各种高中和大学排名里都能看到洛杉矶人的名字。

从一起训练到结伴同游,还有在德鲁联赛里培养起来的感情,一起帮助更年轻的一代,洛杉矶篮球圈子里建立起的紧密关系是真实的。关于这些我不想说太多,我知道大家相处互相帮助不掺杂任何利益因素。如果没有威少对我的指导,没有利用他的经验给我指明了方向,没有训练我照顾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通过选秀大会进入了NBA,我真的不知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心怀感激,为出生于洛杉矶而感到自豪。所以我对自己也有着一份期望,有朝一日也要这么帮助后辈,延续洛杉矶篮球伟大的文化。

八、对我参加选秀最有帮助的建议来自于老K教练。

故事很有趣,我联合试训垂直起跳高度为44英寸,我记得很清楚。好像大家都记得很清楚,每次接受采访总会有人问我,关于我弹跳的数据是自2000年后第三高这件事。可能人们都只记住了这个数字,从而对我的印象就是“弹簧人”,除了弹跳什么都不会。

然而,我就是因为弹跳好才进的杜克大学,这些情况我已经经历过一次。虽然有些疯狂,但却是事实。去年初秋,杜克大学季前赛的媒体日,人们都知道了我打破锡安垂直起跳高度的纪录。大一新生的我垂直起跳46英寸,每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当然还有媒体日当天的记者们,反复地问我这些问题。

老K教练明白我对这些事情潜在负面影响的担忧,他将我拉到一旁,说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话。他说:“卡修斯,这(46)不是毫无意义的数字,不是随便一个人在体育馆就能跳出来的高度。你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当你被别人忽视的时候,你有震惊别人的资本;意味着你在后卫位置上能变得更快更高更强;意味着别人需要靠低效率的投篮和艰难的突破得分,你可以在篮框上方高效率作业;你拥有别人羡慕不来的条件,生而为赢。”简单来说就是,46或44不仅仅是个体测数据,更是一个篮球数据。我不是为了跳得高而起跳,我是为了赢球而起跳。

九、让我们出发吧,印第安纳!

就如同我开篇所言一般,这对我既是个重点也是个起点,我难以用言语描述此时我有多么激动,能成为印第安纳社区的一份子让我感到热血沸腾,我要用表现赢得步行者的阵容轮换位置。昨晚收到那么多球迷的私信之后,让我觉得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好了,是时候给这篇文章收个尾了。

感谢你们耐心看到这里,我做好了开始工作的准备,也做好了为了赢球去打拼的准备。

原文:Cassius Stanley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