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八零后】迪奥——法国魔术师的独白(上)

2020-06-27 18:18:21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和大多数职业体育联盟一样,NBA每天都在演绎着最激动人心的竞技,也吞噬着最具天赋的时光。2020年,最年长的八零后已步入不惑,最年轻的八零后已过了而立,但生活依然要继续。

本期《消失的八零后》,我们一起来聆听一位球员的独白,与众多天赋异禀的NBA肌肉男相比,他良好的资质显得过于低调,他是一名出色的团队球员,他曾因为“太喜欢传球不喜欢投篮”而被球队诟病,他将小资生活带进了更衣室,他的快乐很纯粹,他是一位天生的理想家,他的篮球人生很精彩,他的人生更精彩。他就是法国魔术师——鲍里斯-迪奥。

球员资料

球员姓名:鲍里斯-迪奥(Boris Diaw)

常用号码:3号、13号、32号、33号

场上位置:前锋、中锋

年龄:38岁(1982年4月16日)

身高:203cm/6尺8寸

绰号:法国魔术师

出生地:法国科梅尔巴黎西

选秀顺位:2003年第1轮第21顺位被老鹰选中

效力球队:亚特兰大老鹰(2003-2005)、菲尼克斯太阳(2005-2008)、夏洛特山猫(2008-2012)、圣安东尼奥马刺(2012-2016)、犹他爵士(2016-2017)、巴黎勒鲁瓦(2017-2018)

在法国赢得了一切

大家好,我是鲍里斯-迪奥。欢迎来这里聆听我的故事。

说起我的篮球之路,我最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名叫伊丽莎白-里弗德,她是20世纪70年代法国国家女篮的主力球员,也是欧洲范围内最出色的中锋球员之一,在我眼里,她是世界上最棒的篮球运动员,她不仅给了我出众的运动天赋,还是我人生中第一位篮球导师。

GIF-迪奥的第一位篮球导师——母亲伊丽莎白

我的父亲伊萨-迪奥是一位塞内加尔人,他曾是塞内加尔全国的跳高冠军。但在我的记忆里,却从来没有我父亲的影子,他的形象全是母亲口述给我的,他们在我刚出生不久时便分开了,但我不怪父亲,因为我的母亲给了我全部的爱。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一直效力于法国第二分区的职业联赛,虽然有很重的比赛任务,但她只要有时间就会为我准备很多好吃的食物——煎鸡蛋、火鸡熏肉、烤薄饼、烤面包……直到现在,我依然对这些食物情有独钟。

后来长大一点,母亲开始在打比赛时带上我,其实对于篮球我不是一个勤奋的孩子,我练球的时候很喜欢偷懒,而母亲看见我偷懒的时候便会主动和我单挑,并约定谁输了谁就要加练,那时我还小,母亲每次都会轻松的赢下我,没办法,我只能加练,长大一点我才意识到,这是母亲让我避免偷懒的一种方式。

此外,母亲一直在鼓励我和哥哥走上篮球场和别的孩子们一起打球,我打球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相比自己得分,我更愿意帮助别人得分,为此还有孩子嘲笑过我,说我不应该打篮球,而应该去打排球,当一名二传手,我想这也是对我的另一种肯定吧。

GIF-少年迪奥

在我的记忆里,14岁那年夏天,我第一次在单挑中赢了母亲,我太高兴了,肆意的庆祝自己的成长,但我却忽略了母亲稍纵即逝的落寂眼神,我长大了,但她却变老了。

如果说母亲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篮球导师,那么波尔多大学的文森特教练便是我进入NBA之前遇见的最重要的伯乐。我永远不会忘记母亲把我带到文森特教练面前时他对我说的话,他让我明白篮球比赛并不是一个人在篮球场上的疯跑,篮球训练也不是单纯的时间堆积。在他看来,系统正规的篮球训练更加需要注重训练技巧和训练效果,这些都是我从未接触过的新领域。

在文森特教练的帮助下,我的进步很快,特别是我的非惯用手左手的技术,在日复一日的反复锤炼中变得逐渐纯熟。也是从那时起,我坚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成为比母亲更加出色的篮球运动员。

1997年,我15岁时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我职业生涯的大事,因为文森特教练的大力推荐,我有机会在初中毕业时被召入了法国少年队,这里集结了全法国同年龄段里最优秀的小球员们,其中就包括后来在马刺的队友托尼-帕克,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GIF-迪奥与帕克

1999年,我凭借入选过国少队的履历,获得了进入久负盛名的巴黎国家体育学院学习的机会,在这里,我接受到了最好的篮球教育和篮球训练,我的眼界更加开阔,我的篮球理念得到了升华——这里不是每天都会有投篮训练课,但一定每天都会有传球训练课,我开始明白篮球是一项所有球员都要融为一体的团队运动,我开始享受分享球的乐趣,团队篮球的魅力深深的吸引了我。一年后,我入选了法国国青队,并随队赢得了欧洲青年篮球锦标赛的冠军。

