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奇告别信:23年,我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2019-07-12 22:08:53 每日邮报 {{info|html}} {{advert|html}}

不久前,克劳奇通过推特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决定。随后他又在自己的《每日邮报》专栏中发布了告别信。

我花费了23年来准备这样一个时刻,而现在它来了,你会意识到自己所准备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用。现在是时候称自己为“前球员”了。我这段从16岁开始的奇妙旅程,终于到了要结束了的时刻了。

我原本想着要踢到40岁,所以觉得“退役”这个词挺可怕的。之所以我会有对它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是因为如果不用想着备战新赛季,感觉真的很奇怪。但过去几个赛季的情况让我意识到,“退役”或许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从一名常规首发球员变成一名只能够以替补身份出场,在场上踢10分钟到15分钟的球员,这真的让人感觉很难受。明年1月之时,我就要39岁了,虽然我的身体状况还很好,我觉着自己还可以继续踢下去,但我又不想成为一名被嫌弃的球员。

所以,这份告别信其实会有点超现实的感觉。我家刚刚迎来了第四个孩子——杰克。这孩子的出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混乱,所以我还没有空下来去体会自己无需参加季前训练的奇怪感觉。我的生活依旧以一种精彩而又忙碌的方式继续着。

但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明白(生活中没有足球的那种失落感)。当我在U10梯队的地区联赛中取得进球之时,我从未想过足球能够开启我一段奇妙的人生。简单来说,足球,它让我梦想成真。

我想到了自己17岁的模样。当时我还是热刺的青训学徒,在预备队和一线队之间,还挡着其他10名年轻前锋。热刺将我租借去到了哈姆雷特(Dulwich Hamlet),然后又将我租借去到了瑞典的哈斯里豪尔蒙(IFK Hassleholm)。平心而论,那个时候你肯定不会对我的成功抱有太大的期望。

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告诉我,我将代表三狮军团出战42场比赛,攻入22粒进球,并且还帮助利物浦在欧冠联赛、足总杯决赛中取得进球,帮助热刺阔别40年重返欧冠,我真的会以为你是傻的。

克劳奇曾为英格兰出场42次,攻入22粒进球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我还记得我在国家队比赛之时,和父亲的一次谈话,那次谈话让我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到了一起。我们谈论的是关于英格兰9号球员,并认为这个国家热爱踢球的孩子们都希望能够穿上它(国家队9号球衣)。

恰巧那天下午的比赛中,我穿上了9号球衣。我很幸运,我希望人们能够意识到我是多么享受我的职业生涯。无论我身在何处,我总是与球迷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每次我为他们所支持的球队取得进球,我都非常开心。

这些球队——从女王公园巡游者到诺维奇、到阿斯顿维拉、南安普顿、热刺、利物浦、斯托克城和伯恩利——我一直都不认为这些球队会成为我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但现在我需要转变一种方式,让足球继续留在我的生活之中。我计划下赛季去看他们所有人踢球。

伯恩利确实是一个理想的重点。我在1月加盟伯恩利之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力,但我很高兴我去到了那里。肖恩-戴奇是一名顶级教练,球员们也很优秀。他们相当有爱,我每天都过得满心欢喜。伯恩利是一支伟大的球队。

克劳奇认为自己挂靴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从足球世界切换到“普通”世界,这样的转变应该会很容易,因为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各位也大可放心,我在《每日邮报》的专栏也会按时推出,不用编辑催稿。

我很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让我能够继续接近比赛。我看到有些球员在挂靴退役之后,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够适应。足球是如此美妙,所以我已经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在退役之后会患上抑郁症。

任何东西都无法与我过去23年的职业生涯相提并论。我现在正在装修我的工作室,我正准备把我职业生涯各个阶段的照片都挂到墙上去,这些照片将承载着我对于过去的美好回忆。

这些照片中,有利物浦对阵切尔西的2007年欧冠半决赛的照片,有我在世界杯上为英格兰出场的照片——当时整个国家都希望我能够穿上三狮军团的战袍。还有2000年9月,我在对阵吉林厄姆的足总杯比赛中进球的照片,那是我为女王公园巡游者攻入的首粒进球。

虽然收集球衣从来都不是我感兴趣的事情,但我会因此将回忆收集。这些回忆的故事,日后我可以告诉我孩子的孩子。这位前球员在绿茵场上度过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现在,我是时候书写自己生活的新篇章了。

(Arm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