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辈出伴随暗流汹涌,德甲是少帅的天堂还是坟墓?

2019-11-09 12:21:55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2019-20赛季德甲的第一次易帅,似乎令很多人感到突然与不解——上赛季豪取德甲、德国杯与德国超级杯,本赛季开局阶段似乎也顺风顺水的科瓦奇突然陷入了下行区间,这位德甲少帅的代表人物最终在千夫所指中黯然退场。

科瓦奇的遭际,可以说是德甲少帅们的缩影。在近年的德甲赛场上,年轻有为、独具特色的少帅层出不穷,但年轻教头的“淘汰率”也相当可观。不少人在升堂入室之后头破血流,甚至就此隐没。新人辈出伴随暗流汹涌,德甲是少帅的天堂还是坟墓?

冒险者热土,青春之歌助推少帅风暴

德国足球在2013-2014年实现了大丰收,拜仁慕尼黑与多特蒙德两大豪门包揽2013年的欧冠冠亚军,次年国家队也在里约折桂。伴随着国家队与俱乐部的双重成功,德国媒体兴奋地将德甲称之为“世界冠军联赛”,将2014年的夏天看作德国足球走上巅峰的历史时刻。

德甲的少帅风暴,也在这一时期发轫。瓜迪奥拉与克洛普两位少帅之间的斗法,将德甲的战术水平与竞技水准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勒沃库森的“机械师”施密特、在美因茨创下开局连胜纪录的图赫尔都在很早的阶段就展现了执教天赋。2013-14赛季德甲有4支球队征战欧冠,4位教头的平均年龄仅有42.75岁。

少帅风暴在德甲出现不是偶然。前足协主席沃菲尔德主导的改革,让年轻化成为了德甲的主旋律。2004年之后德国足球大力推进青训,很多球队用于梯队建设的资金甚至超过了一线队的引援。十几年间,德国迅速近岸成了一个高效、庞大、批量生产足球人才的体系,教练也不可避免的成为这一体系中的一环。魏斯魏勒学院每年都会生产出大量毕业生,饱受关注的纳格尔斯曼就是其中的翘楚。

德甲的经营模式也利于少帅的发展。德国球队普遍有严格的投资规划,以及重视本地青训的传统。不少德甲球队还实行“外向型”经营策略,对有天赋的球员进行打磨,再出售到更高级别的球队以获得利润。乐于培养与提携年轻球员是很多少帅的共同点,这在经营者看来能够很好的服务于俱乐部的整体经营规划。

因此在最近几个赛季中,德甲始终都是各路少帅的舞台。2017-18赛季,德甲教练的平均年龄一度低至44岁,联赛中接近100名球员的年龄都大于他们的教练。本赛季的德甲同样由年轻教练唱主角,18支球队中有11支的教练都是50岁以下。43岁的马尔科-罗斯执掌的门兴格拉德巴赫本赛季长时间雄踞榜首,今夏离开阿贾克斯“单飞”之后,46岁的许路德同样在霍芬海姆有着精彩的执教表演。

成名容易成才难,理想主义难以为继

象征新锐势力的德甲少帅们很容易成为球迷与媒体的宠儿,但是光芒之下,却也有着并不美好的暗面。上赛季的德甲联赛中,一共有9位50岁以下的少帅下课,但是半年甚至更久过去,除了前奥格斯堡主教练鲍姆在德国U20再就业以外,其余8人都至今还赋闲在家。这些陷入困境的少帅中,甚至包括了特德斯科、海因里希等曾经饱受业界赞誉的年轻教头。

这样的情况不是偶然,近年的“少帅运动”中,已经有太多的明星教头成为了垫脚石。曾经令瓜迪奥拉为之惊叹的“机械师”施密特被迫遁走远东,维克托-斯克里普尼克与瓦勒里安-伊斯梅尔已经沦落到奥地利、乌克兰等非主流联赛,延斯-凯勒与舒伯特曾经名噪一时,但如今也只能在低级别联赛中谋得一份差事。

作为一种在新时代可以被大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产品,少帅群体始终存在着极高的淘汰率。在球员转会费日益飞涨的今天,教练的地位不断下降,越发容易成为利益链条上容易被牺牲的那一环。经济利益与竞技成绩紧密挂钩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球队在战况不佳时,会选择“休克疗法”以图转机。上赛季带领俱乐部取得成功的救世主,很容易在一个夏天之后就成为千夫所指。

自身的局限,也是不少少帅陷入困境的原因。以自称“技术二流、身体三流”的克洛普为代表,德甲少帅多数是科班出身,部分甚至没有球员经历。扎实的理论功底、出色的分析能力、以及对录像研判等新技术的熟练运用,是德甲少帅们的优势。但球员经历的缺失,使他们在执教实操中往往容易陷入理想主义的陷阱,也很难在突发情况面前及时拿出备用方案。

通过在霍芬海姆的成功,纳格尔斯曼成功跻身教练界的“顶级流量”。但他的临场指挥,却不止一次被批评为过于理想化。一些霍芬海姆球员曾经抱怨称,这位少帅一场比赛要更换4-5次阵型,令他们疲于奔命。也有一些少帅的失败,源自关键球员缺失导致的体系崩塌。2017年失去莫德斯特之后,施托格尔始终未能重建攻击体系,治下的科隆上演了上季欧战本季垫底的惨剧。

“跨越”并非易事,内外皆需见功夫

科瓦奇的离任,无疑是德甲“少帅运动”的又一次挫折。平心而论,在接近500天的塞贝纳大街之旅中,克罗地亚人的表现绝非一无是处。上赛季在落后多特蒙德接近10分的情况下,拜仁依旧完成卫冕;在逆转局势的过程中,也曾打出5-0多特这样的经典战役。欧冠虽然止步16强,但输给的是最终的冠军利物浦。考虑到拜仁2018年夏天的引援情况,似乎也不不能过多苛责主帅。

但是科瓦奇的离任,也并不能说是完全冤枉。克罗地亚人经常展现匪夷所思的“科学”,上赛季动辄无视球员的状态,纯粹为了轮换而轮换;本赛季则坚持在一周双赛的情况下使用同样的首发阵容,导致在安联主场1-2不敌霍芬海姆。让穆勒与哈维-马丁内斯两位水平并没有下滑的三冠功勋打替补的决定,最终也激怒了球迷与高层,并因此遭到反噬。

从中小球会打出名堂并取得豪门邀约,是不少少帅的梦想。但对绝大多数少帅来说,“阶级跨越”也绝非易事。相比于中小球会,豪门在战绩与场面上有着更高的要求,更衣室政治也更加诡谲与复杂。图赫尔在美因茨时期声名鹊起,甚至被瓜迪奥拉看作是自己在拜仁的接班人。但是真正进入豪门、执掌多特蒙德之后,少帅的性格问题就暴露无遗。2017年德国杯决赛前夕,少帅无论是在更衣室还是管理层,都处于众叛亲离的境地。

今年夏天在德甲履新的7位教练,平均年龄仅有43.5岁。对于少帅们来说,德甲联赛永远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崇尚年轻化、拥有完备人才培养体系,可以让年轻教练们功成名就。但是为数众多的失败者也说明,想在这里站稳脚跟也并非易事。“少帅风暴”还将持续,大浪淘沙的戏码还会继续在德甲上演。

(LLW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