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宏:网络"喷子"是蛤蟆 我有近100年足球经验

2014-08-22 10:08:34 网易体育 {{info|html}} {{advert|html}}

本文来源:《博客天下》新媒体 记者:李岩 王茜

在制片人任上的最后一期《足球之夜》播出后第3天,刘建宏接到了中国国家足球队前主教练朱广沪的电话。

“怎么样,喧嚣都平静下来了吧?”朱广沪在那头问。

一个多月前的巴西世界杯,两人在现场合作解说的几场球赛被网络口水淹没。


有网友对看球时足球解说的优先级进行了排序:1.诗人(贺炜)2.申方剑 3.段裤衩(段暄)4.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等各种听不懂的解说5.只有现场声音没有解说6.静音7.刘建宏+朱广沪8.刘建宏。

对刘建宏来说,这是一种当然不愉快,但并不新鲜的感受。他的足球解说长久以来备受球迷责难,2010年世界杯进球时的一连串“进了进了进了”,也是著名“槽点”。他承认过当时的连呼“略微僵硬”。他在转播席上打开话筒,多少次,迎着电视机前的冷眼与嘲笑。

朱广沪所谓“喧嚣”,是指刘建宏今年8月从央视辞职,离开工作了18年的体育频道,以及这个频道的拳头产品《足球之夜》,转而投身网络视频公司。《足球之夜》起步于1996年,伴随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多舛养成路。刘建宏与张斌、黄健翔、韩乔生是四大创始元老。他是最后一个离开这个栏目的人。

在电话里,朱广沪告诉刘建宏,不管你走到哪,咱们还继续合作。

“我就说朱指导,这不用说,”刘建宏向《博客天下》复述,“我们对中国足球的这种感情,不需要我们俩还来沟通解释。”

18年前,刘建宏辞掉在石家庄电视台的公职,从正式国家干部变为中央台的临时工,也从中国足球迷变为中国足球人。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干不成的话,我可能就惨了。我就回石家庄,哪怕摆个烟摊,我就混了。至少说明我确实不是干新闻的材料,我就接受现实。”刘建宏说。

“球迷每周的节日”,《足球之夜》开播后很快在体育频道乃至整个央视确立了金牌栏目之名。稍有资历的球迷至今仍津津乐道于徐根宝的“谢天谢地谢人”、高仲勋的“中国足球没戏了”、陈亦鸣的“一切尽在不言中”、贾秀全的“3号隋波”,还有郝海东向米卢的开炮……很大程度上,被反复咀嚼的《足球之夜》金句,得益于电视媒体在彼时这个国家的无上权重,以及那段鬼哭神嚎的足球乱世。

也因为不厌其烦地抨击中国足协,《足球之夜》从1999年起被腰斩了播出时长。而今年2月,节目开始不定期播出,播出时间也从球迷形成固定习惯的周四,改到了周六晚上。式微明显。

“我不赞成他离开。”刘建宏的朋友,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王奇对《博客天下》说。王奇江湖名号“棋哥”,也曾在央视工作。“他不像我,我们离开以后,可能有些人天地更宽,但我感觉他不太是这样。”

2000年,刘建宏升任《足球之夜》制片人。他同时还是另一档从《足球之夜》衍生出的《天下足球》栏目的制片人和主持人。他在2003年获得中国“金话筒奖”。他解说过连续3届世界杯以及奥运会。

“今天我离开的时候,我对自己是非常自信的。”刘建宏说,“不管我未来到哪儿,我只要给米卢打个电话,说来给我帮帮忙,你放心,他一定来。这会儿我要说我不自信,我觉得我也在装了。”

但在导致自己离开的诸多原因中,他拒绝对央视自身掣肘那一部分进行评析。18年前从石家庄电视台离职,过程并不顺利,他当面怒斥挽留自己的人:“我为什么走?我就是不愿意跟你们这帮男盗女娼的孙子混在一起!”

他无法认可球迷对中国足球以及对自己的那些非建设性、只为获得一时乐趣的单纯戏谑。他无法熟视无睹那些中伤,但相信对他的个人评价会在更长的历史进程中发生流变。

一位前健力宝球员在看到刘建宏离开央视的新闻后,给他发来了长长的微信。刘建宏向记者转述了大意:“所有的中国足球人都应该感谢(足球之夜)节目给中国足球带来的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受益者。”

采访部分节选:

博客天下:交完辞职信后,这两天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刘建宏:真正让我这两天心绪难平的是18年了,你要跟这个节目说再见,还是一个挺难的事。最后一天去那儿上班,我说我要保持冷静,要平静,但是内心的波澜还是挺翻腾的。再有就是这些天我接到的祝福太多了,让我知道自己18年没白过,真的,这才是真实的生活。黄健翔离开央视之前,他也困惑,怎么那么多人骂自己。当时包括岩松在内,我们几个人一起探讨过,我说沉默的是大多数。90%的人不会说有事没事地跑到你这儿来留句言,只有很少很少的人才会有那么强的表达欲。我说那些“喷子”是什么呢,就相当于蛤蟆,你晚上听到池塘里呱呱呱的声音,巨响,真正你打着手电去看,就发现也没什么东西,它就是声音大而已,但是它不能改变什么。你以为白岩松没有人骂他吗?水均益没有人骂吗?我要是一个“极为争议”的人,那别人就别过了,对不对?我相信99%的人都是喜欢我或者是支持我的,我有充分的自信。比如这届世界杯你要问我做得怎么样,我告诉你,90分,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评价,就这么简单。

