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大卫-路易斯:被误读的领袖 年轻球员的导师

2018-10-12 18:46:00 footballparadise {{info|html}} {{advert|html}}

大卫-路易斯:被误读的领袖 年轻球员的导师

切尔西新帅萨里正在全面改变球队的面貌,但任何教练的努力都需要一位球队领袖的支持,他有着一个最好也可能是最意外的选择。大卫-路易斯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立刻想到的切尔西正式队长直接候选人,《footballparadise》作者Joel Slagle带来了自己的见解......

作为一名客居俄罗斯的人,这里人民的文学素养令我非常吃惊。这能够以多种方式显现出来,和一位公交车司机交谈的时候,他可能会引用一些普希金的金句;一个介绍SIM卡的广告牌上可能会涉及到莎士比亚的名言。不过,在我租住的那个带家具的公寓里,我最喜欢的是钢琴上的那个堂吉诃德的雕像。在西欧或者北美,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堂吉诃德在东欧很受欢迎并不奇怪,东正教基督徒有着丰富的尤罗迪维(yurodivy,意指东正教至少36位圣徒的名字)传统。尤罗迪维揭示了观者的虚荣和愚蠢,堂吉诃德做到的也是同样的事情。堂吉诃德在人们眼中显得愚笨,但他是一个有着美好人格的人,所以也可以说他大智若愚。

俄罗斯人能够让这种看起来对立的事物相安无事的存在,这在西方大部分地方是无法做到的。我敢打赌,大卫-路易斯在切尔西非常受欢迎,也许萨里是塞万提斯的忠实粉丝。这能够得到解释,在萨里上任之后,大卫-路易斯和他出色的长传一起继续留在了切尔西的后防线。

大卫-路易斯重返切尔西首发阵容并不是萨里在斯坦福桥唯一做出的改变,意大利教头为西伦敦俱乐部带来了老板阿布过去15年来一直渴望看到的攻势足球。一场比赛之前,孔蒂会警告自己的弟子要准备在场上承受麻烦,而萨里则会让自己的弟子享受足球带来的乐趣。他是唯一一名批评阿扎尔将位置回撤太深的主教练。切尔西的拥趸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支球队是将冠军拱手相让给曼城的那支切尔西,萨里在斯坦福桥正在掀起一场革命。

不过,任何学过历史的学生都会告诉你,一场革命需要一名领袖。但是,来到切尔西之后,萨里对于任命一名正式队长一直未能做出决定。阿扎尔和俱乐部进行的续约谈判据称包含了成为队长一事,但在比赛日的时候,阿斯皮利奎塔通常会戴上队长袖标。阿扎尔帮助比利时获得了世界杯的季军,但有人怀疑他被授予队长袖标是因为他天生讨喜的性格,当然还有他那非常出色的足球技术。比如,在世界杯上,当比利时在最后时刻绝杀日本时,是卢卡库将队友聚集在一起鼓励他们。简而言之,对于切尔西这样的俱乐部来说,阿扎尔成为队长显得过于被动。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情况,因为切尔西现任队长加里-卡希尔是名很好的领袖。尽管上赛季在切尔西机会寥寥,但卡希尔依然进入了英格兰参加世界杯的阵容,这主要得益于他的经验和影响力。不幸的是,对于卡希尔来说,他在萨里麾下进入常规首发阵容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阿斯皮利奎塔是球队合格的副队长,巴斯克后卫也是职业球员的典范。一个最好的例证来自于2017年的夺冠庆祝,当其他球员都在享受香槟和啤酒时,阿斯皮利奎塔却拿的是蛋白质奶昔四处走动。

阿斯皮利奎塔是一位以身作则的球员,当穆里尼奥让他踢左后卫时,他在切尔西边路牢牢占据了一个主力位置;当孔蒂需要一名中卫时,他又成为切尔西中卫位置的最大发现。对于一名“专制型”的主教练来说,阿斯皮利奎塔是完美的球员,他会按照主教练的要求将每件事做得很好。难怪穆里尼奥曾说,自己完美的球队就是拥有11名阿斯皮利奎塔。

