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掌故】威廉-加拉——带刀侍卫、伦敦浪子

2019-08-13 17:40:55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豪门过客,游戏妖人,边缘国脚,你遗忘的那些球员,直播吧还记得。本期的足坛掌故,为你带来的是一位法国防守尖兵,他不是克莱枫丹青训营最出色的学员,却深得所有效力过的俱乐部教练的赏识,他任劳任怨,他激情满满,他流浪于伦敦的街头巷尾,他是个纯粹的足球痴汉,他就是威廉-加拉。

​​球员资料

球员姓名:威廉-加拉(William Gallas)(延伸阅读1)

常用号码:13号、10号、5号

场上位置:中后卫、边后卫

年龄:42岁(1977年8月17日)(延伸阅读2)

身高:182cm

国籍:法国

青训:克莱枫丹青训营

主要效力球队:马赛、蓝军、枪手、热刺

欧冠首秀:1999年9月14日,马赛2:0格拉茨风暴(奥地利)

英超首秀:2001年8月19日,切尔西1:1纽卡斯尔

国家队首秀:2002年10月12日,法国5:0斯洛文尼亚

退役时间:2014年10月16日

技术特点:身高在后卫里不算突出但头球能力出色,铲球破坏球能力强,身体强壮,耐力出众,回追速度快。

独白

我叫威廉-加拉,1977年出生在法国巴黎市郊的一个普通小镇,出生那年,我的父母从位于西印度群岛的瓜德罗普来到这座小镇,父亲当了一名水管工人,母亲则在一家邮局谋得了一份工作。

我的叔叔亨利一直生活在法国南部,他是一名足球运动员,同时也是我从事足球运动的启蒙者。我记得六岁的时候,他给我买了一个足球,我开始着迷了,开始不分场合的踢球,不是在街道,就是在自家的卧室,和所有顽皮的孩子一样,我的行为让父母非常苦恼。

1990年,也就是我13岁的时候,我突然得到了一个天赐良机,一家顶级足球学校向我发出了邀请(延伸阅读3)。但我的父母在经过长时间思考后,却一致决定返回瓜德罗普,并且告诉我:一个13岁的孩子是没办法照顾好自己的,所以也要求我和他们一起回家。我清楚的记得我哭了,我恳求他们,我梦想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而现在摆在眼前的邀请是一次好机会。万幸的是,他们最终妥协了,答应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才会成为现在的我。

实话实说,我不是克莱枫丹足球学校里最好的那一个,但我认为勤能补拙,我每天的训练都非常刻苦,这是我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直到后来进入职业俱乐部,当我看到一支球队最好的球员在加班工作,而年轻的球员却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一切。

1994年,我即将18岁了,我决定离开我的足球圣地克莱枫丹,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于是我加盟了卡昂U19梯队,并在一年后幸运的代表卡昂队参加了9596赛季的法乙联赛,并且奇迹般的夺得了冠军!这对我的职业生涯而言简直是梦幻般的经历。9697赛季,我还未满20岁,就得到了效力法国最高水平足球联赛的机会,那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疲惫,也许正是看中了我的速度和身体优势,马赛队竟然在赛季结束后向我发出了邀请,就这样,3年前我还是克莱枫丹的学徒,3年后,我已经可以立足于法甲劲旅马赛的一线队,并且得到了很多马赛球迷的喜爱,这感觉,真的和做梦一样!

1999年10月19日,马赛的韦洛德罗姆球场,面对新科三冠王红魔曼联队,我代表马赛第4次站在了欧冠赛场上,出任左后卫、对位贝克汉姆的我有点兴奋。虽然是我们的主场,但曼联是卫冕冠军,我们还是要以防守反击为主,好在我们的铁桶阵让曼联有点束手无策。比赛第69分钟,从我得到了一个机会,在曼联左侧肋部带球突破,和达尔马做了个墙式二过二配合,得到了面对对方门将的机会,这回站在对方门线上的已经不是那个丹麦人,而是一个看起来和我一样年轻的澳大利亚人(延伸阅读4),说实话,这种单刀我平时在训练中都没有机会练,但当比赛中出现这种机会,我是不会犹豫的,我相信“大力出奇迹”,所以我进球了,队友们都过来拥抱我,马赛凭借我的进球赢了曼联,我的天呐,那是曼联啊!我想我真的成名了。

欧冠面对曼联一锤定音

告白

2001年7月,我已经在马赛队效力满四个赛季了,在我满心期待着自己的第五个赛季时,我接到了切尔西主帅拉捏利的电话,他告诉我切尔西需要我。我马上24岁了,看着亨利、特雷泽盖这些发小都已经成为了大满贯球员,我突然迸发出一种“走出去”的强烈愿望,虽然我们的国家队拥有布兰克、德塞利、勒伯夫这些功成名就、经验丰富的后防大师们,但我也很期待能进入勒梅尔的视野,也很想去日本韩国体验一次世界杯的冒险之旅。

