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佬汇】弗里克——将巨轮带回正轨,乃至再上一层

2020-06-30 16:59:54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2020年6月20日,在残阵情况下还以1-0战胜不莱梅之后,拜仁以近18轮17胜1平的战绩强势夺冠,成为了五大联赛第一支通过完整赛程夺冠的球队。

如果要论本赛季拜仁夺冠的最大功臣,或许是德甲历史上单赛季进球最多的外籍球员莱万多夫斯基?或是在换帅后重新坐稳主力位置、并且以创个人单赛季纪录的21个助攻坐稳德甲助攻王宝座的“二娃”穆勒?是找回状态的诺伊尔、是在“新”位置表现出色的阿拉巴、基米希和戴维斯?在这一切出色表现的背后,或许中途接手球队,带领拜仁一路强势逆袭的弗里克才是最佳的答案。

基本资料

姓名:汉斯-迪特-弗里克(Hans-Dieter Flick)

生日:1965年2月24日(55岁)

出生地:西德,海德堡

身高:177cm

青训球队:米肯洛赫、内卡格明德、桑德豪森

主要效力球队:拜仁慕尼黑、科隆、桑德豪森

主要执教球队:维多利亚巴门塔尔、霍芬海姆、萨尔斯堡红牛(助教)、德国国家队(助教)、拜仁慕尼黑(助教、主教练)

主要荣誉:德甲联赛冠军(球员期间4次,作为主帅1次),2014年世界杯冠军,1985-86赛季德国杯冠军

执教能力(4分):★★★★

球队成绩(4分):★★★★

经管能力(3分):★★★

常用阵式:4-1-4-1,4-2-3-1

并不圆满的球员生涯

出生在德国西南部城市海德堡的弗里克,球员时代算是中上之姿。青训期间就不断流浪,米肯洛赫、内卡格明德和桑德豪森等队都曾留下弗里克的足迹,两度入选西德U-18国家队算是他青年时代的高光时刻。

18岁那年,有了一些名声的弗里克收到了斯图加特的一线队录用通知,但是他拒绝了。为此他还错过了跟随球队获得1983-84德甲联赛冠军的机会。当中原因听起来非常荒唐却又现实得令人心酸——当时的弗里克正在以见习生的身份,努力通过培训,成为一名普通的银行职员。

“斯图加特说如果我那样做的话,就只能为预备队踢球了,而我并不想那样做。因为我不知道还能踢多久,只是想找个依靠。”弗里克后来接受采访时如是说,长期混迹于低级别联赛的状态让弗里克不得不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显然,对于当时的弗里克而言,稳定的银行职员工作要比不知还能维持多久的球员生涯有更大的吸引力。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两年之后,20岁的弗里克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一名勤勤恳恳的银行员工。他来到了慕尼黑,鱼跃龙门般地进入了“南大王”拜仁。颇为巧合的是,桑德豪森为了填补弗里克离开后的空缺,签入了一位名叫马库斯-勒夫的球员,这人正是后来的德国队主教练尤阿希姆-勒夫(Joachim Low)的兄弟,这段莫名的缘分在多年后“开花结果”。

尽管弗里克在职业生涯中缺乏亮眼的个人成绩,但是能够被德国足坛霸主相中绝不是无能之辈,哪怕当时的拜仁只是刚刚摆脱危机、重回正常航道的“巨轮”。经过一年的适应,弗里克在拜仁渐渐站稳了脚跟,从马特乌斯的替补逐渐成为德国传奇身边的得力助手,马特乌斯对这位有着出色跑动和良好战术理解能力的搭档赞誉有加。在拜仁效力的五年间,弗里克拿到了四个德甲冠军和一个德国杯冠军,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拜仁的主教练就包括了后来的功勋海因克斯。

然而这样的成绩,竟然没有让弗里克在国家队谋得一席之地,也只能说生不逢时。当时的德国队中场,除了为国家队效力超过150场、五次出战世界杯的马特乌斯把控着一个席位之外,还有利特巴尔斯基、哈斯勒等球星,三人也是德国队在1990年世界杯决赛中的中场组合,中间还有安德烈亚斯-穆勒、奥拉夫-托恩、罗尔夫等实力派球员分得德国队中后场的一席之地,即便在弗里克在状态最佳的时候,也没有得到一次入选国家队的机会。另一方面,也要怪弗里克的巅峰太短了些。