然而,萨里麾下的生活是不同的。意大利教头不仅带来了攻势足球,也放宽了对球员场外生活的限制。在科巴姆训练基地,棕色沙司这种在英国之外被认为是一种奇怪的调味品被再次允许使用,而且,在主场比赛之前的那天晚上,球员们可以回到家里享受家庭生活。在更为宽松的环境中,攻势足球需要一名积极主动的领袖,仅仅以身作则是不够的。

一个可能填补这个空缺的是法布雷加斯,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他在21岁时就成为了阿森纳队长。我最喜欢这名加泰罗尼亚中场的地方是他在社交媒体上劝诫队友不成熟行为的方式,尽管态度温和,但展示出了他自然而然产生的威信。不过,和卡希尔一样,你很难看到法布雷加斯进入球队的首发阵容。

所以,切尔西需要一名有足够个性的人担任队长,他能够在宽松的氛围中得到尊重,能够向主教练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是球队的首发球员。答案就是每个人都很喜欢的大卫-路易斯,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你需要检视一下自己在生活中优先考虑的事项。

我已经听到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了,但请容许我继续讲出自己的理由。第一个反对意见通常是人们觉得路易斯过于鲁莽,所以他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队长,这和加里-内维尔曾经评价路易斯的观点有些相似。曼联传奇曾称“路易斯就像被一个人群中的10岁孩子在Playstation上被控制”,但是,我想问一下各位先生和女士,一名球员不能得到成熟和成长吗?当内维尔在2011年发表这样的言论时,卡希尔刚刚确立了自己在博尔顿的首发位置,瓦尔迪还在非联赛俱乐部踢球。不过,内维尔这样的金句通常会使人陷入迷惑。因此,路易斯的每次场上表现都被先入为主的偏见所蒙蔽。比如,自路易斯重返英国足坛之后,你认为谁犯下的防守失误让对手进球最多?是路易斯还是稳定可靠的卡希尔?当然是卡希尔,但是作为一个很难控制的场上因素,卡希尔却没有路易斯那样备受关注。

有些人反对路易斯成为队长可能是因为他没有认真对待自己的角色,人们很容易记住在慕尼黑获得欧冠冠军之后,路易斯戴着一个滑稽的帽子在球迷面前高兴的跳舞,但却很难记住他是如何挺到这个阶段的。在特里和伊万诺维奇均停赛的情况下,路易斯早早从腿筋伤病中复出以稳定球队的后防线。为了通过最后的体能测试,路易斯付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努力,由于比赛被拖到了加时赛,路易斯整整踢了120分钟的比赛。那天晚上,尽管腿筋的伤病依然在影响着他的发挥,但他拖着沉重的双腿让球队的后防线坚不可摧,他用自己的伤痕证明了这一点。不过,由于他经常喜欢开玩笑,让自己显得很放松,我们觉得他有些玩世不恭。

路易斯看起来无忧无虑,但他自有目的。切尔西中场坎特是一个非常腼腆的人,在一个充满大牌球星的更衣室中,这样的人物很容易被忽视。路易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站出来努力让法国人融入其中。

是的,他是以开玩笑的方式,但他有着一个非常认真的目的,那就是确保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够得到倾听。在职业生涯早期,路易斯就已经意识到了让团队充满动力的重要性。当本菲卡传奇路易松离开球队之后,21岁的路易斯成为了球队队长。在一支球队中一般不会给这样一名球队中最为年轻的球员领袖角色,尤其是他经常喜欢开玩笑的情况下。

上赛季,有媒体报道称,路易斯质疑了孔蒂的执教方式,在让两人陷入了争执。有人可能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不成熟且粗鲁的。不过,事后看来,这是支持他领袖能力的另外一个证据,他作为球队的代表和主帅对峙。现在,每名切尔西球员在媒体面前都称自己很高兴看到萨里到来,这很容易理解。

