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做账头两名豪门在线教学:上亿生意谈出来 5000万盈利放兜里

2020-06-30 13:41:10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当足球运动发展到当下,已经不仅仅是球场上的竞技,球场之下的经营和运作同样不容忽视。利物浦的成功,得益于克洛普的战术,同样也要感谢芬威的专业化管理。在生活中我们也知道,有钱才能买买买,没钱就必须精打细算。那么如何在缺钱的时候,依旧让自己看上去“光鲜亮丽”呢?此次阿图尔=皮亚尼奇+1700万欧元的交易,其背后的推动力真的仅仅是竞技领域吗?巴萨和尤文就是欧洲豪门中,“做账”能力的佼佼者。足坛里做账头两名豪门在线教学:上亿生意谈出来,5000万盈利放兜里。

数字详解此次交换:超过一亿的GDP,尤文巴萨盈利都在5000万欧元左右

首先大家需要先了解一下,买入和卖出球员,俱乐部账面上是如何体现的。假定一名球员的引进价格是1000万,这就是当前的账面成本。如果是5年合同,那么今后5年每年的摊销成本为200万。换句话说,转会费不是一次性计入当期,需要根据合同长度来摊销。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球队,开始喜欢与新球员签订长约。一般转会费越高,合同也会越长。

此次阿图尔的转会交易中,巴萨的直接账面收益是5220万欧元。因为2年之前,阿图尔以3300万欧元转会费加盟巴萨(3100+900万浮动,有700万没兑现)。因此他5年里每一年的成本摊销是640万欧元。在当前时点上,阿图尔的账面剩余价值是1980万欧元。因此收益=已经确定的7200万欧元转会费-账面余额1980万欧元=5220万欧元。

值得一提的是,阿图尔还有1000万欧浮动,一旦实现将会在实现的当期计入收益。另外阿图尔的转会巴萨需要支付格雷米奥青训培养费,大约在250万欧元。总体来讲,巴萨在这笔交易中的当期财年账面收益在5000万欧元左右。

再来看一下皮亚尼奇,他会更复杂一些,因为他在加盟球队之后有一次续约,所以每年摊销在续约当期发生改变。通过续约时的账面剩余价值,除以续约年份得到一个新的每年摊销成本数。综上所述,皮亚尼奇当前的剩余账面价值大约在1152万欧元。所以用已经确认的6000万欧-1152万欧元=当前收益4848万欧元。

因为皮亚尼奇14岁加入梅斯训练营,随后又在20岁之前被里昂买下,尤文图斯的青训培养费需要支付2家。加上罗马可能拥有的潜在分成,尤文图斯最终在这笔交易中收益4180万欧元。

这不是巴萨和尤文的第一笔“做账交易”:熟门熟路很多年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是巴萨和尤文第一次做账交易。事实上尤文图斯在做这件事情上,已经有着极为长期的经验。

相信巴萨球迷至今还记得,去年夏天在购买格列兹曼前,巴托梅乌做得一手漂亮账。通过将西莱森作价3500万欧元,交换瓦伦门将内托的2600万欧固定+900万欧元浮动(考虑到内托本赛季的出场次数,瓦伦西亚基本拿不到浮动金额),让巴萨在账面上瞬间漂亮起来。

西莱森以13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巴萨,经过3年摊销账面价值就只剩下520万欧元。这笔3500万欧元的转会费,意味着巴萨盈利2980万欧。内托的4年合同,意味着每年有650万欧元的摊销,不过在当期巴萨的收益依旧高达2330万欧元(2980-650)。正是因为这一笔,让红蓝军团可以在保证不违规的情况下,签下格列兹曼。

在尤文图斯这一边,他们则是每年通过向中下游以数百万欧的价格“卖出”青训用不上的年轻人,来保证账面上的平衡。最近的一笔交易,就是尤文图斯二队的中场小将穆拉托雷以700万至800万欧元之间的价格,转会亚特兰大。从列表上可以看到,不仅仅是去年夏天,过去几年里尤文图斯都有数名二队小将以1000万欧元以下,500万欧元以上的价格去到意甲中下游队伍。这让尤文图斯可以拥有更多的预算,去签约自己心仪的球员。

今年冬窗的时候,巴萨和尤文就完成过一笔梯队球员的交易。当时无法与巴萨谈拢续约的西班牙国青中锋马奎斯,作价820万欧元交换尤文图斯21岁外租第戎的小将马特乌斯。尤文图斯是强制买断还有半年合同的马奎斯,巴萨则是先租后买。不过以两队之后的交易看,显然已经在上一笔积累下了友情和信任。

疫情带来巨大影响:黑店损失1个亿,巴萨赔了1.5亿

阿图尔和皮亚尼奇的交易,是今年夏天的第一笔重磅交换,不过很显然接下去欧洲足坛还会有更多人效仿。

因为疫情的影响,多支球队遭遇经济危机。最基本的原因来自于转播费的影响、空场失去门票收入,以及商品交易和流通大大受阻。

作为上市公司的多特蒙德需要就自身的经济状况进行公告,他们在自己最近的通报中遗憾地告诉所有人:多特蒙德已经将俱乐部2019-20财年的收益预期从原先的税前盈利6200万欧,下调为最高亏损4500万欧。一贯以卖人赚钱著称的多特蒙德,今年夏天还能卖出桑乔吗?至少财报上的表现,逼着他们更努力地去叫卖,甚至有可能不得不牺牲哈兰德。

对于2018-19赛季收入第一的巴萨,他们受到的冲击同样巨大。根据加泰罗尼亚权威报纸《先锋报》的预测,因为博物馆、球场被关闭,以及转播费和商品销售减少的影响,巴萨因为疫情的损失高达1.53亿欧元。为此巴托梅乌又是拍电影,又是卖口罩。这一次卖出阿图尔,一定程度上也是需要平账的原因。因为根据罗塞尔在2013年通过的一个特别条款规定,如果球队债务超过一定水准,时任董事会必须全体下课。

尤文图斯同样是疫情打击后的“重灾区”,在之前公布的2019-20赛季上半年的年报中,尤文图斯亏损高达5030万欧元。要知道去年同期,这个数字还是盈利750万。由此可见,即便C罗为首的尤文全队降薪幅度高达全年的30%,依旧无法改变“囊中羞涩”的局面。

也正是因为以上原因,“重灾区”的尤文图斯与巴萨,才会联手在线教学做账这件事。

结束语:

球队的运营与公司有着相似之处,全球各大企业也正面临着疫情影响、裁员、降薪、压缩成本等多重困境。即便足球重新回归我们的视野,但是空场、密集的赛程等因素,依旧让各支球队非常吃力。“穷”在2020年,不是丢人的事情,因为这不是属于某一家足球俱乐部,这是大家都必须面对的困境。

(米奇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