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半岛足球风云(三):巴尔干的热血疯狂

2017-06-28 21:08:01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欧洲半岛足球风云(三):巴尔干的热血疯狂

欧洲,世界足坛的中心,星光熠熠,豪门云集。在欧洲大地的版图之上,有四个延伸向海洋的半岛。北部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南部的伊比利亚半岛,南部的亚平宁半岛,还有东南部的巴尔干半岛,他们都有着自己特点鲜明地足球风格,让欧洲足球百花齐放,光彩夺目。

巴尔干半岛位于地中海东北部,隔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与小亚细亚半岛紧邻,包裹在两大半岛中间的黑海,南部的爱琴海,西部的亚得里亚海,环绕着巴尔干半岛。巴尔干有“山脉”之意,半岛上有阿尔卑斯支脉、巴尔干山脉、南喀尔巴阡山脉等,北部有多瑙河连接东欧大地。

巴尔干半岛被称为欧洲的火药桶,半岛上的萨拉热窝曾是一战的导火索。这里国家众多,民族矛盾复杂,有希腊、阿尔巴尼亚、波黑、保加利亚、马其顿、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黑山、土耳其、斯洛文尼亚、科索沃等众多国家。

当足球运动刚刚在巴尔干半岛生长萌芽,1914年6月28日,在阳光明媚的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斯枪杀了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夫妇,引发了一战的火药桶,人类世界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大浩劫。这个位于欧亚非交叉口的半岛,混杂着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三大宗教,居住着日耳曼、斯拉夫、突厥三大民族,在各方主导势力的反复争夺中,成为百战之地,直到今天,都未曾安宁。

当一战硝烟散去,1930年迎来了首届世界杯。四支欧洲球队漂洋过海来到乌拉圭参赛,其中就包括巴尔干半岛上的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最终获得第四名。随后罗马尼亚又作为巴尔干的独苗,连续参加了两届世界杯。在20世纪的前半个世纪里,两次巴尔干战争,两次世界大战,让巴尔干半岛饱受战火洗礼,这里的人民渴望和平,希望生存,足球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心灵的慰藉。

足球可以抚慰战争的创伤,这是这项运动承担的伟大使命。当球员踏上草坪,当球迷走进球场,他们将心中所有的情绪,生命所有的磨难,全部释放在这里。足球比赛可以让他们短暂忘记艰苦的生活,疯狂呐喊,挥洒热血,仿佛足球世界,是超度人世磨难的天堂。巴尔干半岛的足球,热血疯狂,这项别人眼中的休闲运动,对他们来说,却是心灵的寄托。

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降落,却无法阻止足球的传递。南斯拉夫是巴尔干足球的代言人,他们兼具出色的身体素质和娴熟的脚下技术,被誉为欧洲桑巴,在1960年欧洲杯和1968年欧洲杯获得亚军,1962年世界杯也进军四强。扎伊奇是那个时代巴尔干半岛的明星,虽然这里的明星,远不及西欧足坛那样的群星璀璨。

从80年代后期,到20世纪末期,巴尔干足球进入最鼎盛的时期。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星夺得1986年欧冠冠军,南斯拉夫的青年队夺得了1987年的世青赛冠军,贝尔格莱德红星夺得1991年欧冠冠军,达沃苏克、博班、普罗辛内茨基、哈吉、萨维切维奇、潘采夫、米哈伊洛维奇、米亚托维奇、斯托伊奇科夫等名字,在那个群星璀璨的时代里熠熠生辉。他们都是巴尔干半岛的明星,1994年的斯托伊奇科夫夺得金球奖,更让这个半岛的明星第一次站在众星之巅。

中场阴谋家哈吉的落叶神剑,黑山之剑萨维切维奇的灵犀鬼脚,六指琴魔达沃苏克的鬼魅舞步,都是巴尔干之星留给世界的绝美影像,但那个时代的他们却也要经受战乱洗礼。东欧发生惊天巨变,南斯拉夫宣告解体,曾被誉为“终有一天赢得世界杯冠军”的前南足球,只留追忆与叹息,将未尽的梦想,永埋在纷飞的战火中。

“前南足球”从此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也进入了刚刚步入职业化的中国足坛。第一位双冠教头桑尼,不朽的世界杯英雄米卢,实德王朝功勋教头科萨,鲁能王朝功勋教头图巴,都让“前南教头”在中国职业化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分崩离析的巴尔干半岛,在巨变后开始了新的时代。2000年欧洲杯,南斯拉夫最后一次出现在世界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塞尔维亚和黑山国家联盟。这支拥有维迪奇、斯坦科维奇、米洛舍维奇、日基奇、凯日曼的球队曾在2006年世预赛仅失2球,却在世界杯上6球大败阿根廷,小组全败垫底出局。因为在赛前,塞黑已然分裂,他们踏上球场时,已不知未来命运。

世界进入和平年代,但巴尔干半岛从未和平。不过在半岛的最南岸,美丽浪漫的爱琴海摇篮里,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人们享受着他们的宁静,古典主义的希腊神话是欧洲人民的精神给养,而现实主义的希腊神话,成为更多平凡人民的前进动力。2004年在伊比利亚半岛,希腊上演了世界足球史上最伟大的黑马奇迹,将德劳内杯带回到了巴尔干半岛的爱琴海岸,书写了足球世界里现实版的希腊神话。

战火可以埋葬生命,却无法埋葬梦想。希腊神话激励了无数国家的追梦热血,土耳其在2008年欧洲杯上演星月神话,斯洛文尼亚在2010年世界杯也有出色表现,波黑在2014年圆梦世界杯,阿尔巴尼亚在2016年圆梦欧洲杯,科索沃则最新成为国际足联的第210名成员。我们还看到了一颗颗闪烁光芒的巴尔干之星,毒蛇毙命的穆图,优雅潇洒的贝巴,犀利迅猛的潘德夫,进球如麻的哲科,任劳任怨的曼朱,华丽优雅的魔笛,他们依然在世界足坛演绎着这座半岛的足球风采。

战火可以让一个国家分裂,让一段历史终止,却无法阻止人们的足球梦想。现实如冰冷人身,足球如火暖人心,风起云涌的巴尔干半岛,在波澜壮阔的历史中,书写着他们独有的足球篇章。热血球员,疯狂球迷,这是巴尔干的足球印记。

沿着东经20度,从巴尔干半岛向北,渡过多瑙河,翻越喀尔巴阡山脉,走过波德平原,穿越波罗的海,硝烟渐渐散去,但狂热依旧不减。欧洲的最北端,北极圈从这里穿过,极昼极夜现象在这里出现,冰天雪地里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是欧洲最大的半岛,有瑞典和挪威,也有着北欧足球的精彩故事。欧洲半岛足球风云为您推荐第四期——斯堪的纳的冰火传奇,敬请期待!

(小二)

欧洲半岛足球风云(一):伊比利亚的世纪荣耀

欧洲半岛足球风云(二):亚平宁的低调深蓝

小二专栏:幽默煽情,一壶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