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被NBA淘汰的球员想重返NBA有多难?坚持一定有结果吗?

2021-03-04 17:30:16 theringer {{info|html}} {{advert|html}}

在NBA,不是每位高顺位新秀进入联盟后都一帆风顺,一些高顺位新秀甚至很难拿到第二份合同。不过这些球员从没有放弃过重新回到NBA,他们甚至愿意改变自己的打法,尼克-斯陶斯卡斯、贾斯丁-帕顿和萨姆-德克尔就是这样的球员,下面是这三位球员的经历和故事。

尼克-斯陶斯卡斯

2018-19赛季是勒布朗-詹姆斯加入湖人的第一个赛季,湖人球迷都期待着詹姆斯带领湖人重返巅峰。然而詹姆斯来到湖人后的首秀被斯陶斯卡斯打乱了,他也成为了这场全美直播比赛里的意外焦点,斯陶斯卡斯全场得到24分帮助开拓者打败湖人。斯陶斯卡斯在之后的一次采访中说:“那是我进入NBA后印象最深刻的比赛之一,我用行动和表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当时我的职业生涯还处于努力在联盟站稳脚跟的阶段。”

加入开拓者之前,斯陶斯卡斯经历了几番波折。2014年他以8号秀的身份加入了国王,新秀赛季球队就换了三次主教练,后来他被交易到76人。在那里待了两年之后他去了篮网,随后斯陶斯卡斯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和开拓者签约。在波特兰的那段时间,斯陶斯卡斯觉得自己已经在联盟站稳脚跟了。那时的他是开拓者有一定轮换时间的替补球员,然而赛季过半他在一周内先后被交易到了三支球队,最后他在骑士打完了那个赛季。斯陶斯卡斯回忆说:“那段时间是我进入联盟后第一次找到归属感,但是后来的事情让我很难接受,我一下就回到了原点,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那个赛季结束后斯陶斯卡斯再次踏上了努力打进NBA的道路,后来他参加了西班牙联赛,但是因为膝盖手术不得不中断比赛。伤愈之后他加入了猛龙发展联盟球队等待进入NBA的机会,像他这样的球员还有很多,许多潜力股仅仅在联盟征战了一段时间后就无人问津了,他们只能选择去海外联赛或者发展联盟打球,他们仍然渴望回到NBA的那一天。

贾斯丁-帕顿

帕顿的职业生涯和斯陶斯卡斯一样波折,大一赛季他凭借优秀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2017年选秀16号新秀的身份。然而脚部伤病毁了他的新秀赛季,等待许久终于伤愈复出后他的另一只脚又受伤了,随后他被多次交易。

对每支球队来说选秀就是一场赌博,有相关数据显示前三顺位之后的球员成为全明星球员的概率为40%左右,但是高顺位新秀在短短几年内就被联盟淘汰也不多见。1990-2010年期间,第8顺位球员的平均职业生涯年龄大概是十年,第16顺位球员的平均职业生涯年龄是九年。帕顿在三年内辗转三支球队(森林狼、76人和雷霆),他一共为这些球队打了9场比赛。

好在帕顿并不觉得球队管理层怀疑过他的潜力,他听到的几乎都是“进步”或者“成熟”之类的评价。泰-吉布森和史蒂文-亚当斯都给过他营养和拉伸运动方面的建议,这两位老将建议帕顿从职业球员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但帕顿当时并没有完全接受这些意见。后来他自我反思时意识到了自己在训练中用力过猛,而且经常在更衣室里和队友进行无意义的吵闹,他说:“几个月后我才真正明白他们的意思,联盟因为疫情停赛期间我也一直在反思自己,老将给我建议的时候我没有仔细理解他们的话,就像对待当年的小学老师一样,多年之后才会醒悟。”

去年三月疫情席卷全美后,发展联盟取消了剩余的所有比赛,当时帕顿只代表雄鹿发展联盟球队打了7场比赛。停赛后帕顿只能在家里进行简单的练习,他说:“这一切对我的影响太大了,隔离结束后我终于回到了家,我买了一个篮筐进行简单的投篮训练。之前的生活节奏都被打乱了,我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难,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感觉自己更像个职业球员了,我变得更加自律。”

23岁的帕顿已经经历了很多,他曾经是让美国大学篮球专家惊讶的中锋,直到现在他依然坚信自己有实力成为联盟前十的中锋。上个赛季他代表雄鹿和雷霆征战过发展联盟,场均贡献3.2盖帽,在雷霆发展联盟球队的最后一场比赛里他得到45分13篮板9助攻6盖帽。帕顿很清楚只有展现强硬的防守才有机会再次回到NBA,因为主队从发展联盟球队召回球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弥补球队的防守漏洞,得分能力不是最重要的。