博客天下:我之前做过几年体育记者,工作中碰见央视的同行,有时候会一起聊到《足球之夜》的几位主持人,大家对你的评价很一致,说,你是一个好人。

刘建宏:(笑)啊,那怎么了,好人不是挺好嘛。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18年的时间,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本色地生活在这个体系里。如果说有一点是我的原则的话,就是我拒绝被体制化,拒绝被同化,到现在我仍然保持着一颗比较单纯的心,我仍然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尽管我已经46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在学校图书馆里面把《鲁迅全集》系统地读了一遍,做了很多笔记。你从他的身上能看出来,对一个人的评价真的是挺复杂的事情。鲁迅那个阶段也是各种骂战,今天跟陈西滢干上了,明天跟胡适干上了,后天跟林语堂又干上了。要是论口碑的话,他可能比我现在的口碑还要让人纠结,就是这是个什么人哪?鲁迅1936年去世,将近过去80年了,我们对这个人仍然在重新评价和界定。当然我没想过80年后人们还会谈论我。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当我把我自己的职场生涯,把我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跟中国足球这项事业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也许80年后,在中国足球历史篇章的某个段落里面会有我的一个身影。如果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博客天下:那在目前这个时间点上,你听到过的比较中肯的、你比较认同的对你和这个节目的评价是什么?

刘建宏:《足球之夜》是一个黄金栏目,是当时体育频道的第一品牌。这18年下来,我觉得至少我们完成了对中国足球历史的一个忠实的记录,也许不完全,但是我们很努力。前几天有记者问我说你遗憾吗,中国足球就这个样子了。我当然会感到遗憾,我也有那种无力感。你做了18年,仍然没有推动中国足球有真正的进步。但是后来仔细一想,我觉得我说得不完全,任何事情都有延迟的效应。你说的这些话,你做的这些事情,现在你没有看到它的效果,但是也许在未来你会看到。

博客天下:在央视积累了这么长时间,外面新的工作机会是不是常常让人心动?

刘建宏:不会的。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我对中国足球有原生态的感情,就是最初作为一个球迷的感情。还有一部分感情,是工作带给我的。我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我跟着中国足球,成就了我自己,对吧。但是泼向中国足球的脏水泼向我,我也得接着;泼向CCTV的脏水溅到我身上,我也得接着。我们不能一方面享受着中国足球带给我的很多好处,一方面我还去骂它,栽赃它,吐槽它。所以在世界杯上我就站出来了,我就说,你们不是不想听中国足球吗,我就要给你们讲讲中国足球,哪怕就一分钟。有人说,你看这么多人在吐槽你。当这个社会病了的时候,病人会很多,知道吗,不是一个两个,它有很多很多的病人。这些来吐槽我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少。大多数人不说话,可能在想,他说的这个也有道理。后来有一些“喷子”们也闭嘴了,因为他只要有一点理性,一点逻辑,他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博客天下:看你过去一段时间的微博,不少人说自己的评论被删掉了。

刘建宏:我连看都不看,那都是造谣。你知道网上有一些人是非常险恶的,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你早被他们骗死了。我在世界杯期间不看,我只发,没有必要去看。因为看了以后会影响你自己的状态,我没有强大到看完这个心如止水,但是我至少可以做到发完以后不理它。曾经有人问余光中,李敖有事没事就攻击你两句,你怎么也不反驳。余光中就说了,他天天骂我,说明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从不搭理他,证明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我觉得这话跟我想的几乎是一样的。

博客天下:《足球之夜》现在的收视率是不是在走下坡?

刘建宏:大不如以前,这是毫无疑问的,电视整体的收视都在下降。2001年10月份,中国队(世界杯)出线之后那期,2.83,那是我知道的《足球之夜》最高收视率。按这个算应该有3000万观众在收看这个节目。如果要搁到现在,什么《爸爸去哪儿》,什么《中国好声音》,都不如我们。咱们客观地说,中国足球不给力,这是最根本的原因。《足球之夜》跟《天下足球》本是一家,后来分开,一个报道国内足球,一个报道国际足球。那边报道的是贝克汉姆、齐达内、劳尔、梅西、C罗,这边你说怎么办?我也没办法。当然,新媒体的进步越来越快,分流了我们很多的观众,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第三点,其他方面的原因,这就不好说了,这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如果我们内部去总结,我可能会去谈,但是对外界我就不好谈了。

博客天下:《足球之夜》这样的栏目,到底应该更多地呈现足球本身纯粹的精彩,还是对那些足坛假赌黑进行调查?

