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透视历史】17-18赛季,温格最后的理想乡!再见阿尔塞纳

2019-11-09 16:13:21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阿森纳在巅峰期有多伟大,以及之后如何为了欧冠席位在财政紧张的状态下严守“保四”路线,坊间已然传出无数段子,这里不再赘述。对于近年来的阿森纳,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是:温格在其退休前的最后一季,到底留下了怎样的表现——注意,这里只讨论温格的最后一季,曾经的辉煌与沉沦,都不在讨论范畴中。在这一季,温格基本上尽己所能坚持着多少年以来的风格,陪着这支自己倾注无数心血的球队,走完了教练生涯的最后一程,最终挥别了这个他亲手打造的理想乡。尽管我对于各种风格始终一碗水端平,并不觉得诸多战术之间有高下之分,但不可否认,能够在一支球队贯彻一种风格长达21年之久,温格的教练历程,一定比会在球迷的印象中,其他人多一层特殊光辉。

老规矩,我们仍旧结合数据与录像,分攻守两端,看看那个赛季的阿森纳,到底如何。

进攻:快节奏的传控,是我坚持一辈子的骄傲

在瓜迪奥拉的巴萨横空出世之前,温格几乎就是传控足球的代名词;而直到巴萨闯出“宇宙队”称号,人们仍旧会时不时拿那支巴萨和巅峰阿森纳对比,试图清晰描述两种传控足球之间的差异。其实节奏上的不同有目共睹,接应方式的区别也很容易看出(一个侧重绕球跑,一个侧重直接向前),这里要说的是:瓜迪奥拉从西甲到德甲再到英超不断更换着试验田,而温格,则“俯首甘为孺子牛”,在北伦敦,生生坚持到了2018年退休的那个夏天。

17-18赛季,阿森纳尽管在球员个人技术层面已然不占任何优势,却仍旧打出59.60%的控球率,排在英超第4,也和热刺、利物浦共同构成了曼城之后的第二集团。需要注意的是:阿森纳与热刺和利物浦不同,个人的长时间控球要少得多(尤其是相对热刺而言),对皮球流动性反而极其侧重。球队以英超第2高的传球成功率,打出了每分钟净控球时间16.1次的超高传球频率,对传球的倚重仅次于曼城。比赛中这样的画面屡见不鲜:

这支球队对地面传球的痴迷到了何种程度?他们几乎摒弃了一切长传,每分钟净控球时间1.19次长传是英超第2少的。在系统翻看每场数据的时候我吓了一跳——2018年1月30号对阵斯旺西的比赛中,阿森纳居然疯狂传球889次!!!要知道,那场比赛大雨滂沱,球场上到处是积水,阿森纳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一根筋”的玩水上漂短传:

此处的坏消息自然是阿森纳球员的整体技术水准与04-05赛季早已无法比拟,一俟需要在狭小空间内一对一解决问题,阿森纳球员持球对抗能力还是稍显不足。球队37.25%的持球对抗成功率排在英超中游(第11),持球对抗频率干脆只有每分钟净控球时间1.87次,排名英超倒数第2。阿森纳囿于财力,本身就很难在引援时兼顾球员的速度、技术与对抗能力,尤其边路球员,温格也只能优先确保其在开阔空间下的前插速度与持球基本功,加之每每选择力量尚未开发的年轻球员,阿森纳球员陷入对抗困境完全可以理解,比如这样: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持球对抗差并不等于持球技术不好,尽管二者之间确实存在一定关联——温格治下的阿森纳,在持球单挑环节的表现基本上始终延续了高水准,17-18赛季阿森纳一对一及过人的成功率高达52.40%,排在英超第3,足见球员的持球进攻仍能维持一个相当不错的基本盘。当然这其中要考虑到桑切斯有不短的时间尚在巅峰末尾。只不过问题出在这支球队似乎太过痴迷于传球,以至于空有如此之高的一对一及过人成功率,频率却低的可怜,每分钟净控球时间0.77次是英超倒数第2的水平。

