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球员有那么香吗?先看看东亚各国交的作业及格没有吧

​​中国男篮该不该使用归化球员?最近,该话题在网络再次引发了热议。

对于奥运会、篮球世界杯等国际性大赛的竞争规则、尤其是出线规则看,中国男篮在亚洲的主要对手是日本、韩国和菲律宾,这些国家都有相应的归化球员政策,都有丰富的经验以及教训,都值得中国男篮深入研究,以作出正确的决定。

主编|瓷器 责编|盼盼 视觉|采馨

日本模式

联赛培养环境,俱乐部承担薪水

日本不允许双重国籍,尤其是没有日本血统的外国球员,想要归化就要放弃原国籍,且需要在日本连续居住5年以上。

这就把那些想通过签合同的方式为日本国家队效力,合同到期就拍屁股走人的外国球员挡在了门外。

受到国籍法的限制,日本篮协便另辟蹊径,着手建立培育归化球员的环境。

日本联赛使用归化球员的特殊规定,始于2015年的NBL,整体可划分为3个阶段——

第1阶段(2015~2017年):每队允许1名归化球员,占用外援名额,但不受4节6人次的外援使用限制,因此是否使用归化球员并不影响球队之间的实力平衡。

第2阶段(2018~2020年):归化球员不再占用外援名额,上场时间与本土球员一样完全不受限制,导致归化球员人数激增,从前3年的8人上升到20人——尼克·费泽卡斯、加文·爱德华兹、莱恩·罗西特等实力不俗且在日本居住超过5年的球员,都开始尝到归化的甜头。

第3阶段(2020年至今):符合归化资格的球员人数无法满足所有球队的需求,因此引进亚洲外援政策作为有益补充。

一句话概括,日本模式就是联盟建立规则,让俱乐部自由竞争。

该模式的好处是联盟培养了吸引归化球员的环境,俱乐部承担了归化球员的薪水,而国家队,则不用再付出额外的归化费用。

不过,大量归化的结果是这些归化球员的实力参差不齐——既有费泽卡斯、爱德华兹和罗西特这样的国家队主力,也有卢克·埃文斯、埃拉·布朗和尼卡·威廉姆斯这样的国家队边缘人,还有一众不知名的归化球员,实力连日本本土球员都不如。

再加上居住年限的限制,许多有实力的外援等到符合归化资格时已经超过35岁了。

韩国模式

罗健儿被视为KBL共有财产

外国人要入韩国籍必须放弃原国籍,且入籍后还要服兵役,不过,从2010年开始允许这类人持有双重国籍:海外高级人才、结婚移民者、65岁以上海外同胞。

韩国国籍法的修订并不针对任何行业或产业,而KBL认为,归化球员以及海外归国的混血球员属于联盟的共有财产,不属于任何俱乐部。

归化与混血球员要打KBL,必须通过特别选秀环节,且在1支球队效力满3年后必须重新参加选秀。

以罗健儿为例,他在2018年归化后的特别选秀,当时仅有首尔SK骑士、全州KCC与蔚山现代太阳神参加;最终蔚山选中,但第2年将其交易到全州,后者在全州待完后续2年。

在KBL,罗健儿的处境非常尴尬——如果视其为本土球员,就会破坏联盟的实力平衡;但如果视其为外援,又没有多少球队愿意选他。

因此,KBL针对罗健儿设立了特别条款,即选中罗健儿的俱乐部,依然可以签2名外援,但外援工资帽比其他俱乐部少10万美元。

也就是说,KBL外援工资帽为65万美元,而拥有罗健儿的球队,外援工资帽只有55万美元。

因为各种限制的存在,再加上罗健儿50万美元的年薪水平足以签下NBA级别的球员,所以在2020-2021赛季罗健儿重新参加选秀时只有老东家全州愿意收留。

有传闻说,KBL全部的10家俱乐部已私下达成共识,在罗健儿2024年的第2个3年合同到期后可将他视为完全的本土球员,可那时,他已经35岁……

菲律宾模式

归化球员只是国家队的雇佣兵

菲律宾和美国一样,属于移民国家,允许双重国籍,因此菲律宾的入籍门槛相对较低:

外国人需要在菲律宾居住10年以上才能正常入籍,但在这个为篮球疯狂的国度,外国球员只要通过国会议员特殊提案,经总统签署,就能快速完成归化。

比如,安德雷·布拉奇、马库斯·多希特等归化球员都是通过特殊流程直接入籍。

近年来,菲律宾不断加大归化球员的力度,但在职业赛场这些球员是否视为本土还要视情况而定——

第1类是在菲律宾出生且有菲律宾国籍的球员,被视为本土球员。

第2类是父母其中1位有菲律宾国籍,但不是在菲律宾出生的混血球员;他们不论有没有在16岁以前拿到护照,只要有菲律宾血统,都会被PBA视为菲律宾裔外国人,每支球队可以允许拥有7名菲律宾裔外国人,出场时间不受限制。

第3类是没有菲律宾血统的归化球员,一律视为外援。

由于PBA只有委员杯和总督杯允许使用外援且对外援有着严格的身高限制,而菲律宾杯才是PBA的核心,就导致多希特和布拉奇这样的高大球员无法为PBA效力,只能到亚洲其他联赛寻找机会。

所以,归化球员对菲律宾来说,只是国家队征战国际大赛的雇佣兵;相应地,菲律宾篮协就得付出昂贵的归化费用。

使用归化球员?你支持还是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