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弗里曼的决定:疫情期间留在中国换来了全额保障合同

2020-03-25 15:50:13 体育画报 {{info|html}} {{advert|html}}

自从CBA因为疫情影响停赛后,阿列里克-弗里曼就在东莞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住着,他和深圳领航者队的队友一起生活和训练。25岁的弗里曼曾在贝勒大学和北卡州立大学就读,即使没有比赛他也会在早饭之前做100个俯卧撑和200个仰卧起坐,他一直坚持良好的作息习惯和训练方式。

酒店门口有工作人员在检测每位进出酒店人员的体温,弗里曼也不例外。他还是第一次接受这种级别的待遇,到了球队训练基地后他也要接受相同的检测流程。球馆里的篮球架和场地都经过了消毒,球员会用消毒洗手液洗手之后再开始训练。回去的流程也同样如此,回到酒店后如果要叫一些客房服务,弗里曼还要接受一次体温测量。

CBA拥有将近40位外援,每支球队的比赛阵容名单上只可以有两位外籍球员,这是为了培养本土球员。中国的疫情爆发后,只有弗里曼一个外援选择了留下来,他一天会进行两次训练,下午他会在酒店里享受美食。起初因为疫情非常严重弗里曼很少出门,如果出门一定会戴上口罩。弗里曼说:“我在酒店里待着要疯了,我天天都在玩电子游戏,即使天天看YouTube视频也会觉得无聊。有段时间训练次数被尽可能减少了,每次去健身房我都会珍惜训练时间让自己保持身材。”

疫情爆发期间CBA球员正处于春节假期,很多外援都在度假,他们在得知比赛延期之后就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前NBA后卫泰-劳森(福建中华鲟队球员)表示他的很多东西都在中国。因为坚守岗位弗里曼获得了相当于总工资25%的奖金,他的合同也变成了每月至少10万美元的保障合同。之前他的工资按月计算并且没有保障,弗里曼没有想到CBA赛季有望恢复之时,NBA、NHL(北美职业冰球联赛、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和MLS(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都因为疫情而停赛。他说:“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几年之后想起这件事我会很庆幸在中国打球。我本想让球队帮我订机票,翻译告诉我因为疫情影响旅行社都关闭了。”

很快深圳领航者队在东莞的训练场馆也关闭了,东莞拥有800多万人口,相当于纽约市人口总数。弗里曼和队友刚来东莞时感受到的只有冷清,他说:“每个人都被迫待在家里,来这一个星期所有的银行和商店就关了,整座城市像空了一样。”即使这样球队也安排了每周二和周四进行训练,上午是投篮和举重训练,下午是全场对抗,其他时间可以在球队老板自己的健身房里训练。一位CBA官员表示,停赛期间CBA球队可以安排球员进行私人训练。上海大鲨鱼队中锋张兆旭说:“我们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们能做的就是训练。”

疫情爆发后,青岛雄鹰队有段时间曾将训练地点改到塞尔维亚,春节假期过后上海队的球员被安排到浦东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那里离球队的训练馆很近。

那些从外地回来的球员到达酒店后要先隔离,被隔离的球员要一直待在房间里直到隔离期满。张兆旭说:“我和五位队友因为到达上海的时间比较早就提早恢复了训练,不过我们不能去酒店和健身房以外的地方。”

疫情形势好转之后上海队的队员每周可以外出一天,但是他们还要住在酒店里,弗里曼会外出储备一些带有家乡记忆的零食,而且他也不需要再经常测体温了。最近姚明预测联赛有望于4月2号恢复,然而这个时候NBA已经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张兆旭说:“每个篮球迷都不想看到这种情况,现在美国的疫情爆发了。”

虽然有消息称CBA赛季即将重启,但是联赛的后勤保障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如果联赛开始,比赛会不公开进行吗?大部分球队已经打完了46场常规赛中的30场,剩下的赛程会因为疫情影响而缩短吗?有一种说法是让各球队在一个或者多个主办城市里打循环赛,不过最后的解决方案还没有定下来。还有一个问题是CBA的外援们是否会回来,外援在CBA有着重要的地位,丰厚的薪水和较短的赛季是他们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每位外援的合同包括绩效奖金和各种补贴。但外援们随时要面临被放弃的风险,CBA规定常规赛期间每支球队可以换四位外援,进入季后赛后还可以再换两次外援。因此一些外援在CBA待的时间很短暂,1月15日弗里曼正式在CBA进行了首秀,他全场得到22分9助攻,可惜球队最后输给了北京队。此前深圳队曾签约了2013年NBA乐透秀沙巴兹-穆罕默德和CBA上赛季的得分王皮埃尔-杰克逊,可是他们在球队待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月。联赛准备重启的同时,联盟也要求外援尽快回到球队。

然而除了弗里曼之后,大部分外援都没有接受这样的要求。一些经纪人表示这主要是因为一些球队在外援离队期间扣留了外援的部分薪水,联盟想让外援回来,而外援想要得到薪水。外援离开主要是担心新冠病毒,一位经纪人说:“绝大部分球队不允许球员离开,可是因为担心感染病毒外援还是离开了。”新冠病毒在成为全球性大规模流行病之后,联盟表示外援在回到球队后要进行预防性隔离,这加大了让外援回来的难度。一位正在家乡休假的CBA外援说:“我也很想回到中国,但是我要确保自己不会被无缘由隔离。”

这段时间一些外援开始尝试找新的工作,前奇才后卫沙森-兰德尔离开天津先行者队后加入了勇士。有消息称NBA停赛前辽宁飞豹队的史蒂芬森几乎和步行者达成了签约协议,其他外援选择了待在家里。对于大多数外援来说回到中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劳森说:“我不得不回球队报到,毕竟合同上有规定。”

对于弗里曼来说留下来是很不错的选择,上赛季他在匈牙利打球,每月的薪水只有4500美元。由于没有名气,弗里曼能进入CBA已经很不容易了。加入深圳队后他为球队出战了4场比赛,CBA停赛前他还在比赛中得到了40分。很快球队总经理和他进行了谈话并问了他有什么计划,弗里曼回忆说:“我当时还不确定自己留下来是否值得,签下有保障的合同之后我可以确定留下来非常正确。”

弗里曼留下来的原因还包括新冠肺炎在很多国家都有较快的传播速度,前段时间他还拒绝了两支意大利球队和一些欧洲球队的报价。弗里曼利用业余时间逐渐融入到了球队中,他会和队友玩NBA 2K游戏,队友也会教他一些普通话,他们经常一起聚餐。弗里曼说:“我相信联赛很快会恢复正常。”

在CBA打球唯一的缺点就是离家人很远,弗里曼和家人所在的帕洛阿尔托有15个小时的时差,弗里曼每天晚上睡觉前会和家人聊天。目前他还不确定要不要把家人带到中国,现在的疫情还没有结束。弗里曼说:“我希望家人有足够的安全,没想到现在美国的疫情也很严重了,我很担心他们。”

原文:ALEX PREWITT

编译: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