其实,少过人、多传切,也是温格一贯坚持的思路,这一点在他执教生涯的末年也始终没有改变。阿森纳经常会在某名球员持球推进的路线之上设置多个近距离接应点,然后在对手上前逼抢之时搞一些刀尖上跳舞式的快速传切,从而生生把“过人机会”打成“传递机会”。比如这样:

当然,与此相应的是,阿森纳会搞出大量的渗透性传球,穿过防守球员的smart pass频率高达每2.80分钟控球时间一次,毫无悬念的成为英超第1。尽管成功率仅仅排在中游(第8),但如此频繁的尝试,视觉效果确实是一如既往的华丽。有时候你甚至能从持球人的肢体语言中感觉出,他就是打定主意要送一脚直塞:

此举带来了两个附带的进攻方式影响:其一,极高的直塞尝试必然抢占大量进攻机会,相应的,其他进攻方式就会被随之压缩,很多高控球率球队常用的传中,在阿森纳的身上极其罕见,其每2.63分钟净控球时间尝试一次传中的频率,是英超最低的,没有之一;其二,由于球队的传切配合并非到前场才慢慢吞吞发起,而是往往中后场得球后直接开干,阿森纳最终打出了高控球率球队罕见的反击频率,8.64%的反击进攻占比排在英超第6,而排在他们之前的除了切尔西,全都是清一色的中下游球队。而阿森纳有别于这些球队之处在于,他们的反击,往往伴随着一大堆复杂的传切:

反击犀利之余,阿森纳也好歹靠着进攻人数的投入,保证了相当优秀的阵地战进攻质量。尤其拉姆塞在那个赛季频繁插上,总算是实现了“追上曾经自己”的坊间金句,整季每90分钟禁区内触球3.79次,是大卫·席尔瓦之外入围前30榜单唯一的纯中场。阿森纳在此加持下,打出了英超最高频率的禁区内触球比(每1.52分钟净控球时间一次),阵地战则竟然有22.93%都形成射门,是英超第2高的。下图就是一次典型的传切+人数形成的射门:

按说阵地战如此高效,阿森纳形成射门的频率应该极高才对。然而球队每分钟2.47分钟净控球时间一次射门的频率却只排在英超第7。原因在于阿森纳的定位球实在太差,27.48%的定位球形成射门占比,只不过是英超第13的水平。加之他们的反击鬼使神差的27.06%形成射门(英超第10),最终射门数偏少也就不难理解了。归根结底,这队还是囿于财力无法延揽更多兼具技术与身体对抗能力的球员,温格只能在二者之间选择一个。加之吉鲁时常不打,阿森纳经常定位球争顶的是一票不善对抗的球员,甚至厄齐尔都成了定位球的抢点人,定位球效果自然不会多好:

受此影响,阿森纳最终没能在进攻端更上层楼,最终“仅仅”维持了进攻强队应有的体面——预期进球数排名低4,进球数则与老冤家热刺一样排名第3。当然,考虑到曼城与利物浦在进攻端的出众表现(尤其是曼城,几乎不可逾越),这个第3其实已经相当不错。真正导致阿森纳争四失败的,是防守端。

防守:实在难以兼顾的环节

在此之前,我已经用了至少2次“难以兼顾”这个词,事实上这种捉襟见肘的状态不单单是17-18赛季,而是自从阿森纳开始进入财政过渡期之后,温格就是种处于“东墙西墙选一个补”的尴尬处境中。17-18赛季,这个情况进一步延续,并且在防守端被尤其放大了。整季打完,阿森纳51个丢球仅仅是英超第8少的,彻底给还算不错的进攻拖下来了。

球队在防守端采取了尽量反哺控球的方针,十分强调逼抢,每分钟净防守时间的防守对抗高达2.82次,夺回球权则是1.47次,两项数据分别排在英超第2与第4。他们能够维系高控球率,防守端的逼抢功不可没。尽管中前场缺乏抢断高手,但阿森纳一旦丢球,在就地逼抢环节总是不遗余力:

此外,阿森纳做得相对很好的一点是,在对球施压的时候基本上能够同时确保对传球路线的封堵,球队中后场虽普遍不善拼身体,但靠着灵活性与防守意识,再结合前场对出球球员的干扰,总是能很好的拦截对手传球路线。17-18赛季,阿森纳干扰对手传球占比达到了11.90%,排在英超第3。这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对对手达到一定距离的progressive pass(根据区域不同标准不同的、满足一定距离的向前传球)的拦截——他们的确因过多的逼抢投入而在中后场留下空间,从而给对手送出了英超第3高的progressive pass频率;但也确实能靠中后场的及时封堵,把对手progressive pass的成功率压缩到英超第4低的73.34%。这些干扰传球未必能直接形成拦截,但却可以让对手的进攻推进受阻,给后续的逼抢争取大量时间:

然而好消息到此为止了。阿森纳严格来说并不具备如此疯狂逼抢的人员资本,进攻端他们缺乏身体对抗能力,防守端自然同样如此,其防守端针对持球人的对抗频率虽高,但成功率却只不过是62.50%,排在英超第8。受此影响,阿森纳尽管打出大量的前场逼抢和较高的夺回球权频率,但实际上夺回球权大多发生在中后场,前场夺回球权的占比只是英超第5高,后场夺回球权占比却是第14——别看这仍旧是相当“积极”的分布,但若考虑到其防守策略与控球率,这个夺回球权的分布实际上对支撑传控打法是恨不合格的。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逻辑:过多的逼抢却伴随着偏低的逼抢成功率,那么因逼抢而投入大量兵力的副作用就会显现——阿森纳的防守也确实经常因此出现前后脱节而最终导致丢球:

此外,为了维持传控踢法而派上更多对抗偏弱的中场,也不可避免的导致中场拦截和对抗力度下降,从而在很多机会均等的拼抢中处于下风——这对于前后脱节、后防线人手经常不足的阿森纳而言,自然比对其他球队的负面影响更大,比如这样:

疯狂逼抢却又成功率不高,阿森纳自然只能赔上大量犯规,球队每2.49分钟净防守时间即犯规一次,频率是英超第4高的。当然这本身不算什么,当季前两名曼城、曼联犯规频率都在阿森纳之上,问题是两队争顶成功率全部突破50%,有足够的资本应对定位球;阿森纳呢?44.89%的争顶成功率不过排在英超第9。一个赛季下来,阿森纳没少因定位球吃亏:

此处的另一个问题是:争顶孱弱并不只是会影响定位球,阵地战中应对对手传中也会出现大问题。也不知是对手掐准了阿森纳高空球防守吃力的弱点,还是阿森纳自己也因逼抢过多而导致边路空虚,反正英超各队在对阵阿森纳时大多会不约而同的把进攻重点放在边路,然后诉诸传中解决问题。阿森纳每1.64分钟净防守时间放给对手一次传中,频率是英超最高的。此外,阿森纳也具备了一切传控球队普遍存在的问题:因高压式的传控与逼抢投入,最终放给对手大量反击机会,其对手反击进攻占比达到了10.60%,是英超第4高的。

怕传中、怕反击这两个毛病,在对阵一些同时擅长中前场疯狂怼禁区以及反击异常厉害的球队时,通常都会把阿森纳折磨的痛不欲生——当季碰巧有一支以此讨生活的英超强队冉冉升起,就是克洛普治下的利物浦。这也就不难解释2017年8月27日,阿森纳在安菲尔德收获的那场苦涩的0-4了。下面两个失球,就很充分的暴露了阿森纳的这两大软肋:

归根结底,阿森纳的阵容配备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实现进攻与防守、技术与对抗的兼顾,选择一个中庸的道路固然是解决方案之一,然而我不知是出于内心对某种足球风格的追求与骄傲,还是反复权衡利弊后决定这么打,总之教授在退休前的最后一季,仍旧依然选择把坚持了多少年的风格延续下来。其实那个赛季英超前五根本没有弱队,阿森纳的生存环境本就不好。回过头来再去单纯评说成绩,本身就有些脱离现实情况了。探讨风格,似乎才是回顾这段历史时,更好的方向。

毕竟对一部分球迷来说,那支阿森纳无论战绩如何,都可以算是一个理想乡。再见阿尔塞纳!

花花专栏-足球,可以是一门科学