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未在比赛中扣篮的球员们:诺瓦克领衔 米尔斯在列

2021-03-05 17:17:58 体育画报 {{info|html}} {{advert|html}}

(译者注:原文发布于体育画报,作者是NBA记者Shaker Samman,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几乎每一位NBA球员,在某个时间点,都会在比赛中进行扣篮。但也有少数几位球员从未在比赛中尝试过扣篮。是什么阻止一些球员尝试扣篮?在这个天赋溢出的联盟里,生活在篮筐下方是什么感觉?

在帕蒂-米尔斯的祖国澳大利亚,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会为孩子们开展训练营,但每次都会有一个小球迷问他:你能帮我扣篮吗?

对于大部分NBA球员来说,这简直是小菜一碟。他们会清空一条路线,测量自己的步数,然后运球将球扣进篮筐。球员落地后,他的崇拜者们会因为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酷东西而庆祝。

不可思议用来形容扣篮是一个恰当的词。因为在这个情形下存在一个问题,米尔斯从不扣篮。在他所有能想到的进球方式里,扣篮甚至不会出现。“我想说的是,扣篮排在进球选择的末尾,但说实话,它可能根本不是我的选择之一。”米尔斯说道。对于无法向孩子们展示扣篮的能力,他说道:“当我跟孩子说,‘哦,小朋友,我觉得我现在扣不了了,但我会继续努力的。’,我其实会感到一些沮丧。”

米尔斯是联盟里为数不多的从未扣篮的球员之一。他们在NBA生涯取得了成功,但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从未在比赛里扣篮。从1996-97赛季开始(最早的数据记录来自Basketball Reference网站),1801名球员在常规赛里总共扣了210842个篮,在出场时间至少达到1000分钟的1367名球员里,有1259位球员至少有过一次扣篮。

这样一来,在过去25个赛季里,108位球员有着稳定输出的球员没有扣过篮,其中有11位这个赛季还在联盟里打球或执教。从昔日MVP(纳什),到老将(雷迪克,麦康纳),再到混迹多个球队的角色球员(特洛伊-丹尼尔斯)。其他球员,像范弗里特,卢比奥,奥古斯丁,都已经打了足够久的时间,成为了联盟的主要球员。地面流球员主要分为两类:一是起跳高度不够,二是没有内线冲击力的外线球员。

身高1米85的米尔斯,今年已经是他的第12个赛季了,在没有扣篮的现役球员里,他的比赛场次排在第四位,这两个特点他都符合,并且他已经接受了没有扣篮的职业生涯。“扣篮是篮球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吸引球迷,让篮球比赛更完整的主要原因。我已经很久没有试过扣篮了。我觉得我拖的时间越久,我的机会就越少。”米尔斯说道。

史蒂夫-诺瓦克在接到扣篮大赛电话邀请的时候不知道该做什么。那是2012年初,当时正是林疯狂的巅峰时期,诺瓦克的经纪人得到消息,NBA希望他参加扣篮大赛。当时,林书豪正谁在队友菲尔兹的沙发上,诺瓦克记得,当时的计划是让菲尔兹扣过躺在沙发上的林书豪。后来菲尔兹因伤不得不退出扣篮大赛,JR-史密斯接替菲尔兹。结果史密斯因为脚踝受伤也不能参加比赛,人选不得不指向名单上的下一位球员。

NBA急于利用林疯狂带来的热度,从而邀请诺瓦克,而他在此前五年的职业生涯里,从未扣篮。对于一位职业生涯收入只有几百万美金的角色球员来说,两万美金的现金奖励并非微不足道,潜在的聚光灯可能会给这位尼克斯前锋带来奇迹。他一直在游说联盟让他参加三分球大赛,但他们更想让杜兰特参加三分大赛。身高2米08的诺瓦克,没有一位和他一样高的球员在这么多比赛中没有扣篮。他也想不想冒着成为全明星周末表情包的风险。

理论上,扣篮是普通人与被篮球之神眷顾的人的区别。普通人每周需要练习10000次弹跳,最终才有可能完成扣篮。要想成为一名扣将,你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普通人的十倍。但是大多数人从出生到死亡前,每一次的扣篮尝试都以碰到篮筐边沿而告终,但仍然不能完成扣篮。

诺瓦克很快澄清了事实:他可以扣篮。或者至少有一段时间他可以。网络上有证据证明他能扣篮:大学时期的闪光时刻,训练时和赛前的例行扣篮。他甚至记得他自己第一次实战中扣篮

他当时才八年级,但身高已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大约有1米95。在看到诺瓦克在训练时扣篮后,一位教练走过来激励他。如果这位友好的大个子能在比赛中扣篮,他将获得一张当地冰淇淋店的20美金礼券。“如果我以前没有动力的话,我会想,‘这次一定会发生。’”诺瓦克回忆道。

他的第一次实战扣篮是在抢断后的快攻单手砸扣,用他的话说,这是品性不端的行为。他当时不可能知道那是他比赛里的最后一个扣篮了。

诺瓦克的故事在这个崇尚扣篮的联盟里竟然出奇的普通。米尔斯、麦康纳和丹尼尔斯是无数球员中的一员,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尝试模仿电视上看到的扣篮,在自己家的后院或者野球场上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但最后的结果都只能把球砸到篮筐边沿。扣篮也是让他们热爱这项运动的原因之一,只不过他们在职业赛场上从未做到过。

就和诺瓦克的情况一样,米尔斯扣篮的视频证据是存在的,而且不仅仅是在他职业生涯早期。在2017年3月对阵骑士的比赛前,米尔斯热身时完成了一个空中接力,然后对着TNT的电视台麦克风大喊:“天哪,我应该把它留到比赛中。”

在YouTube上进行搜索,就能找到麦康纳在2016年76人的季前赛里赢得了一次扣篮大赛(那是他被强迫参加的比赛),丹尼尔斯则在14年,当时还在发展联盟的河谷毒蛇队,在一场比赛的最佳进球中,完成了一记双手暴扣。那么,为什么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没有在NBA比赛中完成扣篮呢?