GIF-在巴黎国家体育学院训练的迪奥

在国字号球队的成功经历让我得到了很大的关注度,除了法国本土俱乐部之外,甚至还包括美国的多所篮球名校。最终,我在度过了自己18岁的生日之后,选择加盟法国著名的巴奥夫斯俱乐部,我很幸运,职业生涯的起步就加入了一支强队,俱乐部的老板和主教练都很器重我,在之后的三年时间里,我代表巴奥夫斯队参加了93场比赛,场均贡献6.3分4.2个篮板和2.3次助攻,并幸运的跟随球队拿到过两次法国联赛冠军和一次欧洲冠军杯冠军。

2003年夏天,刚被评为法国联赛“MVP”的我自认为已经在欧洲小有名气了,我想要报名参加NBA选秀,我向母亲和文森特教练征求了意见,并得到了他们的应允。

当然了,我也很羡慕我的兄弟托尼-帕克,他已经作为主力球员随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夺得了2003年的NBA总冠军,这让我更加迫切的想要和他一样品尝总冠军的滋味。

美国,我来了。

一个美丽的错误

2001年,我19岁那年,我的好友托尼-帕克选择前往NBA冒险,而我的命运也被一个叫贾马尔-廷斯利的美国后卫改变了。

2001年6月底,印第安纳步行者队将自己的2003年首轮签送给了亚特兰大老鹰队,换来了球队非常看好的后卫贾马尔-廷斯利,两年后,老鹰用步行者的这个首轮签选中了我。

有很多人善意的提醒过我,美国的篮球环境和法国截然不同,想要在这里更好的生存下去,就需要适时的转变自己的篮球理念,在球场上要变得自私一些。可我一直是一名团队球员,我不想做出改变,我喜欢自己原本的比赛方式。

2003年选秀大会,我听说手握首轮第17顺位的菲尼克斯太阳对我有意,但当时的太阳阵中有很多优秀的侧翼球员——尚能发挥余热的“便士”哈达威,“骇客”马里昂,乔-约翰逊,白人投手雅各布森……似乎这里没有我的位置。

我在首轮第21顺位被亚特兰大老鹰队带走,斯托特斯教练和伍德森教练都不太喜欢给年轻球员机会,和帕克相比,我的生涯起步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关注,谁会去关注一个场均4分的大个子?

04-05赛季,老鹰队仅取得了13胜的联盟最差战绩,我记得在赛季中期被伍德森教练约到办公室谈过一次话,大致内容是希望我能够在球场上承担起更多的责任,我满口答应,我乐意做一名球场上的领袖,但后来我才知道,伍德森教练所说的“责任”是让我增加出手次数去得分,而不是串联球队,我很努力的去完成我的“责任”,但我发现我和教练对篮球的理解似乎不太一样。

职业生涯前两年里,我一直在努力适应美国的篮球文化,他们不喜欢传球,他们喜欢让队中最好的球员在球场上为所欲为,这和我来到美国之前接触的篮球完全是两回事,刚进联盟时,我的投篮不够好,在这种篮球理念下,我的失误也在不断增加(每36分钟2.4次失误)。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自己和老鹰队的篮球理念已经无法调和,2005年春天,我向老鹰提出了交易申请,我没有任何对老鹰的不尊重,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

太阳的行云流水

2005年8月,老鹰与太阳达成了先签后换的交易——老鹰用2006年首轮签和2008年首轮签加一个我,换来了太阳后卫乔-约翰逊。后来,乔-约翰逊成为了老鹰的鹰王,而两个首轮签都给太阳带来了可观的回报(2006年太阳用这枚首轮签选择了隆多,随即将其交易至凯尔特人;2008年太阳用老鹰的首轮签选择了罗宾-洛佩兹)。

不过,我不谦虚的说一句,太阳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我(笑脸)。

刚加盟太阳队时,我穿着拖鞋来到训练馆,手里端了一杯我最喜欢的美式咖啡,刚进门我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太阳的训练师把它命名为“测量弹跳的机器”,上面有五根横杆,训练师说球队中摸得最高的是小斯,他能摸到最上面的第五根。然后我把咖啡放在桌子上,脱下拖鞋,光着脚随便一跳,五根横杆一起摇晃起来,在一片惊叹声中,我从容的穿上拖鞋,头也不回的拿起我的咖啡前往更衣室了。

我知道,我能打出来对德安东尼教练来说是一个惊喜,他对我的期望值远没有后来那么高,因为阿玛雷-斯塔德迈尔的受伤改变了一切,膝盖微创手术的恢复时间本就因人而异,我记得那年的小斯刚和太阳签下了一份巨额合同,所以他彻底修养好是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我很支持他。