帕顿在漫长的休赛期里有了很大提升,他认真思考了别人给他的建议,还通过治疗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在训练师的帮助下帕顿在一处安全的训练馆里为新赛季做准备,他调整了一些细节上的打法,他不像以前那样盲目地乱冲,反而将活动范围固定在禁区附近,这是他从亚当斯身上学到的。帕顿说:“在我看来发展联盟的竞争比NBA更加激烈,这里的每位球员都在拼尽全力,相反NBA有一些球员会不思进取。”

联盟也有不少在NBA打出名堂之前曾在发展联盟历练的球员,比如丹尼-格林、林书豪、斯潘塞-丁威迪以及塞斯-库里,但这些成功案例的主人公大多是落选秀或者二轮秀。掘金球探总监吉米说:“对他们来说,第一回合还没有结束就被提前淘汰了,这是非常大的耻辱。那些年轻球员又会以怎样的一种方式证明自己呢?只有真正坚持到最后的人才会迎来曙光。”

虽然一些海外球队对帕顿很感兴趣,但他不打算去海外打球,他知道发展联盟是最接近NBA的地方。从经济方面来看留在发展联盟打球是个不错的选择,2001年发展联盟刚刚创立时底薪只有12000美元,现在底薪有35000美元。当雄鹿决定不参加发展联盟园区的比赛后,帕顿参加了发展联盟选秀,他也在第9顺位被维斯特切斯特尼克斯队选中。帕顿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要还能继续打球,我就会坚持下去。”

2月20日,休斯顿火箭官方宣布,和前首轮秀中锋贾斯丁-帕顿签下了一份双向合同,目的是为了填补伍德伤缺期间的内线空缺。截至目前,帕顿代表火箭一共出场了9场比赛,场均6.8分4篮板。

萨姆-德克尔

德克尔也是一位志在NBA的球员,当年他以第18顺位新秀的身份加入火箭。2019年他加入了俄罗斯联赛的一支豪强球队,对每位球员来说在海外打球是一个很大的考验。陌生的城市、全新的语言以及时差都是需要克服的困难,虽然在海外打球的收入还不错,但一些细小的事情都会变得比较麻烦,比如结账加油之类的,生活上的不适应也是很大的考验。德克尔说:“在陌生的环境里有时候我会觉得害怕,这是我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但我只能不断告诉自己,只有坚持下去才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为了目标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德克尔的三分能力很差,他在火箭、快船、骑士和奇才的三分球命中率只有29%。在俄罗斯联赛,虽然他是球队得分最高的球员之一,但外线命中率依然很低。疫情让联赛暂停后,德克尔回到了美国,他的经纪人为他争取参加NBA园区复赛的机会,但联盟规定海外效力球员没有资格参加复赛。和那些在发展联盟征战的球员不同,德克尔选择去海外联赛迎接新的挑战。他说:“在挑战国际上一些高水平联赛的同时,我也在等待重返NBA的好机会。”

本赛季德克尔加入了土耳其超级联赛的安卡拉土耳其电信队,他将三分球命中率提升到了48%(欧洲的三分线比NBA近19英寸)。德克尔很清楚,如果回到NBA他要扮演的角色不会是得分手,他说:“几乎每支球队都不缺得分手,多数球队希望新来的球员具备不错的防守和三分能力。”

很多球员为了重返NBA愿意接受不一样的角色,比如艾派-尤度。他曾在2010年以第6顺位身份加入勇士,在NBA打了5个赛季后他加入了土耳其豪强费内巴切队,他也成为了欧冠联赛的新星。尤度还在东契奇横空出世前当选了欧洲联赛最终四强赛的MVP,他出色的表现吸引了爵士的注意,爵士给了他一份两年的合同。回到NBA并不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会趋向稳定,加入爵士的第一年他是球队替补席上的防守专家,但是第二年他的场均出场时间只有6分钟。很快尤度再次去了海外联赛打球,这次他来到了CBA。

相对来说重返NBA拿到的薪水不如征战海外联赛的薪水高,一些国际赛场上的明星球员月薪达到6位数甚至7位数,因此重返NBA不是每位球员的第一选择。某球队高管说:“多数球员会因为薪水问题而去海外联赛打球。”

肖恩-拉金是2013年前20顺位的新秀,他现在是土耳其联赛安纳托利亚埃菲斯队的核心,去年他和球队签下了2年770万美元的合同,这是他能在NBA拿到的底薪的2倍之多。无论这些曾经的高顺位新秀选择去哪里打球,他们都应该有进一步的成长,尤其是在态度方面。德克尔说:“球员应该在清楚自己能力的基础上看待职业生涯,认清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很重要。”就像斯陶斯卡斯一样,虽然他对现状不是很满意,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回到NBA,但他已经接受了现实,不会因为无法回到NBA而遗憾。

原文:Jordan Teicher

编译:晴天

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