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哨跑路?盘点那些在跨省禁令生效前搬迁的俱乐部!

2018-01-05 20:44:25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2015初,中国足协敲定了“跨省转让”禁令。不过由于这份禁令文件并未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些球队在权衡利弊之后抢在禁令生效开始前“率先跑路”。那么这些球队为什么要搬呢?他们现状如何?

禁令出台

自从1994年职业化以来,仅仅在甲A甲B时代发生的转卖、异地搬迁案例等就达到了127起。如果加上中超时代,那么这个数字将会突破200甚至逼近300。当时,中国足协官员与各个俱乐部代表走访日韩考察,考察中中方人员向当地官员请教了处理俱乐部转让的方法,而当地官员都对这个问题表示不解回答道,地区性俱乐部作为一座城市的体育名片是整座城市,甚至整个地区无法分割的一部分。球队只有在一个地区扎根下来才能获得真正的稳定与健康的发展,过多的搬迁会让整个国家的足球生态形成一系列的恶性循环。

经历过长时间的准备,中国足协正式酝酿“俱乐部搬迁禁令”。草拟从2015年年初起禁止多个级别的职业俱乐部进行跨省转让和迁移,只允许在俱乐部在同省、同自治区、直辖市转让和迁移。但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最终这份政策在2015年底出台,2016年1月10日生效。

这些原因让禁令诞生

除了上述提到的球队发展以及足球大环境等,这些原因也加速了禁令的出台。在以往,球队转让后联赛球队的数量会变为奇数,这样的情况使得在赛程安排上来说在每一轮当中总有一支球队会得到轮休,但会有一两支倒霉的球队会在联赛的首轮或者末轮才得到轮休机会,这样的情况着实影响着部分球队的利益且影响着联赛的稳定性。除此之外,对球迷的伤害也是一大问题。上海中远升入顶级后上海成为国内少数拥有同城德比的城市,但球队北迁至陕西的结果不仅阻碍了同城对手的良性竞争,同时也让双方死忠球迷失去了相互创造德比文化和当地足球文化的机会。当这支球队再一次选择迁址贵州后,原本热情努力建造“魔鬼主场”“金牌球市”陕西球迷备受打击。

“最终,禁令的颁布日期被确定为2016年1月10日。如上文所述,一些球队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准备进行最后的赌博,他们也如期的从原来的城市搬到新的城市。那他们的现状如何呢?”

中超流浪者?

搬迁球队:贵州人和→北京人和

北京人和的搬迁历史由来已久,特别是在现任老板戴秀丽入驻之后。人和的前身是来自1995年成立的上海浦东足球俱乐部,期间曾迁入陕西西安、贵州贵阳、北京三地,如果算上职业时代的股权转让、赞助商入驻、经营权购买,那么这支球队在队史二十多年期间已经拥有了16个名字,15次更名记录,堪比广州富力。球队在陕西期间,戴家兄妹的“利益足球”就曾被曝光。西安拥有着2011年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权,而世博园的地点就是在西安的浐灞生态区。世园会与浐灞生态园都需要在举办之前宣传,而戴家兄妹看准了这块蛋糕,主动购买职业俱乐部当作宣传载体。

2006年,上海国际队迁往西安开启了宣传世园会的使命。借着世园会和浐灞生态园的东风,球队可以在此间更好的吸引赞助商的投资,凭借着大量商家投资的涌入,球队可以进一步的购买强力内援外增强实力最终进入亚冠,进一步吸引投资。但球队在大手笔的投入之后并没有如其所愿,在接近世园会举办的2010年球队突然在投资上加强力度,横下一条心一定要成功。人和集团在当时因为西安的一些商业项目尚未解决,希望继续用“冲亚冠”的目标加大在商业中获胜的砝码。孙继海、曲波、赵旭日、毛剑卿、李凯等国内的优秀球员相继被买下,加上球队原有的一些国脚,这只“西北狼”被人称为“中国皇马”。2010与2011赛季,陕西浐灞只以第10第9完成联赛,并没有达成亚冠的目标。随即年底“赌输”的戴氏兄妹便带着球队远走贵州。引起了本地球迷和各路媒体人的不满,其中著名足球媒体人颜强曾经表示,“这么一个俱乐部既然可以抛弃西安的话,那么有一天,他也会抛弃贵阳。”

终于这句话在2015年年底印证,在禁令下达之后,除了降级和失去主赞助商的因素,人和集团更希望在稳定之后接近国家经济改革的中心,调整整个企业和球队的发展方向,但因为国安与北控的存在球队最终落户远离工人体育场和北京奥体中心的丰台区,这一次“流浪”也在禁令下成为了最后一次。2016赛季,渴望冲超的北京人和在赛季中都保持了强势,但在关键战对阵冲超对手贵州智诚后败下阵来,几乎失去了冲超的希望。2017年,北京人和卷土重来,引进了万厚良、邓涵文、伊沃、马西卡等实力球员。凭借着攻防两端的良好表现,人和在赛季内长时间位于升级区,而在第28轮主场力克新疆天山雪豹后提前两轮锁定了冲超名额。这支球队也是在禁令出台后搬迁球队内现状最好的一支。

球迷撕球队?