刘建宏:你看《天下足球》的口号,“最纯粹的足球,最高级的享受”,这就是我写的。因为《天下足球》它简单,球迷看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是享受。但中国足球很复杂,没办法,你很难坐下来单纯地去享受。所以这10多年我们跟中国足球也是恩恩怨怨,中国足球界里有人非常喜欢我、尊重我,也有人非常恨我,有人可能听说我离职了,悄悄地在那儿鼓掌,这都很正常。

当年我们直言不讳地批判中国足协,后来证明出了大问题,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燕郊(燕城监狱)呢。其实很多人我们平常不仅仅是工作关系,也有一些私人的感情,你愿意把这些人都送到那里面吗?现在我又开始跟中国足协的人说了,我说你们要注意,抓一批并不代表这个事就彻底干净了,因为如果没有一个常规的监管制度的话,过不了几天又会出问题。现在已经看到又出问题的倾向了。

要让我说,我认为《足球之夜》真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栏目,至少在中国足球这么纷繁复杂的情况下,它保持了自己良好的信誉,它很清白,它没有搅到那个乱局当中。有很多记者跟着一块儿做假球,在里面赌,各种拉关系、拉皮条。我在《足球之夜》给大家立下过一个规矩,谁让我知道你们在赌球,我都二话不说,马上走人。有人因此走了。他可能害怕我,怕我知道了赶人,所以就提前走了。后来我知道,噢,原来他开始赌球了。18年下来,不管我个人还是这个栏目,在中国足球界树立起这样一种形象,你不觉得它挺伟大的吗?

博客天下:是不是也没少得罪人?

刘建宏:当然了,曾经有裁判队跟我们足球之夜队踢比赛,有裁判就说,我专门盯那10号——就是我,说我踢死他,就在场上。这很正常,我得罪了人家,我侵犯了人家的利益,人家想报复我打击我,我觉得我也能接受,我知道。

博客天下:有人觉得央视只是适合镀金的地方,名声响,但没什么实惠。当你积累了名声和资源,如果没有腐败,再待下去肯定不划算,出来变现是必然的。你同意吗?

刘建宏:有道理,但是这并没有说出我离开的真正原因。我真的不是为了钱,如果是为了钱的话,我在央视挣的这点儿钱也够了,我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我就愿意工作。倒也不是工作狂,因为我小学四年级就告诉别人我要当记者;我考大学,当时本科重点报5个志愿,非重点报5个志愿,我10个志愿里面有9个新闻系,把当时的新闻系几乎填了一个遍。这就是我个人爱好。工作的时候你能够找到快乐,你的工作成果也不会太差。

博客天下:但有句话叫,在足球水平不高的地方,足球解说的水平也不会高。

刘建宏:对,这是我说的,但我说的是平均值,不是说不会诞生一两个不错的。如果让我吐槽的话,中国的这些球迷,特别是在世界杯期间的这些球迷,那才是真正不懂球的呢。他都不懂球,我跟他说什么他能听得懂呢?他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你说我都快踢了40年球了,我从一上小学就开始踢球,然后我看中国队比赛,从1980年开始看,看到现在有34年了,我做足球评论员和足球记者到现在18年了,我快拥有100年的足球经验了。我还接触那么多的人,米卢是我的好朋友,李章洙是我的好朋友,很多球员和很多教练都和我有非常密切的联系。你认为你会比国家队的主教练更懂足球吗?或者说你认为你比一个有100年足球经验的人更懂足球吗?你踢过球吗?如果你要踢过球,我们一起来比划比划,你到网上搜一搜我踢球的视频。

博客天下:那个“进了进了进了”,你怎么总结,算是南美风?

刘建宏:中国风。我觉得我们要解决一个中国解说员在球进了之后的表达方式问题。你看现在就是喊“球进了”。但是我觉得从我之后,地方台的评论员在发生改变,我们的评论员也在发生改变。中文难道不是一个很优美的语言吗?怎么到用中文说足球的时候球进了就只说“球进了”,就完了?那能不能说“进了进了进了”?能不能说“进了进了进了(重音变化)”,或者我们还有其他表达方式,可不可以?

博客天下:你曾经发生过比较大的解说失误是什么?

刘建宏:多了。我告诉你,每个评论员心里都装了一箩筐自己的失误,每个人都有。我现在想说的是,有些解说员的问题大家发现不了,因为你没有发现问题的能力,让我听我就能听出来,但是我又不能和你们说:那人说得其实有问题,他好多破绽在里边。这得是高手才能听出破绽,老百姓听着挺好,都挺好。

博客天下:你曾说关于你的解说,台里面是给了全面的肯定的?

刘建宏:对,世界杯回来以后,台领导说说得很好,没问题。回来以后我听到了一些(非议),我觉得还没有那么严重。几个喷的,他都不敢站出来。你让他站出来,名正言顺地,你通报姓名,来,和我辩论一下。你要是愿意这样,我随时接受你的这种挑战,我们谈谈。你名字都不敢说出来,你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说两句话,放两个冷枪,然后你们就觉得这事情可是找到写作的理由了。你们真要写,就应该说,只有那么去吐槽中国足球的人才是该被灭的,才是该被骂的,如果你也真的关心中国足球。这就是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