1990年,失去了主力位置的弗里克转投科隆,但是身体累积的伤患让他隔三岔五缺席比赛,在接连两个赛季都遭遇重大的伤病之后,弗兰克逐渐远离了赛场。

教练岗位上的十年沉浮

1993年,28岁的弗里克暂时结束自己的球员生涯。赋闲在家两年之后,伤愈的弗里克以球员兼教练的身份在巴登-符腾堡高级联赛球队——维多利亚巴门塔尔执教了四年,随后又在另一支巴登-符腾堡高级联赛球队——霍芬海姆——执教了五年多。

当时的霍芬海姆俱乐部还不是如今在顶级联赛站稳脚跟、甚至因为寻求私有化而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德甲常客。霍芬海姆只是海德堡附近一个名为辛斯海姆的小镇下属的一条小村,当地的俱乐部也充其量是一支乡间业余球队,直到曾在这个小镇的青年队上受训的霍普在1989年开始注资球队,“霍村”才开始了腾飞。

作为霍芬海姆崛起的见证者之一,弗里克在执教的第一年,就带领霍芬海姆以21升9平4负的成绩拿到了升入德国南部地区联赛的资格,只差一步就能进入职业化的德乙联赛。但是作为中国球迷都清楚,“只差一步”这样的故事通常都会有一个不大好的结局,在南部联赛的第一个赛季,霍芬海姆只能排在联赛的第13名。在一个赛季之后,弗里克将球队带到了联赛的前六,但还是和晋级资格有比较大的差距,这其中与弗里克的执教水平还不够有一定原因。

因此,弗里克来到了位于科隆的德国体育学院,接受正规的教练培训课程,并且2003年在取得足球教练员证书的考试中,弗里克成为当中佼佼者之一。

兼具了实战派见识和学院派理论的弗里克,甚至带队在当年的德国杯的16强战中以3-2战胜了勒沃库森。千万别以为德甲劲旅“放水”,那场比赛勒沃库森的首发里可是派上了贝尔巴托夫、施耐德、巴比奇、卢西奥、胡安和诺沃特尼等具有国家队实力的球星,这足以从侧面证明弗里克当时具备了一定的水平。饶是这样,弗里克依旧无法带领霍芬海姆捅破升级的那层窗户纸,球队也逐渐对他失去信心。

2005年11月20日,弗里克遭到球队的解职。随后的新赛季霍芬海姆迎来了朗尼克,他在弗里克留下的“遗产”之上引入几位实力派球员,终于成就了“霍村”三年三级跳的腾飞。

弗里克近十年主教练生涯就此打住,但他并未因此停步,2006年6月,他来到了奥地利的萨尔斯堡,与老队友马特乌斯一道担任名帅特拉帕托尼的助理教练。尽管他们共事的时间仅仅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弗里克宣称从特拉帕托尼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战术和与球员搞好关系方面,但是他并不同意特拉帕托尼的防守至上的踢球风格,这是他离开的主要原因。为此他也错过了跟随球队拿到奥地利联赛冠军的机会,但就和当年他放弃加盟斯图加特一样,弗里克在新职位上所创造的功业要远大于一个联赛冠军。

奇妙的人生

促成弗里克离开的另一重原因是——在球员时期从未进入国家队的他,这时收到了国家队抛来的橄榄枝。

2006年9月,随着克林斯曼下课,助教勒夫成功上位,而他也需要一位助手,而在诸多候选人之中,勒夫钦定弗里克成为自己的副手。受到邀请的弗里克欣然前往,在接下来的八年里,他成为勒夫身边的男人。这是德国国家队历史上首次出现——主教练和助教在球员时期都没有代表国家队出战最高级别比赛的情况。或许是这相似的经历,让两人有着非常融洽亲密的关系,经常能够看到他们搂肩搭背的照片,甚至还一同德国理财顾问公司DVAG的代言人。他们和科普克以及比埃尔霍夫等人组成了德国国家队的管理体系。在此后八年间,他们将曾经“铁血战车”般的德国足球带回了世界之巅,也引向了新的领域。

