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比尔和沃尔的选择,不论是否跳出合同都为求利益最大化

今年6月底是下赛季手握球员选项的球员做出决定的截止日,而今天就有2名球星做出了选择,巧的是二人曾是队友。结果,沃尔选择执行球员选项,比尔则拒绝,跳出合同成为非受限自由球员。

在比尔拒绝执行球员选项的决定做出后,就有媒体直言:“看来他真的是想成为奇才的诺维茨基了。”也有人略显失望地表示:“比尔此前神秘兮兮地称已就未来做出了决定,原来他的决定就是留队?”

难怪大家如此笃定比尔“跳出合同就是为留队”。毕竟是否执行球员选项,在续约金额上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在成为非受限自由球员后,比尔最多可和奇才续签一份5年2.48亿的超级顶薪。若加盟其他球队,他大概可签下一份4年1.8亿左右的合同,差额高达6000多万美元。

但如果比尔是冲着离队而来,他却没有必要非得这么做,毕竟是否跳出合同对他选择下家的影响,不如对续约的影响大。

成为非受限自由球员,比尔的确可以自主选择下家,但能接纳他的球队却寥寥。今天,薪资专家鲍比-马克斯给欧文算了一笔账:除篮网外,当今NBA能有空间签欧文的仅5队(步行者、魔术、活塞、马刺和开拓者)。不消说,这5队不是欧文所心仪的球队,也不会引起比尔的任何兴趣。毕竟,若抛弃“忠诚”和高薪,比尔必然要拿总冠军作为补偿,而这5队目前都无法提供冲冠的机会,甚至在他们加盟后也是一样。

从奇才角度而言,即便比尔跳出合同,他们也不会坐视他白白离开,毕竟重建所需的资产,奇才还很缺。由此一来,若比尔想要加盟争冠队,先签后换是绕不开的选择。太阳前总经理莱恩-麦克多诺今天就称,若强行接纳比尔,凯尔特人得将除双探花之外所有值钱的资产都摆上桌面,供奇才挑选,毕竟绿军下赛季预计总薪资(1.52亿)将升至联盟第9,最缺的就是薪资空间。

换言之,不管是否跳出合同,比尔若想离队去冲冠的话,交易都是少不了的,他为了离队而跳出合同也就显得多此一举了。甚至于,比尔跳出合同还意味着放弃了鸟权,反而给新东家续约他(不管是今夏提前续约还是明夏再续约)造成不便。

话说回来,如果真以5年顶薪续约奇才的话,那可以肯定比尔已放弃了去别队冲冠的念头,而是将NBA生涯和奇才绑定在一起了。

比尔此前经历了2次续约,一次是2016年续签了5年1.27亿,一次是2019年续签了2年7200万(实则是1+1合同)。这从年限上看是耐人寻味的,尤其是第二次,比尔的续约明显有观望的意味,走一步看一步,想要更大的选择余地(他还在2021年休赛期拒绝了奇才4年1.8亿的续约合同)。但奇才本季无缘季后赛,让比尔再难以“想在奇才夺冠”为借口,观望也失去了必要性,就是赤裸裸地冲着超级顶薪而去,追求利益最大化。

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并非所有的NBA球员都以夺冠为唯一目标。若将NBA比作一家大公司,这里也有着形形色色的员工。比如约基奇就对夺冠表现得很超然,今年季后赛出局后还曾公开表示:“除非掘金赶我走,否则我不会走。”

比尔跳出合同,沃尔则选择“不跳”,而他这样做当然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沃尔上赛季一直休战,从2019年至今他仅出战了40场比赛。况且,在这40场中,尽管他仍可交出场均20.6分6.9次助攻3.2个篮板1.1次抢断的成绩单,但他的总命中率跌至40.4%,三分命中率仅为31.7%。

在这种情形下,沃尔也清醒地意识到,一旦跳出合同,绝没有下一份大合同在等着他。为此,他要首先将4年1.7亿合同的最后一年年薪(4737万)握在手中再说。业界当然早预见到会有这一幕。就在沃尔执行球员选项的消息传开后,火箭也立刻出台了应对之策:先交易,交易不成再买断。

比尔和沃尔率先做出决定,也为其他面临同样抉择的球星们开了个头。接下来,欧文、哈登和威少这几位“话题人物”都要在月底前决定是否执行球员选项。

三人中,威少和沃尔处境类似,他执行球员选项是可以预见的;欧文和篮网的续约谈判陷入僵局,无法判断他会做何决定,但欧文的情况更接近比尔,跳出合同实现利益最大化也是可以预见的;哈登的情况最为复杂。从目前来看,哈登执行球员选项可能性较大,一来76人高层希望他这么做(不跳出合同+续约3年),二来考虑到上赛季状态下滑,哈登也可能萌生先让最后一年年薪(4687万)落袋为安的念头。

“跳与不跳,这是一个问题。”比尔的“跳”和沃尔的“不跳”反映了两人眼下迥异的处境,也是二人做出的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

(仰卧撑/毛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