首先,不扣篮的球员会在场上做其他事情,诺瓦克的三分命中率为43.0%,米尔斯(39.1%)和丹尼尔斯(39.5%)都是三分线外的神射手。麦康纳喜欢组织进攻,他们发现完成投篮或者找到空位队友所做的贡献比扣篮更有吸引力。

另一个原因是恐惧。诺瓦克回忆了他有两次可以在NBA完成第一个扣篮的机会。第一次是他生涯早期在快船的时候,当时他“腿上没力了”,结果只完成了一个挑篮。另一次是在尼克斯时期,有一场比赛对阵雄鹿,他一个人下快攻,他鼓起勇气,决定这就是NBA首次扣篮的时刻。

“我用了太久才接近篮筐,那时在雄鹿队效力的拉里-桑德斯像蝙蝠一样紧紧地跟着我。这有些吓到我了,所以当我冲刺的时候,我的脚步没调整后,最后也是完成了一个上篮。”诺瓦克说道。

在篮下被盖帽的尴尬让麦康纳倍感压力。现在效力于步行者队的他只有1米85,“很多人在我眼里看来就是盖帽者,如果我看到任何人——不管是谁——在盖帽范围内,我都不会尝试扣篮。”他说道。

除此之外,扣篮还伴随着受伤的风险。丹尼尔斯在联盟的多支球队效力七个赛季后,目前还没有球队签约。他说他尽管有1米93,弹跳能力也不错,但是扣篮受伤的几率增加是他选择上篮的原因。如果笨拙的落地扭伤了脚踝,那么他的生涯就会处于危险之中。

“我训练的时候很少扣篮,”丹尼尔斯说道,“对我来说抛投或者上篮已经是第二天性了。很明显,在NBA,球员又高又壮,你能获得扣篮的机会也很渺茫,而且你受伤的几率非常高……我不想尝试做一些我不擅长的事情,结果反而会伤到自己。”

距离教练告诉诺瓦克用三分取代内线搏斗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诺瓦克在这个类别的球员里算是个异类:在他11年的职业生涯里,他不仅从未尝试过扣篮,而且他只尝试过16次上篮。在大多数空间型四号位被正确使用前,他就是一个空间四号位,他生涯78%的出手都来自三分线外。

起初,教练们无法解锁他的能力。他是一个高大的前锋,却不能在篮下造杀伤,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篮板高手。直到阿德尔曼成为火箭队教练,诺瓦克的比赛才有了转机。后来他在尼克斯为德安东尼效力,他作为一名射手成为了尼克斯进攻的一大特色。

“他会对我说,‘嘿,史蒂夫,我知道你防守的那个家伙可能会在你身上得分。我不介意,但如果他的得分比你多,我就不答应了。’”诺瓦克说道,“那番话真的点醒了我,这对我来说很好理解。如果我投中三分,他只获得两分,教练就不会对我有意见。”

一些球员不选择扣篮并不意味着当他们的队友或者对手完成扣篮时,他们不会感到惊讶。麦康纳还记得,当时看前76人队友霍姆斯和诺埃尔将球砸进篮筐时,他会感到很敬畏。丹尼尔斯非常喜欢卡特和小琼斯,后者的小腿被丹尼尔斯比喻成“铅笔”,但小琼斯还是在2020年赢得了扣篮大赛冠军。米尔斯也和很多有天赋的球员一起打过球,但他欣赏他们的每一个扣篮。在马努职业生涯的末段,他会和马刺的几位队友举行一场比赛。马努、迪奥和斯普利特会争夺谁是每个赛季的扣篮王。听说了这个友好的赌局后,米尔斯也参与其中。

“我从来没想过要扣篮,我只是想要当裁判,决定其他人的扣篮表现。当他们三人职业生涯都接近尾声时,对他们来说,任何时候的一次扣篮都像一次惊天动地的暴扣。”米尔斯说道。

斯普利特身高2米11,体重245磅,每年都会赢得这个比赛的冠军,但是在每个赛季的不同时刻,马努和迪奥都有过次数的领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米尔斯从未完成过扣篮,他的次数一直挂零。无数次的上篮和他青少年时期的第一次扣篮大不相同,当时他面对对手完成了一次隔扣,以至于他自己都惊呆了,而他的表弟——当时的队友——尖叫着围着他跑来跑去。即使在青少年时期,这样的时刻也很罕见。尽管如此,他并不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除了让一些的小球迷感到失望。

麦康纳在退役前还有完成扣篮的机会,尽管他自己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更喜欢自己是传出空接的那个人,“也许在我职业生涯结束前,如果我获得快攻的机会,也许我会让迈尔斯-特纳把我举起来完成扣篮。大概在我33、34的时候。”麦康纳说道。“我要扣篮除非半场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对手完全不在可干扰的范围内,我才可能去做。”

至于诺瓦克,他并不后悔自己生涯里没有完成一次扣篮,也不后悔拒绝扣篮大赛的邀请。他至今仍会观看全明星扣篮大赛,一想到自己曾被邀请参加比赛,他就会放声大笑。“我认为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诺瓦克说道,“否则我要想办法飞跃一个迷你沙发并且找到一个九英尺高(约2.75米)的篮筐。”

译者注:NBA的篮筐高度是3.05米。

作者:Shaker Samman

编译:Fontaine

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