独特的组合自然也会带来一些前所未有的改变,除了将高举高打的铁血战车改造成Tiki-Taka型球队以外,弗里克也呈现了他学院派的一面。相比起球员转型教练时的经验主义,弗里克认为运用现代技术和知识是升级改造球队的关键。为此他建立和开发了一个储存了所有德国球员信息的数据库,以方便团队选材。这种高科技和大数据介入足球的情况,即便是在以科技力著称的德国也属首次,而这种“以高科技推动国家队进步”的理念在日后也因为德国队的成功而让世人争相模仿。

和主管战术训练的勒夫不同,推动科技改革的弗里克经常奔波在路上,一周之中他有四天都要在外出公干中度过,除了参加教练研讨会,参与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活动,更重要的是带领着球探团队不断地考察相关球员。弗里克每周都要亲身到现场看两到三场的比赛,当然,他并不是去考察克洛泽、弗林斯和莱曼这类已经被证明实力的球星,而是那些具有实力的新星。

因此,在巴拉克、莱曼、弗林斯、梅策尔德和诺伊维尔等主力老去之后,穆勒、赫迪拉、诺伊尔、克罗斯、胡梅尔斯等人迅速冒起,让德国战车几乎没有阵痛期地完成了更新换代,让德国队在2008年的欧洲杯、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乃至2012欧洲杯上都杀入最后四强乃至决赛。尽管几次大赛最终都铩羽而归,但是厚积薄发之下,最终弗里克和勒夫让德国人在2014年收获了梦寐以求的第四座世界杯冠军。

勒夫也承认在夺取世界杯的过程中,弗里克和他所建立的球员数据库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世界杯开始前勒夫痴迷于地面传控训练,但弗里克却坚持保留德国人定位球和空中作业的传统,尽管他和勒夫在多年以来就球队能否定位球得分的打赌更多以失败告终。弗里克争取来的一段定位球训练时间让德国队夺取冠军的征程上发挥了作用,对葡萄牙一战,胡梅尔斯头球破门;与加纳的比赛,克洛泽的扳平进球同样来自角球进攻;八强对阵法国,胡梅尔斯接克罗斯的定位球一箭定乾坤;对阵巴西,穆勒接角球破门,掀开了屠杀的序幕;当然,我们还记得对阵阿尔及利亚时穆勒那搞笑的一摔,这也是弗里克和勒夫让球员自行设计定位战术的结果……

由此可见,在当时的德国队中,勒夫并不是一言堂,但是球迷们更愿意将功劳放到这位喜欢掏裆的“重口味”主帅身上。直到多年之后,弗里克的能力、见识和制衡勒夫的作用才逐渐被熟知和认可。

在夺得了2014年世界杯之后,完成夙愿的德国队本该进入更新换代的时期,在勒夫选择再干几年的时候,弗利克却选择了“急流勇退”,他辞去了德国队助理教练的职位,并且在9月1日转任德国足协的技术总监,利用当年建立数据库和发掘青年国脚的经验继续为国家队培养人才。离开勒夫的弗里克开始公开谈论自己对德国足球未来方向的看法,他在任内多次表示德国足球如今太过于沉迷传控,很多球员都像是流水线一样生产出来,只讲求技术、传送和传控意识,但这并不足以让他们在未来的足球世界获得必然的胜利,这种真知灼见并未得到重视,但最终一语成谶。

失去了弗里克制衡的勒夫似乎在传控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2018年世界杯上,德国队在小组赛后就打道回府,甚至还被韩国队抓住机会,在补时阶段连入两球,令卫冕冠军以小组垫底的成绩出局。更为糟糕的是,勒夫甚至和球员之间也失去了和谐的关系,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等名将被勒夫告知将不再被征召,还要在官方的社交媒体上公开宣布这个消息,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尽管球队更新换代理所当然,但是以这种公开的形式还是让人颇感不妥,联系到几个月之后博阿滕和穆勒等老将相继被弗里克激活,似乎也在说明当初在德国队能以这样和谐的氛围夺得世界杯,和弗里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有部分激进的球迷会认为勒夫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更多是弗里克辅助有功。