2016-17赛季,孔蒂高强度的执教方式激发出了最好的切尔西,但他火爆的性格上赛季让球员们苦不堪言。球队最终在联赛中位居第5,在欧冠中以一种相当无力的方式被淘汰,孔蒂最终也因为自己被俱乐部认为不当的行为被解雇,这些都凸显了意大利人上赛季执教方式受到了球员们的抵触。如果你或者我接受上级的质询,然后俱乐部高层以行为严重不当解雇了孔蒂,那么我们在考虑球队领袖角色时会直接想到那些敢于质疑主教练行为的人。

在我们讨论怎样才是一名优秀的队长时,一个最容易被忽视的话题是,在比赛日的时候,队长袖标其实无关紧要。一场比赛是职业球员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一名职业球员一天大部分时间是在训练场上度过,他们会努力去娱乐自己并且在面对媒体时履行自己的义务。不管是在科巴姆乒乓球锦标赛上为队友加油(顺便说一句,切尔西阵中的西班牙球员乒乓球技术相当不错),还是代表切尔西电视台出现在小球迷家中给他送上生日蛋糕给小家伙一个惊喜,路易斯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表现非常出色。

作为一名队长,你还需要在指导年轻球员方面做出相当多的工作。每次采访路易斯的时候,他都会谈及队内一名年轻球员,这说明了一些东西。阿姆帕杜和克里斯滕森经常会谈及路易斯对自己的影响。这些年轻球员倾听路易斯的建议,因为他们认为路易斯是一名权威球员,他引导年轻球员认识到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意味着什么。对年轻后卫的指导更加引入注目,因为阿姆帕杜和克里斯滕森中任何一名球员取得显著进步的话都意味着路易斯在球队中的地位受到威胁。路易斯现在已经31岁,如果他淡出首发阵容的话很可能意味着职业生涯就此走向下坡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年长球员合理的行为是用任何必要手段保护自己的“领地”,而不是让自己逐渐不被重视。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的球迷,我们应该赞扬这名巴西人的“非理性”形象。

路易斯的善举已经超越了自己的队友,巴西人14岁就离开家乡闯荡,他知道离开家乡去适应新的文化是多么困难。在英超,路易斯为自己的巴西同胞建立了一个社区,无论他们来自哪家俱乐部。他会庆祝自己的同胞得到国家队的征召,邀请年轻球员共进晚餐,举办生日聚会,并帮助那些想家的年轻人找到任何能够想起家乡的东西。

一名领袖不仅要引导其他人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也应该让他们适应这个世界。这名蓬蓬头后卫的同情心和乐观态度映射出我们的犬儒主义和小气行径,将一个人的弱点暴露出来显然会让他不舒服。当我们面对自身的道德缺陷时,我们面前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听从劝告,以任何必要的方式否定外界的信息。所以我们对他的率真嗤之以鼻,而这正证明了我们的消极。事实上,我们如此迅速的否定他的领袖能力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在这一点上,路易斯有些类似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白痴》中的梅什金公爵,这部小说的灵感来自于堂吉诃德,小说的故事建立在一个真正好心肠的人没能在社会中发挥自己作用之上。小说中的其他主要人物都误认为梅什金公爵是个白痴,因为他总是宽恕那些误解自己的人,他的感情是真挚的而不是充满讽刺意味,他以一种率真的方式生活。他就是一位尤罗迪维。不过,也有一些人通过他激进的善举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正如通过这位英雄,陀思妥耶夫斯基断言“美会拯救世界”,美不仅仅会让艺术繁荣,这是和黑暗对抗的方式。他不仅反映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也引领我们更好的适应这个世界。还有谁能比这个来自巴伊亚的乐观后卫更适合引领切尔西勇敢地进入这个新世界呢?

(二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