搬迁球队:哈尔滨毅腾→浙江毅腾

毅腾俱乐部起家于大连,曾经以大连和哈尔滨的名义征战职业联赛。虽然曾经主场辗转烟台等地,但俱乐部的注册地一直为大连。2014年冲超成功后,按照中国足协的要求,俱乐部不得不把注册地改为黑龙江省足协。队史上,球队最好的时光就是在哈尔滨,2006年与2011年两次在哈尔滨冲甲成功,2013年完成冲超,几乎所有重大的历史记录都是在哈尔滨完成的。但在“大连毅腾足球发展有限公司”“大连德比”“辽B大巴车”的种种大连因素存在下,哈尔滨球迷对俱乐部的不满早已埋下了伏笔。

终于这样的情绪无预警的在2015年9月26日爆发,在该赛季倒数第四轮冲超失败的毅腾队迎来了冲超球队的大连一方的挑战。虽然毅腾先取得1-0的领先,但下半场三分钟毅腾连丢两球,此时球场内的主队球迷怀疑主队为了大连冲超而给“同城兄弟”放水,除了“滚回大连”“假球”的喊声出现,现场甚至出现了“大连队进一个”的呼喊声。赛后,部分哈尔滨球迷袭击球队大巴,并将队服和围巾点燃,发泄内心不满。除了大连因素外,另一点让本地球迷不满的在于俱乐部的反本土化,在哈尔滨岁月里没有一名哈尔滨甚至黑龙江籍球员代表毅腾队得到应有的机会。在禁令出台的压力下,年底有媒体曝出带有俱乐部公章的《申请迁移主场的函》。

“我俱乐部在今年,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仅依靠集团自身财力支撑球队。迫于生存压力,以及为了俱乐部的长远发展考虑,现向黑龙江体育局申请迁移主场。”据了解,2013年底,俱乐部完成冲超后哈尔滨方面并没有发放150万的冲超奖金,不仅如此,场租和安保等费用也没有得到减免。毅腾的申请迅速完成了审批,本想迁回大连的毅腾因为生存空间问题最终俱乐部落户浙江绍兴。在浙江的日子毅腾似乎过得并不如意,除了从冲超列队滑落到中下游球队情况,甚至在客场中遇到了暴力事件导致多名球员受伤。

无奈之举?

搬迁球队:南京钱宝→成都钱宝

钱宝俱乐部于2014年年初成立参加中乙联赛,并与西班牙巴列卡诺、皇家社会有过深度的合作关系,还曾运作了国脚张呈栋加盟巴列卡诺的。但在南京时代,球队母公司钱宝一直被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暗中调查,最终俱乐部在禁令出台之后以“成都地区优势、人才优势、金牌球市”等理由西迁成都。不过完成搬迁的钱宝似乎也受到搬迁影响,如浙江毅腾一样不进且退。球队在南京连续两次打入中乙总决赛的记录就此中断,搬到成都的钱宝连续两年倒在南区第五名与最后的全国总决赛失之交臂。

近日,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发出微博:“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南京市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 张小雷与钱宝公司正是如今成都钱宝足球俱乐部的金主和赞助商,在母公司发生危机后,俱乐部目前暂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按计划在成都的训练基地内进行了体能和身体恢复训练。如果钱宝案按照这“赖昌星案”(厦门远华)的方向发展,成都钱宝势必会被剥夺冠名。如果球队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赞助商,根据以往的经验球队会受到成都足协的托管。(2004年,成都五牛俱乐部的最大股东及赞助商成都卷烟厂宣布撤资,成都足协接管了俱乐部的经营权)。

是你最爱也是最恨的金钱

搬迁球队:福建超越→江苏盐城鼎立 安徽力天→黑龙江火山鸣泉

普洱万豪→上海聚运动 广西龙桂达→南通支云

俗话说“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在这个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更是如此。上列的这些球队因为资金或者营运问题不得不把球队转让给外省球队,大多数球队还是在本地企业无人接手的情况下被迫转让,这四个省份也可以算中国足球内的弱势省份。

但部分俱乐部只是一线队队员教练和参赛资格进行转让,原有的梯队继续留在了本地,在寻找投资和参赛机会中继续发展。福建超越在两年之后成功参与闽超角逐中丙升级资格,其他俱乐部也在本地的业余比赛中参与拼搏。而一些迁址的新俱乐部也在中乙联赛中展露拳脚。2017年,黑龙江火山鸣泉获得北区第三,而南通支云也有南区第四的闪亮表现。这两支闯入最后的总决赛球队所拥有的结果各有不同,南通在第一轮淘汰赛中负于宁夏山屿海。而黑龙江火山鸣泉则顺利击败四川安纳普尔那、宁夏山屿海闯入决赛,并在决赛中以3-0的比分完胜梅县铁汉生态晋级中甲。

结合去企业化+中性队名

除了固定驻地以外,职业足球在中国开展二十余年,能在队名中“从一而终”的球队屈指可数。一些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投资人急功近利,造成了部分球队无法弥补的伤害。不过,在最近足协下达中性队名指导意见后,一些球队也积极响应,如中乙新军齐齐哈尔中建商砼改名为齐齐哈尔鹤城翼阳。其实在十年之前早有球队拥有这样的前瞻性,上海中远再一次被本土企业收购后改名为上海国际,意图与国际足球俱乐部接轨,“去企业化”打造属于本土的俱乐部。

三菱重工足球俱乐部、马自达足球俱乐部、日产足球俱乐部、洋马柴油机足球俱乐部,如果我不说出他们现在的真名你还能看着J联赛的球队名单认出他们吗?其实他们是现在的浦和红宝石、横滨水手、广岛三箭、大阪樱花。我们的邻居日本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也曾出现商业冠名的情况,不过在日本足协推行日本联赛球队名中性化后,这一现象得到了根治。而K联赛的中性队名化就并没有取得成功,截止目前K联赛依旧有许多企业冠名。但是在隔壁韩国K联赛中中性队名的改革后的结果就没有那么理想了,现在许多的韩国球队都拥有商业冠名,尤其是以全北现代汽车为首的一众球队。参考日韩让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成为球队的家的同时,让中性队名再一次为球队发展打下基础,中国足球在这一点上任重道远。

(大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