然而,弗里克要证明自己的“真本事”,还需要一些契机。2017年1月,弗里克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了在德国足协的工作,4个月后,弗里克重回霍芬海姆,担任球队的体育主管。他上任之后面对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稳住队中名声渐隆的学院派少帅纳格尔斯曼。彼时,同样注重以大数据管理球队的纳格尔斯曼频频向刚刚炒掉安切洛蒂的拜仁示好,为此弗里克也只能无奈以对:“我们当然知道他不会在霍芬海姆干到退休,最近关于他未来的传闻,我们都很会冷静对待。”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弗里克会比纳格尔斯曼更早离开。弗里克和霍芬海姆的第二度合作只维持了八个月,2018年2月,弗里克离开了战绩不佳的霍芬海姆。奇妙的是,在弗里克离开之后,霍村反而一路高歌猛进,从联赛第九名一路杀到季军位置;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纳格尔斯曼至今仍然无缘拜仁帅位,但弗里克已经把握住了拜仁——这个世界上其中一家顶级豪门——的船舵方向。

重归航道与新高峰

2019年7月,淡出人们视野一年多的弗里克重新活跃在人们眼前,这一次他受邀前往老东家拜仁参观。随后拜仁官宣这位前德国国家队助教加盟球队,新赛季将以助教身份辅助主帅尼科-科瓦奇。考虑到弗里克在德国队中的角色,向来治军手腕高明的拜仁这一着可以说是颇含深意。

不过科瓦奇也是不争气,在10轮比赛过后仅以18分位列第四,尽管莱万连续10轮里一共打入了13个进球,但是依旧无法令拜仁取得积分榜上的领先优势。尤其是2019年11月2日,拜仁客场被联赛排名第9的法兰克福以5-1羞辱。要知道拜仁上一次以这样的大比分输球,还要追溯到2009年4月,当时他们输给了狼堡,时任拜仁的主教练,是和弗里克在德国国家队层面形成一进一出局面的克林斯曼。

当年的克林斯曼在输掉了那场耻辱的比赛后,没能撑到赛季结束,就被回归的海因克斯取代。而尼科-科瓦奇的状况甚至比当时更加糟糕,拜仁这艘已然七连霸的巨轮在他的带领下已然偏离了夺冠的航道,下课也是在情理之中,和他一同离开的还有他的弟弟——拜仁的另一位助教——罗伯特-科瓦奇。

尽管球迷中又一次响起了让海因克斯回归救火的声音,但是拜仁的“新三巨头”选择暂时信任那位颇有见地的助教。弗里克于是作为临时教练,加上曾经辅助过海因克斯、范加尔、安切洛蒂和瓜迪奥拉等多任拜仁主帅的赫尔曼-格兰德回归教练组进行辅助,试图让拜仁“拨乱反正”。和一味追求破旧立新、强行让拜仁驶入自己轨道的科瓦奇相比,弗里克更善于循循善诱,他会明确告诉球员自己的想法,让球员明确自己在场上该做些什么,让本就在德甲鹤立鸡群的球员能力得到了有效的梳理和展现,球队重现了活力,更衣室也重现了和谐以及凝聚力。之后便是弗里克的表演时间。

这是弗里克自2005年离开霍芬海姆之后首次获得主帅机会,他先是率领拜仁主场2比0击败奥林匹亚科斯,提前两轮晋级欧冠16强。此后便在德甲赛场的“首秀”就迎来了大考,弗里克的战术调整初见成效,球队以4-0的绝对优势横扫“大黄蜂”,重新赢回了气势。

然而弗里克的执教也不是一帆风顺,在接连输给勒沃库森和门兴格拉德巴赫之后,不和谐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弗里克深陷质疑的时候,勒夫站出来表达了对弗里克的支持,鲁梅尼格也盛赞弗里克,并数次强调高层很满意他的工作。这让弗里克有充分的自由去展示自己的执教理念和才华。

在弗里克的战术体系中,没有全盘否定科瓦奇的“遗产”;同时回归球员时代恩师——海因克斯——在第四次执教时的战术风格,强调主动压迫式防守和保持三线距离紧凑,制造局部的人数优势,不让对手轻松组织进攻;并且在传控踢法的基础上再加入自己的想法。

在科瓦奇担任主帅期间,蒂亚戈经常担任单后腰,这让球队在中卫线前的保护能力不足,也让“玻璃人”属性的蒂亚戈在受伤或者被钳制时,拜仁的组织能力有所下降。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弗里克将基米希基本上固定在后腰位置,利用他良好的防守补位意识和出色的耐力去弥补中前场球员以及边后卫上抢时身后的空当,同时基米希也有不俗的控传和插上进攻能力,在适当的时候能够提供帮助,在重启后对阵多特的“天王山之战”中,基米希的惊天吊射帮助拜仁几乎锁定了冠军。