德安东尼教练不是一位科班出身的美国教练,他在意大利呆了很多年,所以他的执教理念里,欧洲篮球的痕迹很浓厚,2005年11月7日,只是我代表太阳出战的第三场常规赛,我们最终只以一分的劣势惜败于普林斯顿体系下的国王,那场比赛,我上场了29分钟,交出了11分、9个篮板、11次助攻的数据,通常情况下,数据无法体现我在场上的价值(大笑),但那场比赛的数据可以体现出这一点,其实,我在法国时就是这样打球的,这是我的篮球理念,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打球了可以赢得那么多赞美。

与国王的比赛之后,我被提上了首发。这件事让我高兴了好几天,不过更令我兴奋的是,来到太阳队我真正见识到了大师级的表演,史蒂夫-纳什的传球造诣令我折服,我开始在训练和比赛中着重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随着赛季的深入,我从纳什身上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而德安东尼教练也开始大胆的让我尝试不同的场上位置,2005年11月24日对阵火箭,我被安排在了中锋的位置上,然后我拿下了17分10个篮板6次助攻,我感觉打中锋并不难(笑脸)。

小斯缺阵的日子里,我们队少了一个强力终结点,多了一个内线策应点,我喜欢小斯、讨厌伤病,但我必须要“感谢”小斯的伤病,不然我不会有机会成为05-06赛季的进步最快球员——这个赛季我的出场时间较前一个赛季增长了将近一倍(场均从18.8分钟激增至35.5分钟),场均得分上双(13.3分),从整个职业生涯角度看,05-06赛季是我的PER值(17.3)和胜利贡献值(8.9)最高的赛季,我们队短暂失去了一位场均贡献26分的家伙,但球队的场均得分只下降了2分,场均助攻却多了3.1次,我感觉我的“进步最快球员”奖项实至名归(其实我是一个谦虚的人)。

2006年季后赛前两轮,太阳队艰难的击败了洛杉矶双雄,其中首轮对阵湖人时,我们曾面临着1:3落后的绝境,尤其是在斯台普斯的第四场,我们被科比一个人绝杀了两次。第六场的背水一战,我们顶住了科比50分的得分盛宴,凭借六人上双的集体力量把比赛拖入抢七。

这轮系列赛之后,我更加坚信我固有的篮球理念——团队可以战胜任何完美的个人。西部决赛我们遇到了七场淘汰马刺的小牛,这轮系列赛我场均可以得到24.2分,但我们最终输掉了系列赛,这样的结果从反面向我再次证明了团队篮球理念的正确性。

GIF-2006西决绝杀小牛

06-07赛季,小斯伤愈复出满血回归,我衷心的为我的兄弟高兴,他战胜了一次严重的伤病,我们的球队迎回了第一得分点,虽然小斯的回归让我的各项指标均有所下降,但太阳队的表现却更加强势,常规赛拿到了61胜。说实在的,我对个人数据并不在意,我只想在我上场后做好自己的事。

GIF-迪奥与小斯的连线

2007年是我眼里球队最接近总冠军的年份,这一年创造常规赛联盟最佳战绩的达拉斯小牛被金州勇士上演了“黑八奇迹”,而我们只要跨过马刺这一关便有机会杀入总决赛拿下总冠军,那年的勒布朗虽然已经很厉害了,但远没有几年后那么高效。

但我的总冠军梦想被一个叫罗伯特-霍里的家伙偷走了,2007年5月15日的西部决赛第四场,史蒂夫-纳什在马刺的围追堵截下依旧贡献了24分15次助攻(他太棒了,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控卫),但当比赛还剩18秒时,霍里一个不属于篮球场的动作让我们的控卫狠狠的撞在了技术台上,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动作出现在篮球场上,替补席上的我和小斯跑进了球场与霍里理论,我把所有愤怒都宣泄了出来,但那年25岁的我中了37岁的老霍里的诡计,赛后根据规则,他被禁赛两场,我和小斯被禁赛一场,我俩将要缺席天王山。

GIF-看到纳什被霍里撞翻,迪奥闯入球场

这么多年过去了,霍里对纳什的犯规依旧历历在目,我依旧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唯一需要改进的是,我应该在释放愤怒的同时,避免自己被禁赛,如果那年的天王山我和小斯在,我的好友帕克也许不会有机会拿到总决赛MVP的荣誉了。

07-08赛季,我们迎来了大鲨鱼,想在季后赛里用他限制邓肯,没错,我们的眼里只有马刺,但我们为了得到大鲨鱼,把自己的阵容改得面目全非,以至于在不经意间遗失了自己跑轰的特点,果不其然,我们在季后赛首轮就被马刺轻松的淘汰出局。

2008年夏天,德安东尼教练挂帅而去,太阳聘请了特里-波特执掌球队,自从德帅离开的那天,我知道属于太阳的一个时代将要过去了,我不后悔,但很遗憾。

2008年12月,我被太阳交易,一时间,菲尼克斯的行云流水在我眼里变成了残山剩水,除了一间摄影工作室,我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就像我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未完待续。

(后仰跳投)

消失的八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