所以我决定,接受这次挑战。

切尔西的办事效率很高,通话之后没过几天,马赛队就接到了切尔西的正式报价,620万英镑,我脱下了“地中海之蓝”,穿上了“忠贞之蓝”。

伦敦是个阴雨绵绵的城市,相比马赛的阳光明媚,我还真的费了些时间去适应这里,索性这里有同胞佩蒂特和德塞利,还有好友亨利,但我和亨利不能交流的太多,毕竟如今的我们已经各为其主。我依旧坚持每天刻苦的训练,拉捏利很信任我,但为了保护我,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他并不打算派我上场,但与喜鹊的揭幕战异常激烈,开赛开始不到半小时,我们的中卫特里就受伤了,拉捏利看向我,示意我起身活动准备登场,我就这样开启了我的英超生涯。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

2002年8月23日联赛第五轮破曼联

在切尔西,我的场上位置并不固定,当勒索克斯和梅尔奇奥特都可以出战时,我通常会与特里搭档中卫,后来我们的中卫人选中多了“卡瓦略”这个选项,我就会在一些比赛中出现在右后卫的位置,随着我职业生涯的深入,我开始意识到位置固定的重要性,但说实话,在蓝军的日子是我职业生涯里最快乐的日子,尤其是当俄罗斯老板入主球队、葡萄牙狂人执掌球队之后,我们成了英超赛场上又一支劲旅,那种感觉太棒了!

当俱乐部百年华诞时,我们举起了阔别50年之久的英超冠军奖杯,那是我真正难以忘记的岁月,切尔西永在我心!

2006年2月5日对阵红军破门

2006年3月11日对热刺补时绝杀

黑白

然而甜蜜总是短暂的。

接连为切尔西拿下两个联赛冠军,我在队内的位置也很稳固,所以我更愿意长留球队,但当我提出加薪要求时,那位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俄罗斯老板却拒绝了我,更糟糕的是发生了另外两件事:一件事是有狗仔队发现老板私下在接触枪手的左后卫阿什利-科尔;另一件事是球队为了引进德国中场巴拉克,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做主承诺给他13号球衣。

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俱乐部的做法让我太失望了!这个夏天很难熬,直到温格给我打来电话。

电话里我们交流了很多,他说球队需要我,于是在痛失世界杯的这个夏天,转会市场的最后几个小时里,我和阿什利-科尔交换了球衣的颜色。

我不喜欢3号球衣,因为新赛季已经开始了,球队其它的号码已经全部确定了,所以我大胆的穿上了阿森纳的10号球衣。初到阿森纳时,我打了几场左后卫,也打过几场中后卫,新的角色还在艰难的适应,伤病却找上了我。

我记得那是第十三轮打纽卡,我们被对手逼平了,而赛后我感觉膝盖不适,这一歇就是三个月,直到07年2月才复出,这之后的两年,我的脚踝、膝盖、小腿屡次受伤,这些看似不严重的小伤一直困扰了我很多年,也让我不能以完全健康的状态给予新东家回报。

当我来到阿森纳时,我的发小亨利已经在球队功成名就了,但他也有烦恼——2006年的欧冠决赛让他感受到了球队和巴萨的差距,2006年世界杯的饮恨让他更是迷茫了很久,于是2007年夏天,他终于迈出了那一步,告别总是会来的,海布里之王的舞台应该在海布里,而枪手已经搬到了酋长……亨利离开后,温格把队长袖标交给了我,可能是看中我在场上的拼劲儿和专注吧。可是这样的做法让更衣室陷入了一个怪圈,吉尔伯托-席尔瓦才应该是接任队长的那个人,可是我被推到了前台……好吧既然让我当队长,我必须要以身作则。

精准滑铲

回追滑铲

2007年12月16日作为队长弑旧主

领袖气质

后来……后来我犯了个错误,2008年2月23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们客场挑战伯明翰,开场三分钟,我们的前锋爱德华多被对方后卫马丁-泰勒铲断了腿……我们队的情绪受到了很大影响,但我们仍然坚持了下来,比赛的前94分钟里,我们都是以2:1的比分领先对方,我们多想拿下这场比赛,哪怕是为了爱德华多,但伤停补时最后一分钟,伯明翰扳平了比分,对比赛结果的失望和对重伤队友的祈祷交织起来的复杂情绪,让我一度陷入崩溃,以至于我忘记了我还是这支球队的队长。