当主力中卫聚勒受伤后,弗里克把阿拉巴放到了左中卫位置,利用其带球和传球能力形成又一个进攻发起点,加上诺伊尔、蒂亚戈、库蒂尼奥乃至格雷茨卡适时参与组织串联,使得拜仁在中后场有多个出球点和组织发起点。这种发起方式既有地面传控,还有不少纵深高球打击,而边路则是拜仁重新开辟的航道。

在“罗贝里”时代,拜仁拥有拥有着欧洲最顶级的边路突击能力,弗里克回归传统的边中结合套路,并且大胆启用年轻球员,最大的发现莫过于将小将A-戴维斯放在了左后卫位置,利用他极高的速度进可当边锋,退也可以迅速回防;另一边的帕瓦尔也有不俗的进攻能力,再加上佩里西奇、格纳布里、科曼以及库蒂尼奥等颇具天赋的边路球员进行配合,使拜仁的进攻更加立体。

当然弗里克治下的拜仁后场出球除了会找边路空当,也会直接找到前场战术支点。除了莱万,在科瓦奇的战术需求下定位和表现尴尬的穆勒就在弗里克的点拨下发挥了作用,更靠近中路的他隐藏在莱万身后,可以从后场组织核心接到传球后,将球分到危险区域,让队友完成禁区附近的传控配合,乃至完成致命一击。弗里克的改造让赛季初一度迷失的穆勒,最终在联赛中的助攻数竟然高达21个,刷新了个人纪录之余,在撇除了创造点球的助攻统计后,他也超越了2016-17赛季的福斯贝里(22次助攻,3次造点),成为了“某种统计意义”上的德甲助攻纪录保持者。

以上这些有效的组织和助攻,最大的收益者自然是中锋莱万多夫斯基,他以单赛季34个联赛进球打破了个人纪录,同时也追平了前辈迪特-穆勒的单赛季进球纪录(历史第四)。有了莱万疯狂输出的加持,弗里克治下的拜仁平均每场联赛可以打进三个进球,34轮比赛创纪录地打进了100个进球(弗里克带队24场75球),动不动就是一场大胜或屠杀;弗里克带队进行了24场联赛,场均得分竟然高达恐怖的2.74分,这同样是俱乐部历史上最好的成绩。有这样出色的表现,让弗里克“转正”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20年4月20日,拜仁决定给弗利克转正,合约延长至2022-23赛季结束。而获得认可之后的弗里克丝毫没有放松,复赛之后带领拜仁打出了各项赛事的12连胜,强势地帮助拜仁完成了8连冠的伟业,成为了史上第五位分别以球员和主帅身份帮助同一支球队赢得德甲冠军的人。而前四位分别是贝肯鲍尔(拜仁)、萨默尔(多特)、沙夫(不莱梅)和科瓦奇(拜仁)。

可惜的是,由于疫情原因,在拜仁的夺冠庆典上,传统的名宿列队欢迎冠军球员的仪式被取消,过去疯狂倾斜的啤酒浴也没有了,整个颁奖过程只剩下一段发言和各个球员轮流举起象征冠军的沙拉盘。弗里克只是手拿锦旗低调地站在一边,开怀地笑着,将高光时刻留给自己的弟子们。显然,睿智的弗里克已经将目光看向更远的目标。

结语

除了德甲卫冕之外,拜仁已经杀入了德国杯决赛,而且在本赛季的欧冠16强战中,拜仁首回合以3-0完胜切尔西,大半边身子已经迈入了八强,尤其是以如今拜仁大熟大勇的状态,他们也被视为今年欧冠冠军的最大热门之一。

“在欧冠比赛之前,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们现在是德甲冠军,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在德国杯中取得成功。在这之后我们会有另一个目标,那就是我们希望能在欧冠中走得尽可能更远。”

弗里克面对采访时也没有掩饰自己的雄心。诚然,已经彻底成为拜仁掌舵人的他有理由、甚至说有责任朝着“三冠王”的伟大目标向前航行;同样地,弗理克这位职业生涯颇为特别的教练最终能够到达怎样的高度,也值得我们去期待。

(Wayfarer)

百佬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