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威尔森-钱德勒:我的自我隔离生活

2020-03-25 16:39:07 球员论坛 {{info|html}} {{advert|html}}

今天是自我隔离的第三天,早上起床后我想写点东西。发现忘带笔记本后,出门去车上拿背包,顺便从一楼前台那里带回超市订购的食物。回到公寓后,接到公寓物业的电话,他们对我说:“我们看过新闻了,篮网有四个人确诊新冠肺炎,以后你能不到大厅去吗?”

问题是,如果不经过大厅,我连这栋楼都出不去。两天前我就开始在纽约的公寓里自我隔离了,也想过回密歇根的家,但是那样对我的家人是不负责任的。回家的风险太大,路程中还有被感染的风险。家里的祖母年纪也大了,要是因为我被感染了就太不值当。毕竟老年人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加上他们免疫系统脆弱,所以我会更加担心他们。如今整天没啥事做,感觉到了休赛期,可实际上又不是这样,心态上差距很明显,周围发生了很多和新冠病毒有关的事情。

《孤独兄弟:乔治-杰克逊的狱中信件》这本书事我正在读的,杰克逊小时候是个小罪犯,从芝加哥搬到加利福尼亚后因持枪抢劫入狱,经过自我反省加上一直在自学政治,通过对世界的逐步了解最后成为了监狱改革的积极参与者,后来企图越狱时被圣昆丁监狱的守卫杀死。

看这本书的时候让我想到了被关在监狱里的人,小时候我的父亲和家里的一些人以及朋友都有进过监狱的,我从他们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监狱里的事。一个月前新冠病毒还没有爆发时,阿拉巴马州的一所监狱有囚犯因为生存条件恶劣而死亡。所以你可以想想看,如今外面都还有那么多人没有接受病毒检测的,那些囚犯该怎么办?本身他们就被视为下等人,没什么权利可言,但我还是会担心他们的安危,无论怎样他们也是一条条生命。

我和朋友们在群里聊天,几乎所有的群里都在说关于新冠病毒、餐厅停业以及整个州会被封锁的事情。我们也会聊些其他轻松的事情,比如Jay Electronica的新专辑。我和很多人一样都是他的粉丝,我还很喜欢Jay-Z。他们的作品不同于其他人的音乐,是能够振奋人心的东西,所以我很期待他们的新专辑,一旦发布我就会第一时间去听。

被隔离的这段时间是我第一次有这么长的思考时间,得知我被禁止去大厅之后,我便开始坐下来好好想想。无论你的信仰是什么,包括宗教信仰和精神信仰,我都认为你要花更多的时间审视自己的内心。

我又开始向往艺术的世界,和前NBA球员埃利奥特-佩里打电话聊艺术,刚退役没多久的他已经成了灰熊的小股东之一。除此之外,他还是位资深的艺术品收藏家,过去的几年里我也在试图深入了解这个行业。和他通电话只是沟通交流一下对艺术欣赏的心得体会,能和这样一位同样有过NBA球员经历,如今成为球队股东留在NBA的人分享艺术让我感到欣喜。

11的女儿和我一起打《堡垒之夜》一直在虐我,一起的还有她的一个小表弟。作为职业篮球运动员,我的好胜心是很强的。游戏里死了之后需要队友来复活我,结果这两个孩子只顾着舔我的包。听到我一直向他们求救,他们在耳机另一边咯咯地笑。孩子们的快乐很简单,而他们开心了我也就开心了。

我的现状很好,家里人也很好,希望你也是这样。同样作为球员,看到格里芬、锡安和乐福这些承诺捐款给球馆工作人员的人感觉很棒,我敬佩他们。然而社交媒体上还有另一种声音,认为球员不应该只做这些,有的还认为身为亿万富翁的球队老板应该站出来。其实,困难面前需要我们每个人都伸出援手,并不一定是捐钱捐物。如果自己并不富裕,也可以做出贡献,就从保持好自身卫生减少出门聚集开始,为抗击新冠肺炎尽一份力。

原文:Wilson Chandler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