那场比赛之前,我们排在积分榜首,正是那场该死的比赛,改变了爱德华多的职业生涯,也改变了我们那个赛季的整体走向,领先了大半个赛季,最后只获得季军,我真的又难过又不甘心。

0708赛季结束以后,我把队长袖标给了小法,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个决定无比正确!我卸下了重担,可以轻装上阵,小法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一夜之间成为了我们新的领袖。但伤病真的很让我绝望,每当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就会因为膝盖和小腿的伤势不得不休战一段时间,我才30岁,是一个后卫最好的年纪,我真的不想因为伤病离开我挚爱的足球。

这世上本就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生活,足球,未来,所有东西看似是独立存在的,但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看作是一件事情。

坦白

08年欧锦赛、10年世界杯,我的法国队在06年齐达内“回光返照”之后彻底陷入了低谷,连续两届大赛决赛阶段,我几乎打满了所有时间,但却只收获了两场平局和四场失利,33岁了,是该给年轻人让路了。

哦对了,还有去南非之前附加赛那个赌上亨利职业生涯声誉的手球,我是他的“直接帮凶。”

接亨利的手球进球

南非归来,我与阿森纳的合同到期,我做出了另一个决定——坦白面对现在的自己。在思考许久后,我决定离开效力了四年的阿森纳,相比切尔西,这里带给了我太多复杂的情感,热爱当然有,但真的已经没有了斯坦福桥的青春和激情。

我选择了同城的热刺作为下一站。

老雷和温格一样,很信任我,在代表热刺出战的第四场比赛里,就把队长袖标交给了我,坦白讲,我受之有愧。

但如果我戴上队长袖标可以让队里的年轻人变得更好,那我真的很愿意这样做。十月的欧冠小组赛,我作为队长,近距离亲眼见证了贝尔的成长,在主客场两回合与国米的比赛里,他把“世界第一右后卫”麦孔过成了筛子,也许这就是他的起点吧,很高兴,他在驶入生涯快车道前有我的影子。

我在热刺呆了三年,还是因为可恶的膝伤和腿伤,我的出勤率还不到全部比赛的一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最初的心有不甘开始变得慢慢坦然接受,身体机能的下降是不可逆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善待自己。

2013年,我还曾孤身前往澳洲经历了一段冒险之旅,但那支球队整体实力有限,加上我已经无法痊愈的小腿伤病,我想是时候选择停下来了,37岁,我踢不动了,我要坦白面对自己的身体,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永远不会离开足球,她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事业。

留白

延伸阅读1:关于法语名:在法语中,位于词尾的“s”多数是不发音的,所以除了加拉,还有我们熟知法国著名边锋罗伯特-皮雷(Robert Pires)、迪迪埃-德尚(Didier Deschamps)、乌戈-洛里(Hugo Lloris)。

延伸阅读2:关于生日:加拉与枪王亨利有着奇妙的缘分,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们早在克莱枫丹青训营时就是很好的朋友,只不过当亨利1999年冬窗从摩纳哥来到亚平宁、再从斑马军团登陆海布里、再到在枪手誉满天下之时,加拉却一直效力于马赛队,直到2001年才被拉捏利带到英伦,一对好友才成为了对手。

延伸阅读3:关于克莱枫丹足球学校:曾经是一块无名之地,现在已是法国球星们的摇篮,亨利、阿内尔卡、特雷泽盖、格里兹曼、姆巴佩……从1988年正式成立开始,这里赢得了足球世界中无数人的仰慕,直到现在还维持着旺盛的“造血能力”。这里的食宿全部免费,这样可以确保法国一些家庭不富裕的孩子也能够有机会接受最好的足球教育。这里的训练标准很高,技术、灵活性、对抗、心理、阅读比赛、战术、足球智慧等几乎所有方面都会涉及,可以说,来这里学习的孩子可以接受一个完整的足球体系塑造。如今,克莱枫丹已经成为了法国足球的一枚标签,它的孵化已经开始惠及法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当然,它依旧会是法国足球的心脏,这里将会诞生更多的姆巴佩们,为法国足球继续贡献更多的辉煌。

延伸阅读4:关于红魔门将:1999年5月,丹麦一代门神舒梅切尔急流勇退,在曼联夺得三冠王的赛季后离开了球队。澳大利亚人博斯尼奇随即自由转会曼联,但他在曼联队的日子就像被放在了显微镜下——生活恶习、超重身材、惹是生非,这一切让弗爵爷意识到博斯尼奇不会是舒梅切尔的接班人,加上当时“病急乱投医”的意大利门将泰比,曼联终于痛定思痛,在2000年签来了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法国队的头号门神巴特兹。而博斯尼奇和泰比也相继离队,为舒梅切尔离开后的门将风波画上了一个句号。

(周游)

足坛掌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